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20章 炸堤分洪计划

第220章 炸堤分洪计划

 热门推荐:
    作为鄂北省的人,他是直到

    庄严在牌洲待了四天。

    这四天里,庄严没日没夜地跟随着舟桥连的冲锋舟出动,一次又一次地救出那些被困的群众。

    几天之后,水势有所缓解,集结在牌洲的各路救援部队已经足矣应付整个局面。

    庄严所在的三中队和1师的舟桥连收到了来自师部的通知——立即返回s市,参加抗洪抢险。

    事后庄严才知道,之所以急着将舟桥连和三中队调回s市,是因为第四次洪峰已经逼近了荆州段。

    离开牌洲的那天,庄严的车队路过高炮团的车队,坐在车后的庄严一眼就认出了那天在码头上痛哭失声的那位黄连长。

    黄连长在自己的临时驻地旁指挥着连里的士兵正在将物资装车,准备撤离。

    坐在领头车里的舟桥连长和黄连长认识,于是停下打招呼。

    “黄连长,你们这是准备去哪?”

    “我们去赤壁!”黄连长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旁边的一个士兵,回头对驾驶室里的舟桥连长说道。

    看了看庄严这个车队,黄连长又问“你们去哪?”

    “我们回荆江段,咱们部队在那里,第四次洪峰看来快要到了。”舟桥连长说。

    黄连长说“注意安全,保重。”

    舟桥连长说“会的,你们也是!再见!”

    说完,俩人相互敬了个礼。

    车队继续缓缓朝前开,庄严的车经过高炮团的门口时,老七喊了声“敬礼!”

    所有人在车上立正,向站在门前的黄连长敬了个礼。

    黄连长下意识地还礼。

    庄严一直看着黄连长,他从这个上尉眉宇间看到了悲伤,却从眼神里又看到了坚毅。

    现在,整个长江沿线各段都在水情告急。

    正如老七说的,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对于军人来说,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包括庄严在内,所有的士兵都行着军礼,直至看不到黄连长和他的连队为止。

    庄严不知道黄连长未来要怎么向自己连里牺牲的士兵家属交代,他不想去想象那时候的情形。

    之前野外生存,一中队的刘向东牺牲,他的父母来大队时那种场景,庄严不想再看一次,甚至在脑子里想一下都不愿意。

    正当庄严和他的车队往回赶的时候,在荆江段的s市,教导大队的临时驻地里,一个背着军用背囊的少校掀开了大队部的帐篷。

    “哎哟!是老汪!”

    副大队长张建国看清来人,顿时迎了上去。

    “教导员,你不是在休假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汪成林将背囊往行军床上一放,摘下帽子,对张建国说“这不是第四次洪峰要来吗?我在老家那里坐不住了,我是真坐不住……”

    忽然又问“老张,给口水喝行不行?”

    张建国赶紧从床底拖出一箱矿泉水,拿了一瓶给汪成林。

    汪成林坐在行军床上,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

    “我坐车做到了j市,那边说来s市区路很多都被水泡了,车都停了,我只好拦了一辆往这边运东西货车,人家见我是个当兵的,也就送到了这边。结果到了附近一看,进来咱们大队这边的路货车也走不了,只好自己步行过来了,可把我累得……”

    说着,看了一眼脚上那双泥呼呼的迷彩鞋。

    “哈哈哈哈!”张建国忍不住笑了起来,“教导员,不是我说你,你啊,就是在机关待太久了,咱们教导队的军事干部可不会把十里八里地放在眼里,叼根烟都能跑过来。”

    汪成林皱起眉头说“我说你个老张也不用这样损我是吧?没错,我是机关兵出身,当兵在机关,当军官了还在机关,可是你也不能小看我啊,在军校里,我也是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

    话锋一转道“现在咱们大队这边情况怎样了?”

    “情况?”张建国还没开口回答,门口的帘子又被掀开。

    “哟!是老汪啊!我刚才听通讯员说你回来了,我还不信,于是过来看看。”温志兴将帽子往行军床上一扔,坐在汪成林对面,点了根烟。

    “老温,咱们这边负责的江段情况怎样?”汪成林又问了一次。

    温志兴说“我刚去师部开会回来,咱们这边压力大啊,万里长江,险在荆江,而荆江最险,又在我们这边的这段,咱们这次全师来了差不多七千人,全部在这里拉开了,据说是军区司陶司令和龚副司令亲自点的将,把我们和塔山部队派遣在这一段沿线,准备打一场硬仗。”

    汪成林兴奋道“行啊!那我是来对了!部队打硬仗,没我这个政治教导员在场,怎么激励士气?”

    温志兴问“老汪,你不是回去联系工作了吗?年底转业了,单位好坏很重要,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你联系好了?”

    汪成林说“还没,本来我老婆的堂哥是当地的一个局领导,约好了过两天吃饭,昨晚看电视,说第四次洪峰比前三次大多了,荆江段十分危险,我给师部的人打听了下,说你们就在这里,所以我思前想后,还是得来,不来,我怕你们干不好……”

    “扯淡,没你汪屠户,咱们教导队都得吃带毛猪了?”温志兴语重心长道“老汪,我不反对军人要奉献,可是上面都确定你转业了,也就两个月的事,你说你这个半退人员过来凑什么热闹。”

    汪成林一摆手“行了,别跟我扯淡,我来了就来了,你还能赶我走?现在编制名单上,我还是1师教导大队的政治指导员呢!你要赶我走?行,你去师长那里说去,他把我除名,我就没话说了。”

    温志兴忍不住咧嘴笑了“行了行了,没闹到那么严重的份上。我就怕嫂子有什么意见没有。”

    “女人什么时候没意见的?当兵那么多年,哪年都唠叨,习惯了。”汪成林说“就快转业了,下半辈子给她做牛做马补偿还不行?”

    又说道“行了,别跟我打马虎眼了。说说,这场抗洪的仗,你准备怎么打?”

    温志兴说“怎么打?我们没退路,这是一张只能赢不能输的硬仗!跟你说吧,明天开始,塔山团那边的工兵部队就要开始在ga县的大堤上埋设炸药了,足足二十吨……”

    他竖起了两根手指。

    “根据天气预报,上游的四、贵州等地还会连降大雨,上游的岷江、乌江、沱江、嘉陵江等支流会出现暴雨洪水,汇合之后明天就会经过宜昌段水文点,专家预测,会比前三次大多了,有可能突破历史水位。为了保住武汉,防总那边打算做两手准备,准备在ga县炸堤分红,这样一来,就能降低荆江到武汉一段的水位,保住武汉无恙。”

    “炸堤?”汪成林倒吸一口冷气,脸色剧变。

    作为鄂北人,他是了解这边大致情况的。

    长江一出三峡,便如一条咆哮的巨龙般飞奔直泄而下,一直到枝城才渐渐舒缓,呈现出一种“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原”的空旷意境,也是从这里开始,到y市的城陵矶,这一段337公里的江段被称之为荆江。

    最为致命的是,荆江两岸地势低洼,每逢汛期,洪水都要高出两岸地面,其中北岸为甚,洪水要高处地面十几米!

    所以,在这里便形成了一条“空中悬河”,而阻拦这条悬河的屏障便是长达三百多公里的荆江大堤。

    故而,历史便沉淀出“万里长江,险在荆江”的说法。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南军政委员会成立了荆江分红委员会,集中了当时的军政领导、社会贤达和水利专家,在这一带建立起一个东西平均宽1355公里,南北长68公里,面积92134平方公里的分洪区,有效蓄洪量可以达到54亿立方米。

    从地图上看,分洪区的地形就像个葫芦。

    当长江遇到特大洪灾的时候,这个葫芦便要开闸放水蓄洪,缓解长江上游巨量的洪水对荆江和洞庭湖造成的压力,确保江汉平原和武汉三镇的安全。

    不过,现在几十年过去,当初被迁移的农民很多却又搬回了蓄洪区里生活。

    97年,这里工农业总产值是20个亿,其中生产粮食6亿斤,皮棉36万担,光是上缴利税就达到7000万元,上缴国家粮食12亿斤,皮棉25万担。

    而现在是八月初,中季稻刚抽穗,棉花也刚吐蕊,正是长势喜人的时候。

    一旦炸堤分洪,这意味着要将ga县分洪区里13万户,将近53万人,8个镇,2各乡,4个农林渔场,212个行政村全部淹没!

    这种巨大的损失,怎能不让汪成林动容。

    “天啊……”

    他不由得喃喃吐出了两个字。

    “老温,你知道荆江分洪,意味着什么吗?”

    温志兴喝着水,勾着头看着地下,说“我当然知道,我不是傻子,也不是莽汉,我知道分洪意味着巨大的财产损失。不过,防总已经下达了转移群众的命令,我们只有不到3天时间来转移分洪区里的群众,并且还要在这段时期内加高堤坝……”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老汪,我们没有退路。如果工兵连炸堤,我们所作的一切都将是失败的,如果想让他们不炸堤,我们只有一条路,让中央放心,让防总放心,让他们觉得我们可以顶住,选择不分洪!”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