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202章 老牌冤家又聚头

第202章 老牌冤家又聚头

 热门推荐:
    沉在水底,万籁俱静。

    庄严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静谧的空间里,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真安静啊……

    突然,他隐约听见了有人在喊自己。

    是陈鑫?

    他又出现了?

    之前的那么多次落水,陈鑫都没有出现。

    不!

    不是自己那位淹死的同学陈鑫的声音!

    是老七!

    老七罗小明的声音!

    庄严下意识地抬起头,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在海面上。

    海水遮住的双眼中朦胧看到老七罗小明就在自己不远处的船舷上,冲着自己喊:“这就对了!就这样!这不是浮起来了嘛!划水!踩水!蹬腿!”

    老七手舞足蹈,恨不得自己亲自下场。

    缺氧令庄严有些糊涂,不过,求生意识却令他下意识地吸了口气。

    突然,他发现自己居然没沉下去!

    原来,自己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在踩水了!

    自己没沉!

    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庄严兴奋地朝老七尖叫了一声:“班长——”

    他想告诉罗小明,自己能浮起来了,会踩水了。

    结果一开口喊,立即又往水里沉下去。

    “放松点!别紧张!蠢蛋!刚才不是好好的吗!”罗小明在船上跳着脚骂娘。

    庄严尽量放松身体,脚开始自然地蹬腿踩水。

    果然,他再一次浮到了海面上。

    教员陈锋笑道:“你看,这不学会了嘛!游泳而已,又不是造飞机,能有多难?”

    野战部队的海训方法果然粗暴简单,但是最重要的是有效。

    就连庄严自己也没料到,居然在一天之内,不,是半天之内,午饭还没开始,他就已经学会了踩水。

    这是迈开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会踩水,学蛙泳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对于庄严来说,这是他海训以来最兴奋的一天。

    自己居然学会游泳了!

    这事搁在从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

    吃完午饭,庄严自动请缨要求继续到海上训练。

    整整一个下午,庄严的进步神速。

    从最开始要绑着小背包带,到后来松开背包带,罗小明把一个绑着背包带的游泳圈扔在水面上,庄严只要游累了,就抓住泳圈休息一下。

    海训头一个礼拜的期限过去。

    庄严果然学会了游泳,虽然泳姿还算成熟,可是他有的是体力,随便折腾。

    很快,他的游泳水平从组上升到了b组,在b组待了两天,终于回归了三中队的大家庭。

    集体的海训科目很烦多,说白了,所谓的海训就是在海中、海边和滩涂等等地方进行战术科目训练。

    其中包括了抢滩登陆、滩头防御、武装泅渡等等大小科目,早上和晚上还会穿插一些体能训练,让所有的士兵都保持着最佳的战斗状态。

    说到底,最考验人的就是其中的远距离武装泅渡。

    在1师,普通连队的武装泅渡只要求达到公里的距离,可是教导大队保持了一贯喜欢加码的习惯,学员们被要求达到武装泅渡5公里的距离。

    没想到,在这个科目上教导大队又迎来了自己特殊的“挑战”。

    说是挑战,那不如说是挑衅。

    其实这事也应该早就能想到。

    那就是老冤家——侦察连。

    侦察连和教导大队都隶属市直属队单位,其实市直属队的单位里,能打的就这两支部队。

    其他例如警卫连,那是门面,要求身材高大长相英俊,身材没个一米七八以上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警卫连的。

    警卫连,顾名思义,就是给重要的机关站岗的,什么师部办公楼啊,什么首长办公楼啊,又或者重大检查的时候派去招待所给上级首长搞搞警卫啥的。

    对了,这帮帅哥还有个最重要的职责,那就是当纠察。

    当纠察这事,在部队里那可不是一份受人待见的行当。

    纠察纠察,说白了就是查证件,查请假条,查军容军纪,1师本来管得就很严,教导大队更严,每个礼拜只有半天时间可以外出,外出还要带全“两证一条”,少了其中一个,在镇上被纠察逮到回来就要关禁闭。

    所以每年警卫连在老兵退伍期间都是最早退伍的一批,免得和其他连队混在一起出问题。

    还有就是通讯营。通讯是门技术活,能学门技术那可是很吃香的,退伍之前很容易能搞到个军地两用人才推荐信,虽说用处大不大见仁见智,不过在部队里学到一门技术,总比没学到的好。

    而且,通讯营最让人羡慕的就是他们那边有女兵。

    这可是全师当兵的都羡慕的天堂之地,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训练那不也是一样?

    其他什么医院和后勤、司训之类就更不用说了,反正都是好地方。

    最苦最累就数教导大队和侦察连这两难兄难弟了。

    但是,也正因为这两个是全师最能打又是最苦的部队,所以大家都要争第一的名头。

    有了竞争,自然是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一旦有了机会,就会闹腾起来。

    上次障碍场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不过还好,这些竞争都是好事,是首长也乐得看到自己麾下最喜欢的两个单位之间有良性的竞争。

    当兵就是要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当军官也是,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争第一的军官也不是好军官。

    这天早上,教导大队一大早来到海训场,学员们开始自己捆扎简易的飘浮包。

    飘浮包又叫做泅渡包,这东西是利用单兵装备中雨衣、雨布和背包带等物资进行简单的捆绑,制作成的一个能够浮起枪支武器装备,还有能让人员也得到一定浮力支持的装具。

    当然,因为是大海里泅渡,除了自己制作的泅渡包外,每个人还在自己身上用绳子拴了个泳圈。

    这样一来,步枪可以背在背上,轻机枪可以架在泅渡包上,迫击炮无后坐力炮如果需要挟带,那么就制作框架型或者浮板型的大型泅渡包,将及格飘浮包集中固定在一个用木棍或者木板制作成的框或者板上,然后把迫击炮或者无后坐力炮之类的重型装备放上去。

    下海之前,所有人做好准备工作,又热了身,正准备下水,忽然听见不远处的海滩上传来一阵起哄声。

    “教导队的兄弟们,要不要咱们来一次比赛!?”

    “是啊,教导队号称全师最牛的训练单位,有没有种和我们侦察连比比武装泅渡!?”

    庄严循声望去,看清了几十米海外滩的那些起哄的家伙。

    一眼就看到叫得最响亮的那位新兵。

    真的不是冤家不聚头。

    那家伙,不正是被自己踹了几脚的冤家李勇吗?

    还有,李勇身边的哪个老兵,庄严也认出来了。

    艹!

    是那个在师医院里拿了自己大半包烟的老烟枪李二虎!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