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04章 5公里武装泅渡比赛

第204章 5公里武装泅渡比赛

 热门推荐:
    正当教导大队着边在作赛前动员的时候,侦察连的队伍旁边,副连长和几个排长围住了张大炮。

    “连长,为啥不能相互协助?”有人问。

    张成远说:“你懂啥?教导大队你真当是吃素的?他们那些学员的体力,都是准班长级别的,论体力,我们未必能赢。不过,如果比泅渡的技巧和训练的熟练度,我们比他们要好,不是吗?如果让他们老兵帮新兵,他们新兵的数量比老兵少,肯定他们占优,我才没那么笨。”

    “哈哈!连长,英明!”几个侦察排长竖起大拇指。

    张成远说:“兵法云,兵不厌诈!你们待会儿都组织好一点,今天杀杀他们教导大队的威风。”

    “是!连长!”

    ……

    “待会儿,你们游泳厉害的,每人负责陪一个游泳差的战友一起游,说是不能帮,不过没说不准陪!”

    海边,罗小明卷起裤管,在自己的班队列旁走来走去,像是跑五公里那样分配组合。

    “老迷糊!你是老兵,游泳技术又好,陪着庄严一起游!”

    “好的!”

    “看着他,不行就让他上救生艇!”

    “是!”

    “班长,你也别太小看我了,我才不会在关键时刻丢人。”庄严听了罗小明的话,不乐意了。

    他觉得罗小明小看自己。

    虽然,他也很清楚自己也许真的游不到最后。

    “行啊,咱们当兵的用嘴吹牛逼不行,你要真牛逼,就游给我看看!”罗小明冷冷地哼了一声,又叮嘱道:“记住,别给我逞强,这只是比赛,不行就真的要举手喊救命,上救生艇不丢人!”

    天空的乌云里终于开始落下了点点滴滴的雨水。

    海面的风,比之前更大了。

    学员们和侦察兵们一个个扑入水中,就连侦察连长张成远和教导大队大队长温志兴俩人也不例外,同样背枪下水。

    冲锋舟上,负责保障的士兵们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不停朝出发点处张望。

    这绝对是全师水平最高的五公里泅渡比赛。

    一般来说,普通连队之间不会有如此长距离的泅渡项目出现。

    “兄弟们加油啊!”

    “教导队的加油啊!”

    “干掉侦察连那帮孙子!”

    “干掉教导队那帮傻逼学员!”

    双方没下水的保障人员都在船上嗷嗷叫。

    一辆吉普车驶到海训场边的小路上,一个上校从212吉普车里下来,远远就听见海滩上和海面上的喊声,忍不住朝泅渡场的起点处走来。

    “崔副参谋长好!”值班中队长看到来人,立正敬礼。

    这位上校,正是1师副参谋长崔高义,也是分管直属队工作的是首长。

    “李彬,他们在干什么?”崔副参谋长回了礼,直截了当地问:“看起来,很热闹嘛!”

    李彬解释道:“副参谋长,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们大队和侦察连开展5公里泅渡比赛,现在正在进行中。”

    “比赛?5公里泅渡?”崔高义眉毛一挑,看起来很感兴趣,这两个单位都是师直属队里嗷嗷叫的训练单位,而且是实力最强的两个单位,居然在一起比赛?

    有意思!

    崔高义走到沙滩上,找个大石头坐下。

    “才海训九天,你们教导队就能全员泅渡5公里了?”崔高义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李彬说:“没试过,不过大队长说了,干脆今天就试试,咱们教导队体力好,一公里是游,五公里也是游。”

    崔高义咧嘴笑了,说:“好!我就喜欢你们教导大队这种敢拼敢打的精神头,不过,我可提醒你,张成远这人我了解,他这是田忌赛马嘛!五公里泅渡是侦察连的必训科目,他这是在占教导队的便宜嘛!”

    李彬笑着道:“副参谋长,这可不一定,我们对自己的学员有信心。”

    “好!有信心就好!兵就是要这样练!是提高标准来练,而不是降低标准来训。”崔高义说:“行,今天我就不走了,刚好可以在你们这里蹲点,给你们做做裁判。”

    转头对司机说:“小何,把我的水壶拿过来,把我的床铺拿到教导队的大队部去,今晚咱们在这里过夜。”

    李彬说:“我去给你找把伞?”

    “不用!”崔高义说:“我又不是娘们,要什么伞?打仗还撑伞?嫌命长?行了,就这样,挺好的。”

    他一边说,一变盘起双脚,拿出香烟,点了,又递给李彬:“来不来一根?”

    李彬笑道:“谢谢副参谋长了,我在值班呢。”

    崔高义噢了一声,收回香烟,点头道:“也是,你值班呢。”

    说完,将目光投向远方。

    雨越来越大,天色越来越黑,偶尔传来雷声。

    平时海水清澈的海湾,今天的水质变得浑浊起来,浪也比平时凶猛了不少。

    “不容易哦……”崔高义默默抽着烟,皱着眉头盯着海面。

    这种气候条件很显然不适合搞泅渡,不过,他并不打算叫停。

    对于他这个打过仗的老兵来说,兵就应该在最恶劣的环境中锤炼,否则就成不了精兵。

    庄严已经呛了第三口水。

    他扫了一眼周围,旁边的人少了许多。

    游泳厉害的,早已经游到前面去了,不行的才落在后面。

    庄严回头看了看身后,居然自己还不算是最慢的。

    现在,他觉得自己的两只脚仿佛僵硬了一样。

    长时间的蹬腿,让大腿后侧仿佛被糊上了一层万能胶,又被晒干了,的,施展不开。

    整个人身上的筋骨仿佛有种散架的感觉,肺部里的氧气似乎根本不够供给身体,视线里有些发黑,脑袋有种要晕眩过去的感觉。

    “老迷糊……”他脸色苍白地看了一眼旁边。

    老迷糊就在距离自己一米多的地方。

    “撑下去!”老迷糊说:“还有两公里而已,你要是真的累,就抓住泳圈,然后慢慢打水,漂几分钟缓和一下,不要死撑,会抽筋的!”

    庄严只能抓住泳圈,听老迷糊的话,放松了身体,用两只脚脚掌轻轻拍水。

    可是,很快他发现这样做只能获得一点点休息的机会,却没有前进一点点距离。

    海水里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好像岸边远远可见,但你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缩短两者之间的距离。

    长距离的泅渡,最难以坚持的就是意志力。

    当看到海岸线仿佛永远无法靠近的时候,人往往就会选择放弃,继而崩溃。

    “不行了……”庄严半死不活地趴在水上。

    现在,他连用脚掌拍水都不愿意去做。

    “你慢慢拍水啊,不要停,停下来你就不想再游了。”老迷糊有些着急,但是他不能出手推着庄严走,被发现要取消成绩的。

    “不行了不行了……太耗费力气了,我太累了……”庄严抓住泳圈,干脆翻了个身,抱着泳圈仰面朝上,让雨水不断砸在脸上。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关节处在发烫,而皮肤外却在发冷。

    冰火夹击,外冷内热。

    突然,他看到一个人从自己的右侧游过。

    下意识地,他转头去看。

    一看之下,大吃一惊。

    李勇!

    那人居然是侦察连的李勇!

    自己的冤家对头!

    李勇此时也看到了庄严,他并没有吭声。

    作为一个入伍半年的新兵,虽然武装泅渡他比庄严早接触,可是体力上他却不如庄严。

    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换做在陆地上,他一定朝庄严竖中指了。

    可是现在,他连朝抬手的力气都不愿意多耗费。

    “呸……”

    他想朝庄严吐口水,却发现吐口水的力气都弱了不少,只吐在了嘴边不远的海面上。

    “我草!”庄严一愕,没想到这个李勇居然敢对自己做这个该死的动作。

    他是在鄙视自己吗?

    想到这,庄严顿时来气了。

    他觉得自己输给谁都可以,唯独不能输给这个李勇。

    被他这么吐了口唾沫然后扬长而去?

    哪能就这么算了!

    一定要超过他,然后比他先到达岸边,再朝他吐口水!

    庄严觉得身上忽然有劲了,翻转了身子,继续开始朝前游去。

    很快,庄严和李勇俩人并驾齐驱,在海面上你追我赶。

    最懵逼的属老迷糊了。

    他根本想不通,刚才庄严还像条死鱼一样翻转肚皮躺在水面上,差点自己就要喊救生艇过来捞他了。

    可是这一转眼功夫,居然咸鱼翻身,病猫变猛虎了?

    见鬼了!

    他赶紧追上去。

    很快,老迷糊发现,庄严旁边三米多有个侦察连的兵,俩人似乎在卯着劲搞对抗。

    “呸……你……你个……孙子……”

    庄严一边喘气,一边有样学样地朝李勇吐口水。

    “傻……逼……”李勇用白眼回敬。

    大雨中,俩人一直断断续续对骂,游了一会儿,攒了点力气,就骂,骂累了又开始拼死地游。

    海面上,雨水中,回荡着俩人累到变形还是坚持不懈的骂声。

    老迷糊游到俩人中间,大声劝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力气骂娘……告诉你们,省点力气,不然待会儿你们俩这样折腾,肯定要抽筋。”

    庄严这回老实了,闭上嘴巴,用自己最大的速度朝岸边游去,远远地,他已经能够看到早已经到岸的战友们在海边朝自己招手。

    已经游了多久?

    庄严根本不知道,现在是大雨天,天上连个太阳都没有,时间根本无法判断。

    不过,他知道,一定很久很久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