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69章 迫击炮最高射击境界

第269章 迫击炮最高射击境界

 热门推荐:
    王大嘴再一次获得了所有人的瞩目。

    他得意洋洋地将自己从同乡那里打听来的消息,用一种类似天桥底下说书先生的口吻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

    被考得掉眼泪的列兵是一中队二区队迫击炮班的,轮到他进行战术指挥考核的时候,教员先是给他们设置了一个任务——连队x排在1号高地东南侧山坳里遭无名高地敌地堡火力点拦截,进攻受阻,需要一个82迫击炮班进行支援。

    命令你部从号高地右侧沿西侧山路快速前进,在位于2号高地山脚架炮,现场标定敌方火力点坐标进行炮火支援,掩护x排展开攻击,拔取敌方火力点。

    这是一个看似很简单的支援任务。

    要搞定它也实在太简单,按照教员说的做,带着炮班穿过号高地,到达2号高地指定的地点后架炮,和x排取得联络,获得坐标,然后架炮射击。

    即便考虑再深一层,教员故意出难题,说x排无法提供敌方火力点坐标,那么班长可以上到2号高地,居高临下观测后手动计算坐标后标定,使用炮标杆进行方向指定,试射一发后修正弹着点,之后在五分钟内来个急速射,搞定就拆炮转移。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教导大队的教员之刁钻绝对是令人措手不及的。

    当迫击炮班跑上号高地一侧山路的时候,教员忽然喊停了。

    一帮兵傻逼逼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不明白为什么遂行了一般的支援任务忽然停止。

    教员手一扬,右手掌像刀一样指向部队的右侧,说:“情况有变,你在运动过程中发现右前方大约1公里处出现敌小分队活动踪迹,运动方向为x排的右翼,运动速度极快。你通讯装备在运动中损坏,无法通知x排。这个情况,请你做出正确处置。”

    然后现场指向那边,并且当场在地图上做出了标定,指给那个列兵学员看。

    正确处置?

    这目的很显然啊,敌人小分队从右侧包抄,显然是要爆x排的菊了。

    一旦被迂回包抄成功,那么x排将会在山坳中腹背受敌,闹不好会全军覆没。

    列兵学员想了想,下达了原地架炮射击的命令。

    可是炮刚架起来,就被一旁的教员喊了停。

    “你是不懂看地图还是你的眼睛瞎了!?”他挥舞着地图,将它摊开放在列兵面前,“从我标定的敌小分队位置到2号高地右侧你的视线范围内,有多少米?”

    “……一百二十米……”列兵已经被教员吓得满头汗。

    根据地图标定,距离没错。

    “一百五十米,一个步兵分队穿过最多需要多少时间?!”教员继续问。

    “最多四十秒……”列兵说。

    “你架炮和瞄准,然后准备好弹药,需要多长时间!?”教员又问。

    列兵额头上的汗水唰唰地就下来了。

    “一分……钟……”

    “那你还打个屁啊!?你还能看到小分队的准确位置吗!?”教员像个暴躁的狮子一样朝他怒吼:“等你架起炮,瞄准了,你只能打空气!你的兄弟部队,已经被人包了抄!已经死了!”

    就这样,教员毫不客气地在成绩单上划了个大圆圈。

    零分!

    “怎么?以为我故意为难你吗!?”教员打完分,又问其他人:“你们说!怎么做!?”

    其他学员面面相觑。

    “你们这五个多月,是学到狗身上去了吗!?”教员毫不客气,将计分夹和地图往地上一放,然后走到82迫击炮前,将炮拆散,锁死套筒,将一枚迫击炮教练弹放在身边。

    用手掌和手指简单测量了距离和密位数之后,教员抱起炮管,面对刚才敌人小分队出现的地方,双手手掌左右平衡抓住炮管,对准身体中线,朝外一推。

    推出后,用自己的食指指节放在炮口上,对炮管进行了简单的角度修正。

    然后右脚向前一步,将炮管靠在右腿上,然后左手扶炮身上半部分,右手拿起炮弹,将它从炮口放入炮膛……

    这一切,在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里完成了。

    “简便射击……”

    学员的队伍里,终于有人叫了出声。

    “还知道有简便射击这种操作!?”教员放下炮管,回到队列面前,“你们班长没教你们学过简便射击吗?”

    “教过……”

    “教过……”

    一个个学员低下了头。

    教员说:“每一个科目每一项步兵战斗技巧,学会了就肯定有用,不然花时间交给你们干嘛?”

    学员们不敢吭声了。

    简便射击,这是p迫击炮班的一种紧急操作。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人,一根炮管的射击操作。

    标准的82迫击炮班本来要至少7人才能保持火力供应,可是简便射击却是模拟当整个班全班死光光,只剩下一个炮手的紧急情况下遭遇敌人或者收到上级要求火力支援任务的时候所采取的一种要求炮手拥有极高素质的速度最快的单人单炮操作法。

    一个82迫击炮的顶级炮手,最高的水准就是简便射击操作,和步兵的神射手考核一样,简便射击是对迫击炮最高的操作要求。

    看似简单的操作要求极大的精准度,这种精准度完全依靠炮手本身的经验和能力、技巧完美溶合,能够目测距离,能够只是用一支笔或者手指、手掌就计算出密位数。

    然后必须经过反反复复的无数次联系,直到自己的手臂长度、食指每一节手指的长度。双手推出炮管后,炮管和地面呈多少度?然后通过这个度数换算出射击距离,再使用手指的手指节来一节节修正角度,炮口在食指的第一指节滑出去是降低了多少度,回拉是多少度,全部熟记在心。

    这是一向完全考验射手能力的射击技巧。

    p顶尖的步兵炮手考核,这一项就属于尖子考核,而且一个熟练的炮手可以在三十秒之内完成推炮、瞄准、计算、装填、发射的整个过程。

    教员刚才所出的难题,完全可以使用简便射击进行应付,而且这些炮手还没阵亡,速度会更快,完全有能力在敌小分队消失在视线之前进行炮弹拦截,让他们受惊的同时,也可以间接提醒山坳里进攻受阻的x排,让他们分兵布防。

    一切都是灵活的技巧,这就是战场。

    听了王大通的复述,庄严等人不由得暗暗心惊。

    没想到这些教员到了战术指挥这一项上居然如此不按照套路出牌。

    那么,接下来轮到自己的时候,这些奇葩教员又会给自己出哪一种完全意想不到的难题?

    想到这,庄严也忍不住有些紧张。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