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14章 军史上最长的点名

第214章 军史上最长的点名

 热门推荐:
    夜已经深了。

    滔天的洪水漫过了牌洲大垸大片的农田、房屋之后,似乎也终于累了,总算安静了下来。

    整个牌洲大垸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湖泊,只有那些长得还算高的白杨树们顽强地在水中矗立着,露出半截树身。

    这些白杨树,就是那400名逆行的勇士唯一的救命稻草。

    只要没被洪水冲走,士兵们都会死死抓住树干,保持着固定的姿势等待着救援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水位一点点上涨。

    最可怕的是在黑暗中经常会传来“咔擦”的声音,那就代表着树枝已经承受不住挂在上面的战士的体重,生生折断。

    这就意味着,有人也许会落水,也是会失去生命……

    冰冷的江水令人的体温开始逐渐下降,有些年龄小的士兵已经开始坚持不住了。

    于是,有人开始不断朝周围叫喊,他们开始相互了解,周围树上还有谁在。

    “兄弟,你们那棵树上的是哪个部队的?”

    “我们是空军高炮团的……”

    “我们是舟桥旅的……”

    为了防止打瞌睡,干部们开始和战士们拉起了家常。身上还有手电的干部,干脆打开电筒灯光,不断照射周围每棵树干上的人,开始一个个点验。

    有人爬到了树顶高处,观察四周围的情况,看看有没有救援人员的到来。

    有的战士开始在树干上划下记号,给不断上涨的水位做标记。

    舟桥营的教导员周光明,和其中四十多名空军士兵被困在了一片距离自己部队有几百米外的杨树林里。

    他水性比较好,抱住第一棵树的时候,头上有一名空运战士,他觉得这树小了,经不住两个人挂,于是不往上爬,歇了一下,游到旁边另一棵树上去。

    这棵树比较安全,位置又顺水,比较舒服,可是不一会儿,他又把这个好位置让给了另外一名战士,自己又换了棵树抱着。

    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他就会松手再换棵树。

    这一夜,他接连换了好几棵树。

    游到哪,他就会鼓励那棵树上的战士:“我是舟桥营的教导员,我们旅就在附近,有很多冲锋舟,他们很快回来救我们,大家一定要坚持住!”

    就这样,不同军种、不同建制、不同职务的官兵开始在白杨树林中相互鼓励,而周光明,也正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依旧做着他的老本行——政治思想工作。

    洪水的激流中,经常会飘过许多东西,家具、家畜,甚至老鼠和蛇,还有人……

    黑暗中,一个叫葛保国的战士发现自己挂着的树边飘过一个“物体”,他仔细一看,好像是个人。

    于是他赶紧一手抓树,探出身子一把抓住了飘浮在水里的人。

    拉过来一看,居然是一个老人家。

    老人家也不知道在水里漂了多久,不过人还活着,有气息,不过太虚弱,人已经爬不动树。

    “小伙子……我不行了,你要活着……扔下我吧……”他实在不忍心看到葛保国为自己冒险,奄奄一息地说道。

    “不!”葛保国只回答了一个字。

    “扔了我……不然……”

    “不!”

    还是一个字。

    葛保国将老人抱在自己的身旁,一手抓住树干,就这样在水里足足坚持了九个小时,熬了足足一夜。

    直至获救的时候,勾住树干的手臂和挨着树干的胸膛早已经血肉模糊,右手僵硬成了钩型。

    还有另一名战士苟峰。

    他被洪水一下子冲出很远很远,糊里糊涂中,他居然抓住了一棵树,还爬上了上去。

    稍微清醒之后,苟峰浑身都在疼,到处都是划伤的伤口,肚皮和腿的内侧都被划烂了,冰冷的江水一冲,疼得呲牙咧嘴。

    他的周围没有任何树,只有他这一棵,到处空空荡荡,只有浑浊的江水。

    他朝着周围大喊,没人回应他,周围死一样的寂静。

    水开始慢慢地一寸寸上涨,他开始一寸寸往上挪。

    突然,他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个黑乎乎的东西飘过来。

    “是树干?”

    他顿时惊喜万分。

    要知道,能找到一个漂浮物,至少自己会多一份安全感。

    等漂浮物飘到自己的身边,他猛地伸出手去,在黑暗中抓向了这个漂浮物。

    很顺利!

    他抓中了!

    可是定睛一看,差点将他吓得从树干上滑下去。

    这个漂浮物有头发!

    是一具尸体!

    周围黑灯瞎火,又毫无人烟。

    苟峰下意识地松了松手,可是马上又用力一抓。

    尸体,也不能放弃。

    他将尸体拖过来,发现了对方身上熟悉的橘色救生衣……

    苟峰的眼睛一下子热了,泪水瞬间涌了出来。

    是战友!

    仔细检查了一番,那个士兵已经没气了,牺牲了。

    他说不出的难过和伤心,虽然认不出是哪个部队的战友,可是,和自己一样,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

    “绝不能让战友的尸体漂走!”他咬着牙,向自己发了个誓,除非自己死了,否则绝对要保住战友的尸体!

    恐惧在这一刻一扫而空,他紧紧抱住了自己战友的尸体,默默等待着救援的到来。

    正当苟峰还抱着战友尸体在水中孤独难捱的时候,在杨树林中,一名新兵憋不住想撒尿了,可是此刻他的这棵树下方是自己的连长和营长。

    “营长,我想撒尿,我下去。”

    营长说:“别动,这时候还动?在上面待着!要撒尿就撒吧!就在上面撒!”

    新兵犹豫了一下,说:“营长,这样会淋到你的头上……”

    营长说:“让你撒你就撒,那么多废话干嘛?”

    新兵最后真的憋不住了,尿水从裤裆里滴落,垂直而下,全淋在了营长的头上……

    “营长,对不起……”

    营长说:“现在都啥时候了,还对不起个球啊!保住你自己的命最要紧!”

    过了一会儿,新兵忽然又说:“营长,如果我们能回家,回家了我给你洗个头……”

    营长说:“好了好了,不说了,你省点儿气力抓住树,你要是抓不住,给老子洗一百次头我都不饶你!”

    爬在顶上的新兵,眼圈一下子全红了。

    “要不,我们点名吧?”刚刚把周围的树挨个游了个遍,数清了人数的连长黄顺华忽然提议

    营长想了想,点点头说:“行,还可以组织以下唱歌,让大家伙都别睡着了。”

    在冷冷的夜风中,连长黄华顺开始吹响了救生衣上哨子。

    “滴——点名了!”

    “滴——全连集合!”

    “滴——全连点名!”

    “林庆忠!”

    “到!”

    “xxx!”

    “到!”

    “xxx!”

    “到!”

    ……

    点完名,黄连张和营长商量后决定,每隔十分钟点名一次,然后再过十分钟就组织唱一支歌。

    从《团结就是力量》唱到《咱当兵的人》,从《咱当兵的人》又唱到《说句心里话》,再从《说句心里话》唱到《小白杨》……

    咱当兵的人

    有啥不一样

    只因为我们都穿着

    朴实的军装

    咱当兵的人

    就是不一样

    为了国家的安宁

    我们紧握手中枪

    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

    都在渴望辉煌

    都在赢得荣光

    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

    一样的风采在

    共和国的旗帜上飞扬

    熟悉的军歌一次有一次回荡在牌洲洪区上空,一次又一次……

    10分钟一次的点名,点了一次又一次……

    这次点名,足足点了9个小时!

    有人说,这是解放军军史上历史最长的一次点名,也是最为悲壮的一次。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