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38章 离别

第238章 离别

 热门推荐:
    那天晚上是老七部队离服役几年中最开心的一个夜晚。

    大块的肉,大口的酒。

    一直永远差一点点的老七,这次总算是天可见怜,幸运之神总算对他垂青了一次。

    这个失而复得的上学资格算是对这次拿不到三等功的一个弥补。

    就连中队长周湖平也亲自到七班的桌上敬了酒,和老七一连干了三大碗。

    “小明啊,去到陆院,记住不要丢我们教导大队的脸!等你毕业了,再回我们教导大队,我让你就当这个三区队长!”

    “队长请放心!咱们大队出去的,到哪都是响当当嗷嗷叫的排头兵!”

    喝得醉眼蒙眬的老七,一把勾住了庄严的脖子。

    “庄严,你小子不错,第一年兵就拿了个三等功,你要记住,不要骄傲!这不是说你比其他战友优秀,你只是比他们运气好一些而已!还有,好好干,你这个屌兵我觉得很不错,将来肯定会比我干得还要好!”

    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瞄了一眼周湖平。

    “我明白,班长。”庄严点头说道。

    其实,庄严自己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这个三等功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如果说老七和其他班长因为张建的牺牲导致连带责任无法立功,那么至少王大通这个第二年兵当时和自己一起在牌洲执行任务,标下你一点不比自己差。

    但他为什么没拿到三等功?

    有些事情,倒是当班长的老七心里亮堂得很。

    他直到周湖平很欣赏庄严这个兵,也打算将他留队担任教练班长。

    当王大通和庄严俩人的名字送到了周湖平的案头上,当两个兵的表现都不分伯仲的情况下,情感的天平当然也会向庄严倾斜。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作为中队长的周湖平,在这件事上当然也有一丁点属于自己的私心。

    所以,王大通直得了个直属队嘉奖,而庄严则报送了三等功。

    这些事,庄严和王大通当然不会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天蒙蒙亮的时候,从师里来了一辆军用卡车,在三中队营房前的柏油路上停下,按了两声喇叭。

    排房里,老七站在三区队的门口,静静地看着里头熟悉的一切。

    学员们都出操去了,床铺上的蚊帐都卸了一头,内务还没整理,储物柜上的牙膏牙刷和口缸整整齐齐摆放在靠窗的位置,墙上的电子钟,时针秒针轻手轻脚地移动着。

    老七背着自己的背包,提着装满了军装的前运袋,慢慢走出排房。

    在门口的草坪上,一个帮厨的学员从炊事班方向跑下来,看到罗小明后立正叫了声“班长好”。

    老七向他点点头,笑了笑。

    等那个学员离开,老七站在草坪上,回头看着三中队的营房,子比酸酸的,眼角热热的。

    汽车喇叭声又响了两下。

    老七猛地转神,提着行李,大踏步穿过草坪和篮球场,在雾气朦胧中跳上了卡车车厢。

    车厢里还有另外两个班长,是市直属队其他单位的兵,都是补送的幸运儿。

    几人都是老兵,相互都认识,于是简单打了个招呼。

    车子离开教导队,沿着水泥路朝着师大门的方向慢慢行驶着,出了大门就是一条上坡路,旁边是山坡,那里是投弹突击队的训练场……

    过了这个坡,再开就是一条笔直的水泥路,足足有八百米长,这里是各班夜晚体能训练最青睐的折返跑和蛙跳场地……

    老七的视线模糊了,仿佛看到了当年还是学员的自己,在这条路上挥汗如雨地奔跑着……

    耳边,仿佛响起了当年自己班长的吼声……

    “罗小明,你跑得跟乌龟一样慢!给我抖起精神,咬紧牙关!这点点苦你都吃不了,你当个屁班长!”

    他用手搓了搓眼角。

    “老罗,你是在哭吗?”车厢里,另一个工兵营的班长问。

    “狗屁!我会哭?我罗小明啥时候哭过了?我艹!你过来帮我吹吹,麻痹今天这风沙真大……”

    车子开到了这条直路的尽头,那里是个三岔路口,路口中央树立着一尊巨大的铜像,是一个战士的雕塑。

    三条路,一条通往教导队,一条通往司令部,另一条通往师大门口。

    突然,从铜像旁闪出几十个兵。

    那都是三区队的兵。

    他们穿着迷彩服,还背着枪和91式战术背心。

    其中几个人忽然双手高举,每人手上是一块四方形的纸板,上面用红色的水彩笔涂着几个大字——班长一路顺风!

    “老罗,那几个兵是你们教导大队的吧?”车里的另一个班长发现了,指着车外叫了起来。

    罗小明猛地扑到了车厢后挡板上,车外的凉风刮得脖子凉飕飕的,他的手死死抠住了旁边的铁管,几乎要将它捏扁。

    离开了……

    等自己三年后毕业回来,铜像旁这三十多个熟悉的面孔,还有几个会留在这支部队里?

    离开了……

    那就是再也很难见到,从此五湖四海,从此天各一方,再也没有同吃一锅饭,同睡一个房,同吹牛同训练的机会了……

    车外,歌声忽然响了起来。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

    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

    战友,战友!

    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友谊,

    把我们结成一个钢铁集体,钢铁集体!

    老七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包围住了。

    “值了……值了……值了啊……”

    他喃喃地叨念着,泪水不争气地从眼角滑落。

    举起右手,他向车外的三区队士兵们敬了个庄重的军礼。

    车轮飞快地旋转着,碾过了落在地上的树叶,碾过了路上的沙粒,碾过了黑色的柏油……

    熟悉一切正在远去,营房、树木、操场、哨兵……

    还有教导大队三中队三区队那支三十多人的小型欢送队伍。

    车子经过了大门岗,哨兵敬礼,出门右拐,沿着国道一路朝着西面去了……

    朝阳终于从东面冉冉升起,金黄的光线将车厢里照得亮堂堂的,1师的营区已经看不清了,可在老七的心中,那首《战友战友亲如兄弟》却依旧不停地回荡,让血液滚滚地燃烧起来……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