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78章 宁静的夜晚

第178章 宁静的夜晚

 热门推荐:
    这天晚上,宿营地里热闹非凡。

    由于是野外训练,所以在大队营区里的一些规定也放松了许多,由于第二天要行军,所以晚上没有搞什么体能训练。

    夜里天空晴朗,罗小明将和八、九班长带着学员们到河边,给所有人讲解怎么利用北极星判定方向。

    其实靠星座来定位方向并不难学,只是这种方法适应性太差,必须在天气十分晴朗的状况下才有效。

    在理论课上,庄严做过笔记,要找到北极星首先要找到大熊星座,也就是俗称的北斗星。因为它和北极星总是保持着一定的位置不停地旋转。

    只要找到北斗星,沿着北斗星的勺边的两颗星星构成的连线,想着勺口方向延伸,即可找到明亮的北极星。

    这种训练比较轻松,也有趣。

    庄严没想过当兵居然也能学到这么多从前没有接触到的知识,他忽然觉得自己现在其实也挺厉害的,至少在野外,自己还真的能比普通人更精通一些生存技巧,虽然不知道将来有什么用,不过艺多不压身,学会了总没坏处。

    夜里由于安全的需要,每个区队都在自己的临时帐篷附近点燃一堆火,这样可以防止野兽误闯帐篷。

    据说这片山区里经常会有野猪出没,真正野生的野猪战斗力可不是吃素的,几条狗都搞不定,谁也不想睡到半夜自己身边忽然钻进一个毛黑牙长的家伙来。

    有明火,就必须有人值班。

    庄严半夜忽然醒了,抹了一把脸,上面都是露水。

    他在帐篷里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露水打湿了,想继续睡,可是冰冰冷冷的,滋味很不好受。

    爬起来,钻出帐篷,他决定去区队的火堆旁烤烤火。

    火光下,有个熟悉的背影,坐在火堆旁似乎出神地在看信。

    庄严认出那是严肃。

    此时,是严肃负责站岗。

    他悄悄走过去,严肃听见了细微的响声,立即转头喝问:“谁!”

    手里的枪就要指向这边。

    虽然白天的枪里没子弹,可一到晚上站岗,枪里是有实弹的。

    庄严吓了一大跳,除了怕严肃紧张之下推子弹上膛给自己来一发之外,他更怕吵醒了附近的罗小明。

    班长们自己搭了个帐篷,就睡在区队的区域内。让罗小明逮到自己大半夜闹出动静,肯定又要挨批。

    “是我!庄严!”他赶紧挥舞着手,示意严肃不要大声声张。

    “庄严?”严肃显然借着火光看清了来人,手里的枪口垂了下去。

    走到火堆边,庄严一屁股坐下。

    这里要比帐篷中暖和不少,人靠在火边,暖洋洋地感到一种极度的舒适感。

    “刚才在看啥呢?”庄严瞟了一眼严肃的口袋,那里还露出一截信纸。

    “看家书?”他问。

    严肃点点头:“嗯,家里来信了,出发前收到的,还来不及看。”

    庄严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得了,糊弄谁呢!我看到有照片了。”

    严肃赶紧低头,将信藏好。

    庄严说:“老实交代吧,是情信?”

    部队的班里,在战友之间都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

    那就是谁的对象来信了,大家都要起哄让他拿出来一起观赏,位所有人念上一段。

    严肃笑了笑,低下头,拿着根棍子拨拉了一下火堆里的木头,让火苗更旺一些。

    庄严不依不饶道:“行了,你也别不好意思,我如过有对象,我绝对拿出来给你们看,没哈大不了的。”

    严肃说:“家信。”

    “不信!”庄严脱下迷彩服,用一根棍子插在地上,把衣服挂上去,这样可以很快烤干自己的衣服。

    “给我看看,成不成?我就看看那张照片,信我不看。”

    严肃想了想,说:“你得保密。”

    庄严说:“我是谁?我老庄是那种看人家的东西就到处说的让你吗?咱们一个新兵连出来的,你还不了解我?”

    严肃想了想,从口袋里取出那张照片,递给庄严。

    庄严一看,顿时哇了一声,吓得严肃赶紧一把捂住他的嘴。

    “别嚷嚷!”

    庄严扯开严肃的手,双眼盯着那张照片,眼珠子都凸出了几厘米。

    “军官?!他娘的,你对象是个女军官?!”

    照片上,是一个挂着红牌,英姿飒爽的女军官,穿着87式女式军官夏常服,戴着大檐帽,齐耳短发,笑容甜美地站在一栋看似教学楼前的楼梯上,一只胳膊里还夹着几本书。

    严肃赶紧从庄严手里拿回照片,小心翼翼地塞回信封,然后又小心翼翼放在塑料袋里,折好,塞进口袋中。

    “你真厉害!”庄严说:“太牛逼了!你一列兵,却泡了个红牌!说说,咋认识的?”

    严肃说:“打小就认识。”

    庄严立马发挥想象力:“青梅竹马?”

    严肃的脸很红,不知道火烤的还是本身就脸皮薄,点了点头说:“嗯,算是,她父亲和我父亲是战友,我们俩很小就认识。”

    想起严肃之前对军队是如此了解,现在庄严总算有点儿明白了。

    他说:“你是部队子弟?”

    严肃也没隐瞒,继续点头说:“嗯,我们家,都是在部队里服役的,清一色军人。”

    庄严立马肃然起敬,说:“没想到啊,你严肃居然是个大院子弟呢!”

    旋即又问:“对了,你们家都是在部队里的,为啥步干脆就近在自己亲人的部队里服役?或者直接去啥后勤部门,找个舒服的位置也好啊,怎么来这里了。”

    严肃说:“当后勤兵没意思,我就是要当将军,要当将军,就必须在基层战斗部队学起,一步步上来,必须考指挥专业,当军事主官,那样当将军才有意思。”

    虽然有老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是对于庄严来说,当将军这档子事实在是从没想过,更是没影的事。

    一个军的军长才是个少将,师长也只是个大校,将军这玩意,不是相当就能当的,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有志气!佩服!”

    这句话,庄严倒真不是奉迎严肃。

    他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理想的人,之前在老家,庄严身边的朋友哪有这种高大上的理想?甚至许多和庄严一样年纪的小年轻都没考虑超过一周后的事情。

    例如庄严最要好的一个朋友叫做黄桥的,人称乔老爷,家里搞的是建筑行业,属于大把银子那种。

    这厮曾经跟庄严谈过他的理想,说自己的理想就是把天底下漂亮的妞儿都给睡了……

    艹!

    这个理想真特么……

    遥望着远处的星空,看着点点繁星,庄严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想家了。

    父母到底怎样了?

    头上的白发多了几根?

    那些狐朋狗友,现在都在干嘛?

    考上大学的同学,此时估计躺在大学宿舍的床上,呼呼大睡吧?

    第二天一大早,王大通悄悄来到七班的帐篷里,摇醒了庄严。

    此时整个大队还没有吹哨集合,周围一片静悄悄的。

    “去不去收陷阱?”

    收陷阱?

    庄严突然想起,昨晚估计全大队有无数人在附近的山林里布置了各种捕猎陷阱。

    “去!”

    他钻出简易帐篷,天色已经有点微亮,露水把帐篷顶上的伪装树枝打湿,许多水珠结在那些树叶上,远处的山还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薄雾中。

    王大通手里拿着一把砍刀,看起来神清气爽。

    庄严说:“你真能折腾,昨天一天山路都没把你累倒,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

    王大通说:“嘿,这算啥,小意思!走,瞧瞧咱今天能抓到什么东西。”

    两人离开营地,顺着小路走出一百多米,钻进片小灌木丛。

    王大通找到了那棵做了标记的树,开始找自己布置下的陷阱。

    陷阱分为好几类,有压猎式的,有套猎式的,也有诱捕式的,这要根据抓什么猎物来确定自己用什么样的陷阱。

    一般地面小猎物要用压猎式,用小棍子和一块一面较为平整的大石头来制作,小棍子三根,形成一个三角形,顶着大石头,大石平整的一面朝下,三个小棍子都是挖了小卡口相互支撑的,动一根就全垮掉,上面插了一点食物,或者用压缩饼干,或者用吃剩下的肉,又或者放野果。

    动物只要跑过来一拉食物,大石头就压下来,把猎物压在下面。活套也就是一个用绳子做成的活套,用解放鞋的鞋带也能做。

    套猎相对要求比较高些,需要捕猎人有着丰富的经验。

    这种套猎陷阱一般对付野鸡、水鸭和一些体积力量都比较小的动物,先找到小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它们经常走动的地方会留下细微的路线,但需要有着丰富的经验才能找到路径。

    活套就布置在路中间,高低和动物脑袋的高低差不多,大小能让动物撞进去,但却不能通过,等小动物发现自己撞进活套想退出来的时候,活套已经在它向前冲的时候拉紧,它越挣扎,只会让自己越快窒息而死。

    还有一种是诱捕式的。这种不多用,因为要利用竹筒,而且还要找一截口小肚大的竹筒,将它进土里,只留一个小口在地上,竹筒底部放进食物,小动物闻到香味就钻进去吃,吃饱了却出不来。这种方法由于要特定的器械,因此较少使用,一般用来抓捕狸猫之类的动物。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