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56章 谁英雄谁好汉,比武场上比比看!

第256章 谁英雄谁好汉,比武场上比比看!

 热门推荐:
    对于第一次参加比武竞赛的庄严来说,今天真的算是开了眼。

    师级单位几乎每年都有比武。

    而比武就是各步兵团之间正儿八经较量的最好舞台。

    你平素里多牛逼,别人都当你是自吹自擂。

    能在比武赛场上拿下金牌,那才是真牛逼。

    都是十八二十来岁的热血儿郎,军营本来就是哥男性荷尔蒙飞扬的地方,一旦比起武来,那简直就是打鸡血一般亢奋。

    九点钟,师长登上主席台,宣布比武正式开始。

    顿时整个教导大队成了鸡血的海洋……

    没错,是鸡血……

    教导队每个中队都对应有自己的“娘家”,271团对应一中队,272团对应二中队,273团对应三中队。

    每个中队的兵都是从这几个步兵团里选拔上来参加预提班长集训的,所以,整个教导队气势一直都在一种暗自较劲的氛围下集训。

    这一次比武,彻底将所有竞争都放在了台面上。

    何况今天政府师长全来了,个团的团长副团长也来了,包括师参谋长副参谋长,也来了。

    在师首长面前,没有一个步兵团愿意示弱,这些中校以上的军官坐在主席台上,开始还能你笑笑我笑笑一片平和,到了各自的兵上场比武的时候,这些大部分上过真实战场的老兵们早已经按捺不住那颗好胜的心,早已经顾不得自己团长副团长的身份,跑到主席台边,捋起袖子,握紧了拳头,在空中狠命地挥舞。

    “五连那个兵!你给我打起精神来!早饭没吃吗?不是让炊事班加牛奶鸡蛋了吗!?怎么像个娘们一样!”

    “三炮连的!你们搞什么鬼!炮兵不是力气最大的吗?投个手榴弹怎么只有68米?就差2米!?你放个屁都能将它崩过去了!”

    “八连的!别让271那帮狗日的小看了我们团!加油!对了!就这么跑!哎哟……高墙怎么这么过……”

    “老魏,你说什么来着?谁狗日的?”

    “老陈,我就随口一说,怎么了?输给我们团的,不服气了?”

    “啧啧,老魏,你别牛逼轰轰的,当年你跟我比障碍,我也不输你狗日的!”

    “你看你看,你也说狗日的了!”

    “说了怎么地,要不,咱们俩现在就比比?”

    “比比就比比!你当老子这么多年的训练都训到猪身上去了!?”

    两个团长在主席台边上杠上了,争得脸红脖子粗,反正都穿着迷彩服,干脆准备亲自下场去比一次。

    这些当年都是各部队的军事骨干,一个个都是从南疆战场走下来的牛人,都是身经百战和死神打过交道的主儿,身上伤疤比胸前挂的军功章都要多。

    每个人身上不是有一等功就是有英模称号的,都是玩命出来的悍将,当然谁也不服谁。

    1师的李参谋长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来一拍桌子,高喊道:“魏雪峰、陈全,你们俩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好歹是高级军官,一口一个狗日的,也不怕被兵笑话!”

    是首长亲自出面,主席台上的场面总算被镇住了。

    目睹这一切的庄严这才知道为啥比武的时候师首长会亲自到场观战了,这可不仅仅是关系到整个师的训练水准,而是如果他们没来一个人镇场子,这些彪悍的步兵团长们能当场将士兵们的比武场变成他们自己的比武场。

    团长们尚且如此,那些低级军官和士兵们更是打满了鸡血,情绪早已经高涨到要爆炸。

    教导队今天场地全让尖子比武占用了,于是没有参加尖子比武的学员都成了各自步兵团的啦啦队。

    团旗、营旗、连旗,一面面代表着部队历史和荣誉的旗帜在场边挥舞,加油声响彻云霄。

    张建兴带着自己手下的几个兵站在障碍场边,现在他认为最得意的新兵徐兴国正在3号跑到上如同离弦之箭一样疾驰。

    “跑快点!徐兴国!你们排长阿戴可是军区记录保持者,跑不到一分三十秒之内你就是丢你们排长的连。”

    庄严、严肃俩人在旁边面面相觑。

    因为他们俩都是一排的……

    张建兴忽然想起了什么,调过头来问庄严:“你小子跑多少分多少秒?”

    庄严脸一红,说:“在这里试过最高记录跑了一分三十六……”

    “你呢?”张建兴又问严肃。

    严肃的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做错事一样说:“连长,我也只跑了一分三十六……跟庄严一样。”

    “你们俩啊!”张建兴竖起食指,在俩人面前戳了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丢你们排长的脸呢!”

    刘瑞勇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热闹,反正他不是一排的。

    “你笑什么笑?”张建兴注意到了刘瑞勇,“虽说你不是一排的,可好歹是咱们铁八连的啊!一项你都没达到尖子水准,那是丢咱们连队的脸!”

    刘瑞勇立马不敢再笑,老实躲一边去。

    旁边的一等功臣连六连的连长康茂强在一旁看到张建兴教训自己的兵,忍不住呵呵笑道:“老张,尖子可不是骂出来的,水平就是水平,要训出来的。”

    张建兴本来就脸黑,这回脸更黑,说:“老康你别以为你们六连能比咱们强多少,什么训不训,你当我们连队没能人?就一个阿戴,你们连谁能比?”

    “阿戴是阿戴,他是军官,我说的是兵。”康茂强说:“你看我们连队,来了十个尖子参加比武,你们才几个?”

    铁八连这次只有六个人进入了比武阶段。

    尹显聪投弹,程浩障碍,牛大力投弹,庄严和严肃射击,徐兴国一人包揽三项——投弹、400米障碍和器械。

    要说人数,只有六人,几乎只是六连的一半。

    团里来比武的尖子之前是在团里经过筛选的,只有接近尖子水平的才有资格过来比赛,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过来师部参加比武的。

    所以康茂强觉得自己能来的尖子有十个,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已经赢了八连。

    张建兴不服气道:“行了,老康,十个人就了不起了?”

    他指着障碍场上的徐兴国说:“你们连有一个能跑进一分三十秒的吗?我这个兵好像可以。”

    康茂强目光投向障碍场内,果然,徐兴国一骑绝尘,将其他三条跑到的对手甩下四五米远。

    自己手下的兵什么尿水,当连长的自然是清楚的。

    六连今天有三个参加400米障碍比武的,可是水平都只是接近尖子水准,师里要求一分三十二秒就能获得尖子称号,有资格去参加集团军明年初的大比武,但六连的三个人里跑得最快的记录也只是一分三十二秒三六,按理说是尖子水准,可要说跑到一分三十秒内,还真没有。

    “我这个兵还只是第一年兵!”张建兴看到康茂强被自己噎得说不出话,得意道:“你们那些,是老兵多吧?人是多了,可是质量可不咋地,我们连是讲究质量,不以数量取胜!”

    说罢,得以地绞起了双手,也不拿正眼去看康茂强。

    这时,徐兴国开始进行最后一百米的冲刺,在时间上已经遥遥领先。

    最后,他一马当先冲过了终点,人的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地透气,看起来已经达到了极限!

    张建兴忙跑到监考的教员身旁,伸头看着人家手里的表秒,一连嘴地问:“教员,3号跑道的徐兴国,多少时间?”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