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29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229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热门推荐:
    庄严是被蚊子叮醒的。

    啪——

    从湿漉漉的地方爬起来,他伸手再脖子上扇了一巴掌。

    微弱的灯光下,手掌心里的泥巴上沾了好几只被拍扁的蚊子,蚊子周围是一圈的血。

    第四次洪峰在下午刚刚通过,所幸决口早上已经被封堵,大堤和子堤也进行了加固。

    当洪峰过去,所有参战部队接到命令,全部原地休息,不能返回营地。

    因为事故往往就出在以为最安全的时候,洪峰虽然过去,但是水流依旧很急,上游依然再连续降雨,没人直到下次洪峰何时形成。

    一旦发生事故,至少两千多名官兵在这里守着,能够随时压到一线抢险。

    庄严撑起身子,身下的雨布滑溜溜的,湿漉漉的,感觉十分怪异。

    放眼周围,在子堤不远处的树林子里,甚至在那些已经装好袋子备用的沙袋堆上,到处都睡着自己的战友。

    庄严从没想过自己居然能在这种环境下睡着,到处都是烂泥浆,蚊虫飞舞,几乎所有兵都穿着救生衣和衣而眠。

    换衣服没有任何的意义,也许下一刻又要开始疯狂加固堤坝,也许下一刻又会又管涌,也许下一步会发现某个堤段在渗水需要抢修,也许下一刻,某个不堪重负的大堤会忽然崩塌决口。

    庄严现在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做战场。

    这里没有枪林弹雨,但是这里就是战场。

    大堤上依旧灯火通明,树林四周的部队发电车已经赶到,每隔几十米就竖起一盏大功率的灯,朝着大堤。

    军民联合组成了巡查队,在这一带的大堤上来回巡逻,一旦发现任何险情,立即会用最快的速度发出警报。

    现在很安静,只能听到蚊子嗡嗡嗡的叫声。

    庄严不胜其烦,对付这些小蚊虫,即便是受过再严格训练的士兵也无可奈何。

    他从自己的迷彩服下兜离取出香烟和火机。

    为了放水,庄严在香烟外裹了一层塑料袋。

    可惜,袋子破了。

    水将香烟泡的稀巴烂。

    “见鬼!”

    最需要香烟驱蚊提神的时候,偏偏没了。

    庄严长叹一口气。

    “庄严。”

    身旁,传来了一声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分贝的声音。

    庄严侧身一瞧,居然是老迷糊。

    老迷糊从兜里掏啊掏,掏出一个裹了几层塑料袋的东西递给庄严。

    庄严接过来揭开塑料纸,里面竟然躺着一包香烟。

    “你怎么有烟?”庄严十分惊讶。

    老迷糊是不抽烟的。

    老迷糊低声道:“我买的。”

    “你不抽烟你买烟干嘛?”庄严问。

    老迷糊说:“熏蚊子啊,当蚊香使,我总不能揣一兜蚊香在衣服里吧?反正点着了,到处喷喷,蚊子就不敢靠近了。”

    庄严忍不住捂嘴笑了,竖起大拇指说:“人才!”

    他抽出一根,点了,将剩下的还给老迷糊。

    俩人点了烟,在树林里眺望着不远处的大堤。

    “庄严,你说咱们这次抗洪,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不知道,这得问那些防汛专家。”庄严说:“不过,ga县那边,塔山部队的工兵连已经埋了20吨炸药,随时准备分洪,据说沙市水位如果超过45米,立即炸堤分洪,否则扛不住……”

    “昨天第四次洪峰,不也扛过去了吗?”老迷糊说,“我听说,就这长江沿岸,咱们全军调动了九个师的兵力进驻,加上地方武警和省军区,还有民间组织的抗洪队伍,估计二十多万人都有了吧?能顶住的。”

    “希望这样吧,前两天撤离分洪区群众,你不也去了吗?那天我们这组碰到个地方老百姓,把家里人送到县城,自己悄悄又回去了,说是鱼塘贷了款,养了鱼,就算人逃了,这鱼也没了,他宁可跟自己的鱼死在一起……”

    老迷糊沉默下去,抽着烟,不说话。

    “嗳,你们都醒了啊?”王大嘴忽然从地上爬起来,“抽烟也不喊上我,还革命战友呢,不够意思!”

    老迷糊把烟递给王大嘴,大嘴点了烟,喷了个烟圈,说:“你们都不知道吧,昨晚吃饭那会儿,大队长跟黄副团长还有塔山团的副团长再那里聊天,我经过的时候偷听了一下,据说中央二号首长亲自来到荆州防总了,要求汛情一小时一报,估计就是衡量着到底分不分洪,这事,没个准呢!”

    突然,几人身边传来几声迷迷糊糊的惊叫,隐约听到有人再喊:“决口了……快……快……上啊!”

    本来救神经过敏的几人顿时下了一大跳。

    “我艹!哪决口了!?”庄严差点没从地上蹦起来。

    “没事没事!”王大嘴朝庄严摆手示意他坐下,“骂得,是刘瑞勇这家伙,在说梦话呢!”

    说完,挪了挪位置,推了一把刘瑞勇。

    “喂!别做梦了!你小子这么胡乱叫嚷,待会儿说你谎报军情了。”

    刘瑞勇被王大嘴推醒,睁开眼看了看天空,似乎魂儿还没回到身体里。

    好一阵,人才坐起来,不断擦着额头上的汗。

    “做噩梦了吧?”庄严问。

    刘瑞勇看了看其余几人,说:“是,我做梦了,梦到……”

    “梦到大堤决口了是吧?”王大嘴指指大堤的方向:“没事,大堤好着呢。”

    刘瑞勇松了口气,摇头道:“不睡了,吓出一身冷汗。”

    “你们几个是不是不想睡了?不想睡一边去,别朝着其他人。”老七忽然从人群离坐起半个身子,看着自己手下几个兵,瞪着一双眼睛警告道:“让你们睡,你们不睡,白天也许还要抢险,是不是都不想活了?”

    “睡不着了,班长。”庄严如实说道:“这里有点凉。”

    罗小明口气缓了一些,说:“真谁不着,就边上去,其他人还得睡。”

    几人赶紧站起来,想走出小树林到外头活动下手脚。

    刚走出树林,空气中忽然传来了急促的哨子声。

    接着,电喇叭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教导大队的紧急集合!马上到临时指挥部前的空地上集合!”

    哨声惊醒了地上的所有官兵。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所有人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听清了集合点位置后马上拿起自己的铁锹朝着临时指挥部冲去。

    临时指挥部是昨天架设的,一个小帐篷,里面放着联络的对讲机和电台之类的通讯设备。

    现在通讯保障已经跟上来了,沿线抗洪部队已经配发手机、对讲机、电台,不少临时指挥所里还架设了军用电话,方便联络。

    大队长温志兴顶着一双兔子眼从临时帐篷里跑出来,和其他兵一样,昨晚他也在这里熬了一夜。

    站在队列里,庄严和其他人有些糊涂。

    自己面前的大堤好好的,可怎么突然紧急集合了?

    “下游的民乐大堤段有险情,是首长命令我们马上赶去那边支援!”

    匆匆忙忙说了一句,大队长手一挥。

    “登车!”

    昨天填掉了十多辆卡车,今天汽车营的人又换上了新的卡车。

    这次抗洪,部队老底都全拿出来了,车都不当是车,能堵住水,什么都舍得往里填。

    大家排着队,一个个爬上卡车。

    坐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还没出发的时候,炊事班朝每一辆卡车的车厢上扔进了几箱方便面,还有矿泉水。

    这就是早餐。

    但总比没有好。

    大家用的都是老七的那套——用调味包撒在面饼上,干啃。

    车子一路开,官兵们一路啃。

    突然,车子吱呀一声,停了下来。

    “到了?”庄严一愣。

    车厢尾部的兵掀开篷布,顿时叫了一声:“我艹!”

    庄严赶紧伸头朝外看,一看,自己也吓了一跳。

    车轮下,滚滚的水流开始蔓延而过,已经到了车轴的位置。

    “不能再开了,下车!”司机在驾驶室里大喊。

    很快,地上传来了周湖平的声音:“三中队下车!马上!”

    大家推开后挡板,一个个往下跳。

    下了车,庄严这才看到周围的全景。

    他登时倒吸一口凉气。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