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75章 轻松的第一天

第175章 轻松的第一天

 热门推荐:
    让庄严意想不到的是,第一天的野外行军顺利得让人意外。

    第一天的科目很简单,也许担心学员的经验不足,每次遇到复杂的地形,一旦学员判断有误,罗小明就会在一旁猛地咳嗽几声,然后骂骂咧咧的一顿数落。

    其实在数落的话里,又暗示了正确的答案。

    在徐兴国之后,每个人都轮流上来扮演了一次班长的角色。

    相比起之前徐兴国在定点作业的时候有些生疏的状况,之后几乎每个人都很顺利完成了识图用途作业。

    加上第一次参加野外生存的新鲜感,所有人都处于一种兴奋地状态下,倒还真不觉得了累。

    这下子,情况有些轻松愉悦了。

    三区队这些学员,真的就像外出春游的小学生一样,一路上嘻嘻哈哈的,越走越觉得脚下生风。

    虽然一天四十公里的路并不好走,尤其是山路。

    体力消耗,成了所有人最大的问题。

    但是对于教导大队早已经接受了高强度体能训练的学员来说,似乎走路并不成为太大的负担。

    除了体力消耗之外,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食物。

    但是,这也好像不成问题。

    按照庄严和所有同班学员讨论得出的规划,每人有两盒,也就是一共八块压缩饼干,加上有一斤的米,所以就算头四天每天白天吃两块压缩饼干,晚上到了宿营地可以找野菜或者捕猎之类,那么熬过去应该问题不大。

    至于水的问题,南方的山里不缺水,尤其是今年的六七月,雨水特别的多。第一天行军,天气是晴朗的,可山里偶尔可以看到岩石和崖壁上涓涓渗出的山水。

    补充水源,也就轻松能对付过去。

    到了晚上六点多,三区队七班成了三中队第一个到达指定宿营地的班。

    庄严拧开自己的水壶,检查自己剩下的水还有多少。

    虽然第一次参加野外生存训练,可他上过理论课,在今天的四十公里行军中严格恪守着“少量多次”的原则,感觉上并没有喝掉多少水。

    在路上,他还补充过一次水源。

    所以,此时的水壶里,还有将近三分之二的水。

    这样一来,庄严总算松了口气。

    “严肃。”庄严检查完自己的水,又问旁边的严肃:“你还剩多少水?”

    “我将近是满的……”严肃举了举自己的水壶,笑嘻嘻地回答。

    “我这里也有一大半。”

    “看来,什么鬼野外生存也不过如此嘛!”

    “就是,现在到了宿营地,大家待会儿分工合作,去找水的找水,找食物的找食物,架设帐篷的架设帐篷,挖灶煮饭的挖灶煮饭,咱们今晚早点休息!”徐兴国就像个真正的班长一样,开始指导起分工来。

    大队的宿营点选择在一条河流对面一大片相对平坦的山坡上,进驻宿营点,老七罗小明往旁边一坐,大声说:“待会儿,你们自己合作处理好所有的问题,我就不插手了。”

    “得咧!”刘瑞勇笑道:“班长你放一百个心,出发前,我还吓得半死,以为有多难呢!原来那么轻松!”

    “就是啊!害我担心得够呛。”

    罗小明冷笑着,看着这一个个得瑟无比的学员,自己走到一边放好装备,然后拿着工兵锹挖了个洞,找了两块石头,麻利地做了个小灶。

    “对了!”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指着七班的学员们说道:“你们挖灶是有要求的,要挖避光散烟灶,懂吗?”

    庄严瞥了一眼罗小明,看到对方拿出个火机,找来干柴,直接把火点上。

    “班长,可以用打火机吗?”他想起自己也有火机,点烟用的。

    罗小明说:“可以啊,你用我不反对,不过我可以在你的考核成绩单里打零分。”

    “我艹!”庄严将火机重新塞回兜里,走到严肃和其他学员身边,说:“老七说了,不准用打火机。”

    “不用火机?”严肃傻眼了。

    其实,火柴在野外生存里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物品,可是如果在火柴受潮,又或者没有火柴和打火机的情况下,虽然有很多种可以生火的办法,可是这些办法里可以说没一个是容易的。

    最简单的就是用一种叫做枪弹射击取火法的方式来获得火源。

    这种方式十分简单,士兵身上都有枪,按照真实的战场,肯定也有子弹。

    只要找一根开裂的树木,将弹头卡进去,然后用力踩压子弹的弹壳,在尽量不要损坏弹壳卡口的情况下将弹头弄松,之后取出弹头。

    弹壳里,都是一些黑色小颗粒状的发射药,只要将一团引火媒(通常是一些干燥的杂草、鸟窝的材料甚至最好能找到羽毛)混合这些发射药,然后重新装填到弹壳中,之后将子弹撞入枪膛,朝地上的的干草堆开一枪,立马就能点燃大火。

    不过,现在没有人的手中有实弹。

    除此之外,引火的办法实在太多太多,例如什么凸镜引火法,什么手电筒引火法,可都不适合现在使用。

    剩下的,只有最艰难,也是最原始的三种办法可以在现在使用。

    庄严忽然明白罗小明为什么看着自己这些学员这么开心,居然会冷笑。

    原来,折磨人的事还在后头呢!

    “兄弟们!大家说说,咱们先分分工怎么样?”庄严对所有人说:“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徐兴国说:“要不,我先说说看法?你们觉得可以,咱们就开干?”

    庄严说:“行,你说吧,咱们听着。”

    庄严指指庄严说:“现在,咱们要做的有这几件事——引火、搭帐篷、挖避光散烟灶,还有就是找水源和食物,其实水源就不用找了,那边就有一条河,好办,找食物嘛,在天还没完全黑之前,看看有什么野菜能吃的,都挖回来,还有,看到有竹子,就砍点竹子回来煮饭。”

    “这么说,咱们班十二个人,要分成四组,我觉得吧,搭帐篷最简单,两个人搞定,省点人手去办难办的事。”

    他一边说,一边朝左右人看了看。

    刘瑞勇说:“我同意,我看这样分配行不行——王杰、万粤龙、韩涛、曹峰、张锦豪,你们五个一组,负责找食物和水源;庄严和徐兴国还有张鹏飞一组,负责取火;我和严肃一组,负责搭帐篷;于灏、黎兆信负责挖散烟灶。”

    大家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

    庄严首先说:“成!就这么干!”

    “帐篷咱们今晚搭什么类型的帐篷?”严肃问。

    庄严看看宿营地周围,说:“那边那么多树,我看就不搭建简易帐篷了,搞个好点的一面坡型遮棚,咱们睡得舒服点的吧!不然浪费这么好地方了。”

    “行,没问题。”

    商量完毕,几组人立即分开,大家现将武器和装备都集中放在一个地方,交给负责搭建帐篷的小组负责看管,然后其余人拿着开山刀和工兵锹开始分头行动。

    野外生存由于条件限制,一般情况下只会搭建两种类型的帐篷,一种叫做简易帐篷。

    简易帐篷搭建十分简单,分为屋顶型简易帐篷和一面坡式简易帐篷,每个学员身上都有一块两米来长一米三米宽的塑料雨布,也有一卷大背包带和一卷小背包带,建议帐篷的材料只需要这两样外加两根简单的木棍即可。

    甚至,在没有木棍的情况下,使用单兵工兵锹,也能当支撑的木棍用。

    大致的方法就是将两根大约一米三左右的木棍,将一端削尖后钉入地面作为固定桩,然后用两根小背包带打个结绳结后链接在一起,绑在两根固定桩上,再用两根小的固定桩钉入地下。

    之后找一根和食指差不多粗的小树枝,然后截成大约15-20的小短棍,用刀从中间轻轻劈开一点点,但不能完全破开,这样,破口处就和夹子一样有力,可以将两块雨布以人字形固定在小背包带上。

    这样,一个屋顶型帐篷就算完工了,能睡两个人。

    如果需要,一个班可以用这种方法将很多根背包带都链接起来,然后让整个班的士兵都躺进去。

    其他的一面坡帐篷大致的方法也差不多,只是适用的地形和屋顶型帐篷有些许不一样。

    而临时遮棚的搭建则稍微麻烦一些,可是比简易的屋顶型和一面坡型帐篷在抗风性和防雨等等方面都好不少,但是必须要在树林边宿营,能找到足够的树枝才可以搭建,适应性就没那么好。

    搭建好帐篷其实还不算完工,必须在帐篷周围将杂草清楚赶紧,看清楚有没有蚂蚁窝、土蜂巢等等,尽量检查清楚有无蛇洞,将草除干净后,围着帐篷挖一圈0厘米宽0厘米深的防水沟,避免在下雨的时候积水渗入帐篷。

    做完这一切,其实还没完……

    烧火煮饭剩下的草木灰必须保留,用来均匀撒在帐篷周围。草木灰碱性强,蛇、蚂蚁之类的东西都不喜欢,所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防虫、蛇和蚂蚁。

    其实,所有的分工里,取火和寻找食物的难度是最大的。

    水源和搭建帐篷、挖避光散烟灶,那都是体力活,太容易搞定。

    而生活,在没有火柴的情况下,绝对是一项令人崩溃的工作。

    庄严很快就体会到什么是书本理论和实际操作上的天渊之别……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