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09章 十万火急

第209章 十万火急

 热门推荐:
    海训场,师医院驻扎地。

    “杨梅,你老乡找!”女兵邓婷跑进帐篷里,朝着正在收拾东西的杨梅眨着大眼睛,一边意味深长道:“就是上次住院那个。”

    “张建?”杨梅惊讶的超帐篷外看了一眼。

    “对对对,就是那个张建,摔断腿那个。”邓婷笑眯眯地看着杨梅,十二分三八地问道:“杨梅,你可小心了,别违反纪律!”

    话中有话。

    杨梅俏脸一红,呸了一口这个列兵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胡说什么呢!那是我同学,也是我妈妈的学生,你再胡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你说是就是喽!”邓婷古灵精怪地翻了翻白眼,“反正你是老兵,你说了算。”

    杨梅指指帐篷外,问:“他在外面?”

    “对,在树下,傻瓜一样站着,我让他进来,他不说不敢,让你出去。”

    杨梅想了想,扭头跑了出去。

    邓婷坐在小板凳上,看着杨梅消失在帐篷外的身影,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有本事别出去呀……”

    雨还在下。

    老迷糊张建站在那棵大树下,他有些担心会不会遭雷劈,毕竟下雨打雷的时候站大树下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可是外面的雨实在太大,在那里谈事情显然不是什么好选择。

    何况,站在树下没那么引人注目。

    现在到处都在忙着撤离,他必须抓紧时间。

    “张建,你怎么来了?”杨梅披着雨衣,一路小跑到树下,到了老迷糊的面前,“你不是应该准备撤离了吗?”

    “我是悄悄溜出来的,马上就回去。”老迷糊支支吾吾说道:“我班长……他让我跟着直属队的车回部队,留守。”

    “留守?我也是留守,他们说我是通讯营借调的,所以……”

    “我不打算回去。”老迷糊说:“我待会儿看看找机会上车,黑灯瞎火的,把雨衣罩着脑袋,肯定没人留意到我。”

    “你?”杨梅眉头微蹙,说:“你的腿还有伤,一声说一个月内尽量不要剧烈活动。”

    老迷糊说:“嗨!没事!你看我海训不是好好的吗?”

    杨梅说:“游泳不一样,这次去鄂北,恐怕是抗洪抢险,这消息在师里都传开了……”

    “就是因为抗洪抢险我才要去啊!”老迷糊说:“我们这种年代当和平兵,说起来都窝囊。当兵为啥?还不是保家卫国?现在又没仗打,抗洪抢险不正是我们出手的时候吗?”

    说到这,吧嗒了一下嘴,又说:“你们女兵啊,就是怕吃苦……”

    杨梅不服气道:“张建,你说谁呢!谁怕吃苦!?就你们男兵厉害!?谁说女子不如男的!?要不是……”

    说到这,眼一红,脚一跺,要哭的样子。

    “行行行,你不一样,好了吧!”老迷糊有些慌了手脚,他左右看看,有些焦急地说:“时间快到了,我要走了,我来这里就是跟你说一声,还有……”

    “还有什么?”杨梅问。

    “还有……还有……”老迷糊又开始支支吾吾了。

    杨梅是个急性子,一跺脚道:“张建你说你是哥男人吗!?有话就说!”

    老迷糊从衣服里拿出一封信,一把塞到杨梅的手里。

    “我这里有封信,如果我去抗洪有什么不测,你就拆开,里面是我给我妈的信。”

    “你说什么胡话呢?”杨梅不悦道:“抗洪又不是打仗,你给你妈的信,自己拿回去给她,我不拿!”

    “拿着!”老迷糊突然变得异常的男人,把杨梅都吓了一跳,“让你拿着就拿着,哪那么多废话!”

    说完,一转身,撒腿跑了。

    “张建!张建!”

    不管杨梅怎么叫,老迷糊张建都没有回头。

    一个小时之后。

    距离海训场最近的火车站。

    “你怎么在这里?!”

    罗小明一把揪住要爬上闷罐车的老迷糊,将他扯了下来。

    “你特么胡闹!不是说了,你和留守人员一起回飞云山营区吗?”

    老迷糊一脸哀求的笑容,连声道:“班长,你就让我去吧,抗洪抢险呢……你说,让我留在营区,我……我不回去……”

    “你的脚伤还没好利索,你逞什么强?我们这次是去抢险,不是去搞训练,照顾不了你!”罗小明一挥手:“下去!”

    老迷糊有些无赖道:“班长,你让我下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营区了,这里的人都是去鄂北省的,没有返回部队的车了。”

    “你——”罗小明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个小时前,当教导大队撤出海训场的时候,老迷糊被通知留下,和师直属队小部分留守人员返回飞云山营区。

    老迷糊之前因为小腿骨折,所以中队领导决定让他跟着直属队留守人员回营区去。

    没想到,他还是趁着罗小明不注意,上了汽车。

    “班长,按我说啊,人家老迷糊难得遇到一次立功的机会,你就让他去吧!”庄严在一旁帮着老迷糊张建说话,“当兵三年,也要个一展身手的机会不是?”

    他直到老迷糊想要考军校,或者直接提干。

    去抗洪抢险,兴许是个机会。

    老迷糊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告诉自己,一直很想立个功什么的,哪怕三等功也好。

    说是他每次看到人家立功,胸前挂着金闪闪的军功章,心里就羡慕的不要不要的,就差没当场流口水。

    罗小明想了想,现在也确实不能安排一辆车送老迷糊回去。

    部队在紧急调动,哪有时间去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你的腿确实没问题?”罗小明问。

    老迷糊原地跳了几下,证明自己没问题:“你看,我没问题!这些天训练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武装泅渡我还带着庄严一起游呢,他抽筋我都没抽筋。”

    庄严附和道:“就是就是,老迷糊游泳可厉害了,那次要不是他,我别说游到最后三百米了,估计游个两公里就得歇菜。”

    罗小明思忖片刻,说:“行!上车吧!妈的!不让你去,你不知道背后要怎么骂我了!不过去了要听指挥,我让你休息就休息,如果腿真的有问题,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是!班长!”老迷糊高兴得像个孩子,立马敬了个礼。

    上了闷罐车,基本上是一个区队一节闷罐车厢,不过倒也宽敞,把背囊放地上一放,凉席一铺,救生衣当枕头,人往上一躺,倒也惬意。

    清晨,所有的人员、机械、车辆已经全部上车完毕,闷罐车朝着鄂北方向吭哧吭哧地前进。

    闷罐车的车门没有关,留着一米多长的缝,风灌进车厢里,即便是夏季,仍然令人有些发冷。

    “我听说,咱们团比我们牛逼多了,他们是直接从s市坐车去机场,然后直接空运到鄂北那边……”

    “你听谁说的?”

    “我老乡在司令部,他说的,这回据说是大调动,咱们师几乎倾巢而出呢!还有别的部队也在调动,都往鄂北那边赶……”

    “看来这次长江的洪水非同小可了,前段时间看新闻都知道吧,都过了三次洪峰了,第四次也要来了,据说第四次比前三次要大多了。”

    所有人百无聊赖地议论着这次抗洪抢险,气氛并没有多紧张。

    所有士兵里,包括庄严在内,大家对抗洪抢险这事都没啥概念。

    庄严对抗洪抢险最直观的印象来自于年初的时候在铁八连,驻扎在n镇的时候,附近有个大水库。

    四月的时候,地方政府过来找连长张建兴,说进水库的路有一段坡度太大,工程机械不好进去,所以请铁八连派人将那段两百米的路的坡度降低一些。

    就那一次,庄严和八连的兄弟们拼命干了三天,直接将路面削掉了有一米的高度,将整段坡度降低下去。

    不过,之后庄严曾经向尹显聪提出过疑问。

    这种降低坡度的事情,开一台挖掘机过来,岂不是一天就能轻轻松松搞定的事?犯得着请整个连队过去忙活三天?

    尹显聪后来告诉庄严一个秘密,说是地方政府想要拥军,可是老往部队送东西也不好,因此有时候就要找点比较无聊的由头。

    比如让八连挖了三天的土,之后地方政府果然大张旗鼓过来慰问了一番,记者跟着后头还拍了不少照片,估计是上电视上报纸去了。

    当时就让庄严哑然失笑,觉得这事有点儿滑稽。

    挖土,填土。

    这就是庄严上了火车之后,对抗洪抢险的唯一直观印象。

    他当然不会知道,此时发生在千里之外的这场波澜壮阔的抗洪斗争将会铭记史册,甚至震惊中外,举世瞩目,成为了当代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团结奋斗的一曲壮丽凯歌。

    当庄严和他的战友们坐在闷罐车里驰援鄂北之际,在火车其中一截车厢里,1师的抗洪抢险指挥部已经成立,各种电文和电话不断打进来。

    值班干部和师首长们已经彻夜未眠。

    军委、军区各种急电,还有前方灾情的各种通报、情报如同雪片一样朝电报机和传真机、电话中飞来。

    所有包含各种信息的内容归纳起来只有四个字——十万火急!l0ns3v3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