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58章 你来说说看!

第258章 你来说说看!

 热门推荐:
    从饭堂回来,庄严迎头就看到兴冲冲跑进排房的张和平。

    看到庄严,张和平兴奋地朝他招了招手,庄严赶紧跑了过去。

    “成了!”

    张和平双手猛地抓住庄严,用力摇了一下。

    庄严问:“什么成了?”

    张和平双眼放光,兴奋地大叫:“我投弹投了64米!”

    半个月前,张和平摸底考核的时候只投了55米,仅仅过了半个月,居然提高了9米。

    “恭喜啊!老张!”庄严乐了,因为张和平的样子,比得了尖子的兵还要高兴。

    不过转念一想,又有些失落,说:“老张,这么说,你是要调走了吗?”

    “谁说我要调走的,我就是要在教导队待下去,蔡副师长他能投71米,我还没超过他,我就是要在教导队练下去,直到达到71米为止!”张和平说:“我想通了!”

    庄严问:“想通了什么?”

    张和平说:“我以前是怕苦,可是现在我跟着你们训练,苦是苦了点,但是至少我有收获,没白白浪费我的时间,从前我觉得当个军官只要研究军事战略和指挥就可以了,不过来了你们这里我也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我想当过令人尊敬的军官,那么自己首先要过硬,就像蔡副师长那样,他能投71,为什么我不行?我才不丢我爸的脸!我在教导队丢掉的脸,我自己拾起来。”

    “这么说,你是打算在教导队长期待下去了?”庄严问。

    张和平想了想,摇摇头:“也不一定,我还是喜欢搞军事指挥学的研究,不过我觉得在这之前,或许我可以拿出一点时间来让自己得到一些改变。”

    跟庄严聊了几句,张和平便离开去吃饭了。

    看着张和平的背影,庄严忽然有些感慨,他想起了徐兴国。

    无论是张和平还是徐兴国,他们都有对自己军旅生涯的选择,而且目标明确,都在为之而努力。

    对于徐兴国的内心的想法,庄严最终还是采取了一种理解的态度去看待。

    他决定替徐兴国瞒着这个小秘密。

    放在从前,庄严一定会觉得徐兴国这人虚伪,不过在部队已经经历了不少事情的庄严忽然觉得,徐兴国之所以这么想,其实也无可厚非。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无所谓高尚不高尚,正如张和平自己不喜欢教导队这种培训机构一样,徐兴国也有权选择离开铁八连。

    至少这就是徐兴国内心真实的想法,而且他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真真实实地流了血和汗。

    正如徐兴国自己说的,没人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他自己的人生指手画脚。

    下午的比武项目很快拉开了序幕。

    比武开始之前,出现了一些小小的意外情况。

    天色阴暗,居然下起了雨来。

    坐在出发地线上等候命令的士兵们顿时一阵骚动。

    公勤班的保障人员立即给坐在地线后面不远处的蔡副师长撑伞。

    老蔡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做派,直接瞪了一眼要给自己撑伞的人,说:“搞什么搞什么?是不是全射击场的人人手一把伞?那样是不是更好看些?”

    一句话,就让在场的干部全都哭笑不得。

    下午是蔡副师长亲自过来,师长和政委因为还有别的工作安排,因此并没有到场。

    负责组织射击考核的师部参谋抬头看了看天,过来询问蔡副师长:“首长,天要下雨,射击项目是不是可以延迟?”

    蔡副师长想了想,说:“你让他们集合一下。”

    参谋跑过去,将参加射击尖子比武的几百号人集合了起来,然后请蔡副师长讲话。

    黑老蔡走到队伍前,抬头看了看天。

    天上的云如同墨汁一样黑,雨点虽然暂时只是毛毛雨,不过有变大的可能。

    “刚才何参谋跟我说,说是要下雨了,问我是不是同意延迟射击科目的比赛。本来我觉得下点儿小雨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处于公平,我还是得问问你们,你们觉得,是不是要推迟比武?”

    队伍中没人吭声,不过每一个人都和身边的战友交换了着眼神。

    下雨天打精度射,说实在并不是个好的时机。

    雨水对于射击精度的影响很大,会模糊目标,而且在视觉上也会产生一些偏差,有其是水滴的反光会令使用机械瞄具的81-1式自动步枪的缺口准星产生浮光。

    这些浮光看似平常,实则对于尖子比武要求五发五中10环包圆的高精度来说,一个不慎就会偏到9环。

    一旦五枪里任何一枪命中只有9环,意味着射手和尖子奖牌已经失之交臂,更失去了明年初参加集团军比武的资格。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队伍里的士兵其实每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有人不愿意在这种天气下继续,毕竟都想在最理想最佳的状态下进行比赛。

    有人愿意挑战自己,觉得雨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天气条件下更能考验自己。

    其中,庄严就属于后者。

    庄严对自己的射击技术有着绝对爆棚的自信。

    从新兵连开始到教导队,庄严的射击一直在连队和中队里出类拔萃。

    无论是任何一种射击练习,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失误。

    之所以愿意在雨天里射击,是因为之前帮张和平训练投弹的时候,张和平看到庄严整天拿着枪对准假想目标进行瞄准,所以和他有事没事就聊了聊关于射击的一些理论知识。

    虽然张和平的实操并不咋地,可是在理论上,他的确是一把好手。

    关于射击的每一个理论知识,从瞄准技巧到弹道修正,从命中公算到射弹散布,还有密位修正公式等等,俩人都有过不少的交流。

    在接触张和平之前,庄严对所谓的各种测距、修正和射击理论都一无所知。

    野战部队的射击都是口口相传,理论上的东西往往并没有那么深刻,普通的士兵只是了解枪支的射击诸元,了解它的结构组合,但是对于一些深奥的射击理论知识往往只靠经验。

    例如校正枪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拿个校正器,然后找几个射击好手,打一枪,看看偏哪,靠猜测对枪支进行校正,高低就调准星,左右就调准星座,玩的都是经验。

    张和平算是为庄严打开了一扇射击科目的启蒙大门。

    让他明白,关于射击还有很多理论上的知识,修正可以进行密位量化,可以靠公式进行修正,还有什么各种天气下不同瞄准的差异。

    庄严有些跃跃欲试,想在这种极端的条件下尝试一下自己的射击水准。

    看到没人回答,蔡副师长踱着步,慢慢从队列的这头走到那头,目光从一个个士兵的脸上滑过。

    最后,他在庄严的面前停止了脚步。

    庄严让他觉得有些脸熟,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是在哪个地方见过。

    “列兵,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首长!我叫庄严,教导大队三中队三区队七班学员!”

    “庄严……好,你来说说,想不想继续?还是觉得应该推迟?”

    “我?”庄严有些发懵。

    在场的数百双眼睛,包括场外的各团团长,还有连长营长,目光都齐刷刷落在庄严的身上。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