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99章 旱鸭子突击队

第199章 旱鸭子突击队

 热门推荐:
    庄严在海训第一天的表现令人大失所望。

    当然,这也让罗小明对自己手下的这个兵多张了个心眼。

    庄严的训练水平在七班也算拔尖,在个人角度上看来,罗小明并不讨厌庄严,这兵虽然跟老实人沾不上边,可是训练起来却有股儿狠劲,谁要是伤了他的自尊触了他的逆鳞,真让他较真起来,他肯跟你玩命去琢磨一个科目。

    这种钻研精神和九头牛都拉不回头的倔劲是一名优秀士兵的基础品质之一。

    没点儿玩命的劲,在战斗部队里就不会出头。

    至少作为教练班长的罗小明是这么看。

    他觉得庄严只要好好培养,这块石头肯定有朝一日会被雕琢成美玉。

    没想到,这回庄严却让他失算了。

    将庄严罚跑之后,罗小明让八班长钱忠军将其他学员带了回去。

    等庄严气喘吁吁重新回到海边,罗小明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秒表说:“庄严,你是不是很怕水?”

    庄严看看周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总算明白了罗小明的用心良苦。

    也许怕在所有人的面前让自己丢脸,因此故意惩罚自己冲山头,将自己留在最后,问清楚原因。

    “是的。”

    这一次,庄严不再隐瞒。

    “我畏水,有心理恐惧,克服不了。”庄严擦了一把脸上的汗,说:“班长,让我学游泳是不可能的了,我说能不能我穿个救生衣就算了,反正淹不死。”

    “不可能?”罗小明眼珠子一瞪,说:“咱们部队里就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死了就不可能了,所以,以后别跟我说这三个字。”

    缓了缓又道:“从今天开始,我们要进行一个礼拜的个人海上科目训练,之后才进行两栖登陆和近海防御作战科目,这里面的学问多了去了,光靠穿个救生衣就可以?咱们师,就没有不会水的兵!”

    庄严苦着脸央求道:“班长,就没点儿特例吗?我这不是有心理阴影不是?”

    “什么心理阴影?狗屁心理阴影!”罗小明说:“庄严你小子我是清楚的,该不是想偷懒耍滑吧?”

    “班长!这士别三日还刮目相看呢!”庄严急了,“你看我庄严是那样的人?”

    罗小明笑了:“这也是,刚来的时候我看你小子是很不顺眼,不过前端日子,我看你每天早晨没吹哨就起床,还悄悄绑沙袋去后山训练,不错,越来越像个当兵的样子了。告诉你,做什么事,都得吃苦,都得不怕苦,否则,就算你当完兵回到地方上,那也不过是个废物!我罗小明是最看不起这种人了。”

    庄严说:“所以,我真不是找借口,是真有心理阴影。”

    罗小明问:“那你说说,哪来的阴影?”

    庄严支吾了片刻,到临了,还是将自己同学陈鑫在自己跟前淹死的事情和盘托出。

    听完庄严的故事,罗小明摸着下巴想了不到十秒钟便道:“行了,你的事我算是清楚了,没事,咱们部队有个好处,包治百病,尤其是懒病、胆小病,对了,还有你这种什么阴影。今天就要开始基础训练了,待会儿我们会清点出不会游泳的旱鸭子,组成突击队,大队部的陈教员会带领你们学学怎么游泳,你放一百个心,我说了,你一定在一个礼拜内能学会游泳!”

    又是“一定会”……

    他喵的,这种口吻和王大嘴那厮简直如出一辙。

    凭什么这些家伙一个个都那么肯定自己能学会?

    而且还是在一个礼拜之内?

    当然,庄严所要的答案,在一个小时之后立即有了分晓。

    “三中队里的旱鸭子,就是不会游泳的那些,出列!”

    大队部教员陈锋带着一个队部的兵,手里拿着个花名册走到三中队的面前,抬起头扫了一下眼前黑压压的脑袋。

    队伍里顿时传出嬉笑声。

    大家左看看,右看看,都希望看看谁是旱鸭子。

    会水的老兵都很得意,嘻嘻哈哈地架秧子起哄:“是新兵蛋们不会,老兵都参加过海训,都会!”

    陈锋脸色一沉,说:“谁起哄的?是不是都很厉害?觉得自己很厉害的,举起手,我让你出来给大家示范下怎么武装泅渡公里?或者给我们示范以下徒手泅渡5公里?”

    老兵们顿时噤声,咋不敢嘻嘻哈哈作妖了。

    老七罗小明转过身,举起手朝庄严的位置点了点:“还不出来?你特娘的是不是想跟着老兵一起马上就去练泅渡?”

    庄严本来不想走出队伍。

    这么多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个旱鸭子,而且自己还是海边长大的人,真的会觉得很丢脸。

    陈锋似乎看穿了学员们的心思,皱了皱眉道:“现在又不是让你去相亲,害什么羞?还是觉得丢脸?有什么觉得丢脸的?我保证一个月后,你们都一样,没谁比谁牛逼的。我们的训练是有针对性的,是为了你们好,一共分成ab三个组,a组是游泳技巧熟练,而且参加过海训的;b组是会水,但是觉得还不算太厉害的,我建议新兵学员即便会水,最好也要参加b组,因为我们的海训科目很多,有不少技巧是要你们慢慢学的。”

    说到这,咳嗽了一声,接着说道:“还有就是组,就是我们说的旱鸭子突击队,同志们也不要怕,没什么好怕的,我带过至少四批海训队,就没哪个旱鸭子是练不成水中蛟龙的!都别磨蹭了,给我出来!”

    庄严直到自己是躲也躲不住,藏也藏不了,只能低着头走出队伍。

    一起走出来的,还有其他几个学员。

    最令他惊讶的是,连刘瑞勇也是个旱鸭子。

    “老刘,没想到啊没想到……”庄严现在总算没感觉那么丢脸了,好像临死了总有个垫背的那种感觉。

    他伸手撞了一下刘瑞勇的胳膊,说:“你也不会游泳?”

    刘瑞勇呲了呲牙道:“怎么了?就许你庄严不会,就不准我刘瑞勇不会?”

    庄严赶紧赔笑:“行行行,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三中队一共有二十个旱鸭子。

    对于一个中队一百多号人来说,比例还真不算少了。

    点了组,陈锋又将b组点出来,交给了另外两个负责教新手的班长,自己手里的花名册一卷,手一挥,对着庄严等人说:“你们这些旱鸭子,都跟我来。”

    三个中队的旱鸭子,全部集中在一起,一共七十多人,也有大半个连队的人数了。

    陈锋让所有人回去脱掉迷彩服,只穿着绿裤衩来到海边一处僻静的沙滩处集合。

    这里和之前集合点有些不同。

    这里是个海湾,所以海流速度和浪高不算大,相对很平静的样子。

    “报告陈教员!”

    队里有人高喊。

    陈锋看都没看堆放,只是点点头,示意对方说话,目光一直在花名册上。

    “说。”

    “为什么我们没有游泳圈和救生衣和浮水袋?”那名高高瘦瘦的学员问。

    对呀!游泳圈、救生衣还有浮水袋!

    庄严朝远处望去。

    只见远处的学员身上都背着泳圈,橙色的泳圈十分醒目,远远望去依旧能看得清清楚楚。

    庄严觉得自己确实很需要游泳圈、救生衣和浮水袋这些玩意。

    自己这帮旱鸭子居然没有泳圈,ab组那些会水的,居然发了泳圈等救生品。

    这不是扯淡么?!

    他突然想起了王大嘴和老七的话,说部队有种很神秘的训练方法,一定能将旱鸭子们药到病除。

    难道是……

    陈锋在花名册上一直画画写写,几秒钟后,他终于抬起头。

    “想知道为什么吗?”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种冷笑,似乎听见了什么滑稽又黑色幽默的事情。

    那个学员被他这么一笑,弄得有些心底发毛,接下来的语气就掉了几个分贝,没那么理直气壮了。、

    “是……”

    “因为你们连拿泳圈的资格都没有!你们以为泳圈和救生衣这种东西是用来干嘛的?那是搞抢占滩头等等战术科目和武装泅渡科目用的,你们会游泳吗?你们有资格拿泳圈吗?你以为你们是谁?你们只是组!”

    陈锋一点情面都不留,直接将所有学员的自尊踩进了沙子里。

    “一个个都是预提班长,不会游泳还那么理直气壮?告诉你们,普通的连队要求泅渡距离只是三公里,不过教导队例外,教导队是五公里为标准,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咱们部队一代代老兵传下来的规矩。”

    “就像你们可以去问问大队长,为什么我们教导大队投弹要55米以上才算达标,人家连队40米就算优秀。为什么人家1分50跑个400米障碍就是优秀,我们要1分40之内。”

    “所以,在教导队,你不需要什么事都问,有必要的问题才问,过过你们的脑子,不要是也问不是也问,因为你问了也没有答案,我们就是这种规矩,觉得有意见?可以啊,打背包滚蛋就是了,回连队,你就按照你在连队的那套标准来。这里是教导大队,培养班长的,不是培养普通士兵的。”

    陈锋一顿诳训,直接将所有人训得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庄严又想起了当初把自己接到教导队那位参谋的话。

    去了教导队,别把自己当人,当狗看!

    特娘的,狗还能汪汪几声表达不满呢,这教导大队的学员,连问的资格都没有……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