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70章 慢慢吃,别急

第170章 慢慢吃,别急

 热门推荐:
    只有一个病号的房间里,老迷糊捧着热腾腾的饭菜,大口大口地扒拉着。

    他夹起一大块红烧鱼肉塞进嘴里,连声道:“好吃!真好吃!你们女兵的伙食怎么那么好!”

    女兵杨梅站在病床前,甜甜地笑着,仿佛这肉菜都是自己吃的那么香甜。

    “你慢点儿,别噎着,吃完了还有。”

    说完了,还将一个装满热汤的饭盒递过去。

    “喝点汤。”

    将饭盆放在床头柜上,老迷糊笑嘻嘻地接过汤盒,闻了一口说:“真香!是什么汤?”

    “香菇炖鸭架子,今晚我们医院杀了不少鸭子。”杨梅说。

    老迷糊张建吧唧了下嘴,说:“你们医院那么好伙食,比我们教导大队的伙食都要好,真不公平!我们训练那么辛苦,你们每天就是闲闲逛逛走走,这么吃,都要吃成胖墩。”

    杨梅一抿嘴,娇嗔道:“你再胡说,我马上给你收回去,让你自己待会儿去吃病号饭!”

    “别别别,我就是胡说一下,没别的意思。”老迷糊护着汤盒,生怕杨梅抢了去,忽然又说:“刚才啊,我差点让你吓了我一跳,我说杨梅,你不是在通讯营好好的吗?怎么道师医院来了?”

    “我来这里学习的。”杨梅说:“我们营的女兵卫生员今年要退伍了,营长说,让我明年当卫生员,之前我去了卫训队,现在来这里算是实习下。”

    “噢!”老迷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突然又问:“对了,你们营不是有个卫生员了吗?我上回去你们营都看到了,是个男的……”

    杨梅说:“女兵有自己的卫生员。”

    老迷糊说:“凭什么呀!一个卫生员还不够……”

    杨梅脸色一红,嗔道:“有些病,男卫生员不合适……”

    老迷糊不解道:“什么不合适啊?!有啥不合适?”

    杨梅的脸更红了,手抓住军服的衣角,不住地搓。

    窗外,庄严张大嘴巴,猫腰像贼一样蹲在窗下,心里暗骂这个老迷糊还真是个老迷糊,这种事居然还追问。

    最令庄严惊讶的是,老迷糊是怎么认识这个叫做杨梅的女兵?

    我的天!

    看他们熟络的样子,可不是认识一两天了!

    有情况!

    庄严左右看看,周围没人。

    这里是住院部的军人专属区,没有老百姓,所以特别安静。

    加上医院现在是开饭的时间,医生护士暂时不会过来,倒也不担心被别人当贼看。

    看过周围,确定没人后,庄严再一次偷偷从窗户的一角伸出脑袋,朝里头望去。

    “你这次的伤还好不重。”杨梅说:“医生说了,就是骨头裂了点,打几天石膏,然后静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老迷糊紧张地问杨梅:“会不会耽误我训练?”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你的训练?”杨梅不悦道:“你还是先顾着自己的伤吧!”

    “那不成!”老迷糊立刻激动起来,“如果休息太久,我担心会被退训。”

    “退训就退训啊!”杨梅不解道:“总比瘸了好。”

    老迷糊颓然地坐在床上,闷声闷气道:“那我还不如瘸了算了。”

    杨梅睁着一双大眼睛,巴眨地看着面前这个相识已久的男兵。

    他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又略带了一点点陌生。

    “张建,你告诉我,这次是怎么受的伤?”

    老迷糊张建垂着头,半天没吭声。

    “说呀!你什么时候变哑巴了?”杨梅不高兴道:“你再不说,我走!”

    “行了行了,我说还不行?”老迷糊听说杨梅要走,立即抬起头,一脸丧气道:“我绑了一个礼拜的沙袋,然后解开了跑障碍,由于觉得太轻飘飘了,所以在高低跳台那里想一步落地……结果没成……”

    杨梅愣了片刻。

    忽然,她说:“就为了这个?”

    老迷糊点点头:“就为了这个……”

    杨梅眉头微蹙,说:“你怎么这么拼啊?”

    老迷糊说:“十月份的时候也许要有一次集团军比武,我想在那次比武的时候参加四百米障碍的比赛,不过高手很多,我不加把劲不行,只能拼了。”

    杨梅问:“四百米障碍?”

    “嗯。”老迷糊说:“只要我能跑到一分三十二秒以内,我就可以拿到一面训练尖子的奖牌,有了那个奖牌,我就是全师的训练尖子,有资格参加集团军的对抗比武,还能有机会立功。”

    杨梅说:“立功?立功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那枚军功章,就真的值得你用命去拼?张建,你知道吗?如果这次你摔得严重点,可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侦察连前几天送来个兵,练后倒把自己的后脑勺倒成了颅内出血,抢救回来人也成了植物人……”

    说着说着,杨梅的眼角红了。

    老迷糊根本没注意到杨梅表情上的变化,依旧自顾自说道:“我说值得就值得,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武艺不练精不算合格兵,我可是教导大队的预提班长,教导大队是什么地方,人人都是精英,如果我不努力不拼命,我根本在那里待不下去……”

    他忽然中断了话头,看了一眼杨梅,又道:“其实我跟你说个啥?你们女兵就是怕苦怕累,跟你们说了也不懂。”

    “张建!你讨厌!”女兵杨梅真的恼了,一把将桌上的饭盆和汤盒收起来,拿在手里,一转身也不管老迷糊张建在身后喊着她,径直出了门。

    躲在窗外的庄严赶紧闪身道旁边的一丛九里香后面,猫腰躲着,等杨梅走后,这才重新回到病房前。

    “没看出来啊,真的没看出来啊……有人饿死没粮,有人肉多减肥……不公平!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庄严摇头晃脑自言自语,慢吞吞挪进了病房。

    “庄严?”老迷糊一眼就看到门口的庄严,大声喊道:“你来看我来了?”

    庄严没说话,走到老迷糊的面前,将挎包一脱,重重放在床头柜上。

    “你的日常用品。”

    “你咋了?让人给煮了?脸都红成这样?”老迷糊觉得庄严神色不对,忍不住问。

    庄严一屁股坐在张建的床边,忽然,他捏着嗓子学着杨梅的声调,怪声怪气地说道:“你慢点儿,别噎着,吃完还有——”

    最后一个字,尾音拖得长长的。

    老迷糊一听,顿时大惊失色,然后脸色霍地红了,像只被煮透的波士顿龙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