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17章 救兵

第217章 救兵

 热门推荐:
    “大嘴,你说……”抱着白杨树,庄严忍不住问王大通:“我们会不会光荣掉?”

    “别特么瞎扯淡了!”王大通说:“庄严我跟你说个事,他们会回来的。”

    庄严苦笑道:“就算舟桥连的人待会儿回来,我们也不在原来的地方了,怕是难找到。”

    “没事。”王大通大声说:“我保证他们一定会找到我们,算命先生说我的命最硬,有我在这里陪你,一准没事。”

    庄严想起了王大通的那张著名的乌鸦嘴,忍不住调侃道:“好了,你老人家就别吹了,要说倒霉事,你的预测一个比一个准,要说好事,你丫从没说中一次。”

    王大通忽然问:“庄严,你怕死吗?”

    庄严摇头道:“不知道,刚才被水一下冲走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我死定了……”

    “那现在呢?”

    “现在好多了。”庄严说:“回去我得请老七喝酒,如果不是他把我扔到海里,如果不是刚刚参加了海训学了游泳,今晚我估计得当烈士。”

    王大通说:“行了,你当不了烈士的,决堤了好几个小时,现在的水流没那么急了,只要咱们吊在这树上,就死不了,现在是晚上,直升机和冲锋舟很难看到我们,可是一旦天亮,事情就好办了。”

    边说着,王大通边看看天。

    “我估计还有两三个小时,天就亮了,咱们地撑下去。”

    “好!”庄严现在觉得有王大通在自己身边倒也不错,这是个乐观的老兵,至少和他在一起面对危险,心境也会轻松许多。

    “老乡!”庄严忽然想起了那几个老百姓,于是大喊:“你们都还在吗?”

    “还在!”

    “在这里呢!”

    “我在这棵树上。”

    传回的声音让庄严放下心来。

    三个老百姓都没事,至少这一趟不会有什么遗憾。

    只是,白白挂在这里听浪费时间。

    据说有四百个和自己一样的士兵还有军官被困在这片洪区里,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自己那么好运气。

    果然情况和王大通估计的一模一样。

    天太黑了,黄寒瑞等几人的冲锋舟一直没有回来。

    直升机倒是经过几次,可是都没发现下面的几棵树上有人。

    每次直升机飞过来,庄严等几人都要大喊大叫,又吹响哨子,可是没用。

    没人发现这几棵树上有人。

    “大通!水里有东西!”庄严忽然看到远处的水面上有十几个东西漂过来。

    王大通看了一眼,紧张地说:“我艹,该不是尸体吧?”

    庄严的心也悬了起来。

    他最不愿意看到这些。

    可是他明白自己一定会看到。

    大堤决口,整个牌洲没来得及逃走的老百姓数以万计,还有那思白明和自己一样的官兵……

    “是救生衣!”在最前面的树上,一个老百姓叫了起来。

    “能捡就捡一件!”王大通顿时来了精神,一只手吊在树上,身子朝外伸出。

    很快,他从水里捞起了一件救生衣。

    庄严身上的救生衣已经给了另外一名老百姓,这些忽然出现在水面上的救生衣简直如同雪中送炭。

    好在救生衣足够多,庄严很轻松也捞了一件。

    他赶紧将救生衣套在身上。

    那名没有救生衣的老百姓也捞到了一件。

    现在,五个人都有了救生衣,心里变得踏实了许多。

    至少落到水里,如果水流不算太湍急,救生衣是可以让人活命的。

    “怎么会有那么多救生衣?”庄严检查了一番身上的救生衣,他判断这是新的,没人用过。

    “大通,救生衣是新的!”

    “我知道!”王大通朝天上张望,“肯定是那些直升机抛投的,估计是投放的时候有一部分落在了水里。”

    现在,这片决口区里到处都有灾民,一下子将人都就出去显然不现实,直升机能做的就是大量在空中向有人的点抛投救生衣,只要拿到一件,获救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王大通的猜测没错。

    当晚,陆航部队的直升机在整个牌洲决口区里一共投掷了上万件救生衣。

    而庄严和王大通他们只是运气好捡到了其中的几件。

    这种抛投犹如大海捞针,效率本身就有些低。

    可是又不得不这么做。只要看到有人被困的地方,直升机上就悬停在100米左右的高空上投放救生衣。

    陆航部队的军人根本不敢将飞机降得太低。

    这些米-171直升机的螺旋桨会将本来就脆弱的树吹断,甚至将在房屋上躲洪水的群众都吹到水里。

    穿好了救生衣,周围再一次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之中。

    庄严抱着白杨树,好几次差点瞌睡。

    毕竟坐了快二十小时的车,下车后就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又被拉到这里参加救缘行动。

    就算是铁人,也扛不住了。

    好在求生和强壮的身体让他坚持了下来,他不停地和王大嘴还有周围的几个老百姓聊天,几个人相互打气。

    终于,过了大约两个小时。

    天色开始蒙蒙亮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哨声穿进了耳朵。

    “大通!”庄严猛地一个激灵,人顿时精神起来,“有人!”

    救援来了!

    还有马达声!

    没错!

    是冲锋舟的马达发出的哪种蜂鸣声!

    救星到了!

    庄严觉得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是自己听过最动人的声音了!

    他赶紧从救生衣的左上方取出挂着绳子的哨子,含在嘴里开始猛吹——

    滴——

    滴——

    长长的尾音,撕破了红区的宁静。

    当庄严的哨子声停止,很快听到远处传来回应的哨子声。

    “他们发现我们了!他们听到了!”王大通也变得激动起来。

    当然激动了。

    能不激动吗?

    性命攸关呢!

    几个老百姓甚至忘了吹哨子,开始扯起本来已经有些嘶哑的嗓子大喊:“我们在这里!快来人啊!救命啊!”

    “我们被困在树上了!”

    “救命啊!”

    冲锋舟上的人显然也听到了叫声。

    “不要害怕!我们马上到!”

    远远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是黄班长!”庄严认出了声音。

    “哈哈哈哈!”王大通抱着树,嘎嘎笑了起来:“我都说了嘛!打小我们村头的神婆给我算命就说我命最硬,说我活个八十岁没啥问题!”

    “庄严!”黄寒瑞站在船头,要不是到处都是水,他恨不得扑过来了。

    “把手给我!”

    回头又对覃彦铭说:“小心点靠过去!”

    “好的!”覃彦铭小心翼翼降低速度,将冲锋舟轻轻顶在树干上。

    庄严把手递给黄寒瑞,顺势落在了船里。

    结果,他居然没有站稳,而是直接摔进船舱里。

    两只脚已经麻木了,酸酸麻麻,有种针刺的感觉。

    冲锋舟慢慢靠拢其他人,一个个将人救起。

    刚上传,中年人就嚎啕大哭。

    庄严和其他人都没阻止中年人。

    这种时候,哭出来,也许会更好受一些。

    黄寒瑞一把搂住庄严,用力拍了拍他的背,又转过去同样抱了抱王大通,也拍了拍他的背。

    “我们找了你们俩个小时了!视线太差,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你们原来躲水的高地,没想到那里也被淹没了……”

    黄寒瑞说着说着,眼角有些湿润。

    “如果你们没了,我一辈子都会不得安心!”

    庄严咧嘴笑了笑,安慰黄寒瑞:“班长,没事,我们命硬得很。”

    黄寒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个劲说:“好,好,好……”

    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我现在认得路了!”姜文英忽然惊呼起来,指着前方一处电线杆和几棵树道:“那里,是进村的路口!里面肯定有人!”

    天色渐渐亮了,周围的景物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这是救人的最好时机了。

    黄寒瑞文:“大姐,你确定!?”

    姜文英激动地说道:“确定!我们家三个爷爷就住在这个村里,我经常去走亲戚,认得路!”

    “好!我们还有位置,可以进去看看,救几个人!”黄寒瑞看了看冲锋舟,现在只坐了八个人,还有四个位置。

    调转船头,冲锋舟朝着村子里冲去。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