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33章 炸船

第233章 炸船

 热门推荐:
    “倒是没有要用到飞机大炮那么严重,我只需要两艘船。”李文说。

    “船?”蔡副师长皱了皱眉头。

    李文说:“没错,我要两艘船。”

    “要多大的船?”

    “三十米以上就可以。”

    现场的地方政府领导当场拍板,调船!

    两艘地方驳船很快找到,属于两兄弟所有。

    两位船老大听说是要用自己的船去堵决口,竟然没有人提出异议。

    对于常年在长江上走水路混饭吃的两位船老大,船就是谋生的工具,就是自己的半条命。

    俩人仅仅是犹豫了片刻,对视一眼后。

    当大哥的一拳重重砸在仪表台上。

    “没问题!”

    就三个字。

    干脆利落,颇有些气吞山河的架势。

    两艘驳船很快驶到了决口附近的江面上。

    如此重大的决口险情,在场的人谁都没经历过。

    到底这两艘大驳船能不能扼住洪魔的咽喉,在场的人中,也许只有水利专家李文心里有自己的一番计算,而其他人却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这个决口的封堵难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

    将近八千人在这里奋战了足足两天,居然没有堵住。

    消耗了百吨粮食和上百辆汽车,也没有堵住。

    1师战斗力最强的两个单位拼了老命,也没有堵住。

    仅仅两艘船,能成?

    不光是是在场的老百姓怀疑,就连庄严都觉得怀疑。

    船来了,沉不沉,就得蔡副师长一锤定音。

    李文说:“蔡副师长,你看……”

    蔡副师长眼皮都不眨一下,打过仗的军人哪有什么罗里吧嗦的磨蹭,直接一挥手:“李专家,该怎么干,你就怎么干,你要怎么干,我们部队配合你怎么干!成了,我给你请功;败了,责任归我!”

    知识分子出身的李文双眼一亮。

    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可这会儿,眼前这个军人却并没有对自己作任何限制,反倒是先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

    李文说:“好,我要亲自上船指挥。”

    蔡副师长吃了一惊,问:“你说什么?”

    “我要上船亲自指挥。”

    “不行!”蔡副师长这次没有同意,“决口处的水流很大,甚至又不少的漩涡,你去了,万一被连人带船卷进水里,我负责不起!”

    李文笑了。

    他直到这个副师长并非负责不起。

    刚才连这里决口的责任都敢承担,何况就是死个人?

    “蔡副师长,不是我要逞英雄,正因为决口处的水流急,暗流多,而且漩涡多,更需要我亲自去指挥。否则船到了决口处,角度如果不对,那么就会无法卡住决口,起不到最大的作用。”

    蔡副师长依旧摇头:“不行,你是三峡的专家,是水利部的人才,我不能让你去冒险,要上,我们这里有的是军人可以代替。”

    李文苦笑道:“蔡副师长,我不是军人,我没你们那么英雄气概,如果可以不上,我不会强求,但是事关重大,成败得失在此一举,一艘船可不是那么容易找来的,这不是汽车,你们有的是汽车,可是这里的驳船一时之间你很难再找到其他的替代,我们失误不起啊!”

    蔡文明沉默了。

    李文说的是实情。

    作为一个高级军官,当然不会连真假话都听不出。

    船只有两艘,能不能堵住,全看它们。

    一旦失误,短时间不可能再找到船。

    谁也不敢担保大堤下一刻会不会立即大面积溃堤。

    “行!但是你答应我,我要派一个班保护你,你不能拒绝。”蔡文明觉得自己能做的,也只能是这一点了。

    “警卫连的,给我挑一个精通水性的班过来!”

    很快,一个个高大英俊的警卫连战士穿着救生衣列队站在俩人面前。

    “蔡副师长……”李文不想让这么多人保护自己,作为知识分子那种低调内向令他无所适从。

    “怎么堵缺口,我听你的,你说要上船,我也听你的,可是,派人不派人,你得听我的!”蔡文明说完,转向一旁的地方领导:“大家同意不同意?”

    “当然同意!必须派人保护专家!”

    “好!就这么定了!”蔡文明大手一挥,李文无可奈何地被一个班的警卫战士簇拥着向驳船走去。

    驳船停靠在上游岸边,短短的40分钟,已经被部队官兵用沙袋和挖掘机填得满满的。

    驳船上,船老大手心里全是汗。

    和平日里在江面上行船不同,这一次是朝着一个巨大的堤坝决口开去。

    当数以亿万立方的水从那里喷涌而出的时候,水流会形成极大的吸力,周围会产生无数暗涌和漩涡。

    即便装满了沙土的驳船重达百吨,在强大的水流面前仍旧是一篇枯叶。

    靠近决口,船开始失控。

    船老大死死抓住方向盘,加大油门和水流抗争,红黑的脸上憋出了一头的汗。

    “小心了!”他大吼着,将船在水面上横过来。

    李文走到船边,低头看着江面的水流,指挥着船只摆位。

    “向右——”

    “靠作点——”

    “好!就这样保持着,让水流带我们过去!”

    一个浪头扑上船,将李文直接推倒在甲板上。

    警卫连的兵扑过去,死死抱住李文,将他从地上拽起来。

    “危险!回驾驶舱去!”

    “不!我要在这里,位置很重要,不然这艘船就白瞎了!”

    知识分子李文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此刻,他比起那些军人毫不逊色。

    驳船越来越靠近决口。

    “撤!”船老大大喊:“你们先离开!”

    李文摇头:“还差一点点……”

    船老大喊道:“不用了,我可以控制!”

    警卫战士不由分说,架起李文就跑,到了船位,将他扔上了冲锋舟,然后操舟离开。

    几个负责凿沉驳船的战士和船老大一起,将舱底凿穿,然后撤退到另一艘冲锋舟上。

    蔡文明感觉自己的嘴唇有些发干。

    站在大堤上,他的目光寸步不离两艘用钢丝索连在一起的驳船。

    等看到所有的战士和船老大乘着冲锋舟撤离,他才重重舒了口气。

    两艘民用驳船很快被决口处的漩涡吸住,慢慢朝着决口处推去。

    很快,装满沙土的百吨驳船慢慢沉下,被吸进了决口。

    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止了。

    大家都在等着最后的效果出现。

    “挡住了!”

    站在决口一侧的周湖平高声叫了起来。

    蔡文明吐出一口别在胸膛中很久的淤气,浑身变得无比轻松。

    “下笼子!填驻决口!”

    工兵营的挖掘机怒吼着,喷出黑烟。

    一个个重达十吨、装满了石料和沙袋的大铁笼被推进水中。

    所有的抢险队员又动了起来,疯狂奔跑着,朝决口处扔沙袋。

    受到驳船的阻挡,决口的水流瞬间降低下来。

    很快,新的大堤又从水中露了出来。

    大堤上,欢呼雷动。

    整个决口抢险行动足足持续了80个小时才算结束。

    在这80个小时里,每一秒钟都有令人感动的落泪的事情在发生着。

    大堤下的抢险队里,无论是地方的老百姓还是像庄严一样的士兵,没有一个人不在拼命。

    附近村子自发组织来参加抢险队的二十多个妇女,铁锹不够就用手挖,用手装沙袋,手磨破了,指甲磨掉了,石子、沙子磨破了手掌上的皮肤,沾满了鲜血。

    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儿子在外打工,自己带着三个儿媳五个孙子参加抢险战斗,别人看他岁数太大,怕他有危险,他却说我这条老命早就在战场上死过几回了,我不怕!

    还有个穿插英雄营的战士,一个人扛了两个沙袋,接过在泥泞的大堤上摔倒,满头满脸都是泥浆,没等人扶,自己马上爬了起来,将沙袋往肩膀上一撘,嘴里吼着:“冲啊!”人又开始朝着大堤方向冲锋……

    侦察连长张大炮,别看平日里牛逼哄哄的嘴炮满天飞,关键时刻绑个背包带第一个跳进水里找合适的打桩点。突然一个浪头卷来,张大炮没见浮出水面。

    侦察连的兵慌了。班长李二虎带人进拽着背包带将张大炮从水里拉上来。

    张大炮躺在大堤上,脸色苍白不见喘气,把整个侦察连的兵吓得够呛,一个个冲上去抱着自己的连长一顿猛摇。

    “连长你可不能死啊!你上有老母,又尚未娶妻,大姑娘的手都没摸过就这么死了多不值啊!”

    张大炮忽然活了过来,吐了几口江水,一骨碌爬起来,冲着一帮悲戚戚的小兵吼道:“他娘的,你们像什么侦察兵!怕什么!?刚才我见了阎王爷,他说他的本子上还没我的名字,让我滚回来抗洪呢!”

    教导大队的敢死队,全是教练班长和区队长,还有就是第二年的精英老兵。几十人,几十把锤子,哪里塌陷就拴着背包带跳下水打铁桩子。

    就连那些医护人员,也几夜没合眼。80小时里有一半时间骄阳似火,为了给战士增加体内的盐分,她们将矿泉水里下了盐,拿着矿泉水满大堤追着那些士兵们跑,见一个就扯住一个,往嘴里喂几口水……

    教导员老汪,是整个大队里体能最差的一个。抗着一面红旗在水里站在战士的身边鼓劲,从夜里一直站到天亮,接过眼前一黑,人栽进水里,拖上来的时候身子都僵了,好一会才抢救过来……

    蔡副师长站在临时指挥所外,看着这一切,感慨地说:“咱们的军队后继有人了!后继有人了!”

    这个参过战的老兵,说完这番话,别过脸去,手在眼角上刷了几个来回都没敢回过头来让人看到自己的脸。

    如果你是一个旁观者,当你站在98抢险的大堤上,你的心灵会被彻底洗礼一次。

    当你从大堤上下来,你会觉得这个世界太多珍贵的东西值得去保护,值得去宣扬,值得一辈子守护。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