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64章 拜师(求月票)

第164章 拜师(求月票)

 热门推荐:
    这天晚上,庄严也加入了自我加训的队伍。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环境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庄严算是明白了,自己身处在教导大队,就如同激流中的一滴水珠,就算你惰性再大,也被大家裹挟着飞奔前进。

    到此,他隐约明白了父亲庄振国的心思,他要的就是今天这种局面。

    这套沙背心穿上之后,庄严睡觉都没脱下来,洗完澡直接又穿在身上躺下。

    那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站在集团军尖子大比武的颁奖台上,军首长正朝自己的脖子上挂比赛奖牌,他乐得哈哈大笑。

    一笑,就醒了。

    睁开眼,排房里还是黑暗一片。

    庄严从床上坐起来,瞄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

    时间是早上的五点。

    还有半个小时才吹起床号。

    他轻手轻脚爬起来,脱下沙背心和绑腿之类,又穿上作训服,然后轻手轻脚地溜出了排房。

    站岗的是一区队,那个哨兵看了一眼庄严,也没说话。

    似乎他也知道庄严的目的,看来教导大队最近疯狂给自己加码的人不在少数。

    时间只有二十五分钟,庄严琢磨着自己应该去搞什么训练。

    想了想,还是去炊事班后头,去冲一趟山头比较好。

    冲山头时间比较短,上坡也更能锻炼腿部力量。

    庄严知道自己的弱点就在于五公里越野和四百米障碍,需要加强的也是这两方面。

    从炊事班后面的小路开始出发,庄严开始朝着飞云山进发。

    刚跑出几十米,经过一大丛一人多高的茅草丛边,忽然听见右侧传来“嘿嘿嘿”的声音,依稀伴随着击打某种东西的“嘭嘭”声。

    是谁?

    庄严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侧耳听了一会儿。

    他对这声音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可以肯定,这也是提早起床给自己加训的人,不过令庄严奇怪的是,这人到底在练什么?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茅草从里有一个裂缝,说明这里有人经常走动,才会将茅草推到两边。

    轻手轻脚沿着这条隐蔽的路往里走,走了十多米,眼前豁然开朗,是一片空地,空地的中央是一颗歪脖子树,树上吊着一个两百斤的沙袋,一个兵手上绑着沙袋,正在握拳猛击。

    庄严一下子认出了此人。

    杨松林!

    就是那个第一次打柴时候在飞云山顶遇到的杨松林,那个据说加里是武术世家的二区队学员,会硬功的那位爷们。

    “杨松林!”

    庄严叫了一声。

    杨松林闻声停下,转头看到庄严。

    “怎么是你?”

    “不是我,你想是谁?”庄严抬头看看天,夏天的早晨亮得快,周围已经能看清景物了。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狐仙小妖精?”庄严开了一句玩笑,然后看了看那个沙袋,说:“你在这里练什么?练武功?”

    杨松林笑了笑,走到一旁,拿起地上的军用水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水,说:“嗯,入伍之后都很少练了,怕丢荒了,所以提早点起床来这里练练。”

    庄严说:“你可很会找地方,居然找到这么个世外桃源啊?”

    杨松林说:“砍柴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觉得还行。”

    他看了一眼庄严,指了指沙袋,说:“你试试?”

    庄严顿时跃跃欲试,年轻人对武术这个字都感兴趣,从小看武侠小说和电视剧,总羡慕那里面能够以一当百的大侠。

    他走上前,朝着沙袋嘭嘭就挥了两拳。

    野战部队士兵一般都受过基本的拳法训练,例如马步冲拳和军体拳,有时候还学前扑后倒和一些简单的摸哨用的捕俘动作。

    所以庄严的拳打得还算标准,力道也够。

    只是,拳头刚砸在沙袋上,庄严疼得呲牙咧嘴。

    “我艹!”

    他隐约感到拳头上传来一阵剧痛。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怎么会那么硬?”

    杨松林说:“是沙子,粗沙子,没办法,这里就这条件,你是初学者,本来不应该打这种沙袋,一般初学者是要从木糠袋打起,等拳头适应了再打半沙子半木糠的,之后再打这种纯沙子的。”

    庄严揉着拳头问:“那么最后打什么?”

    “最后?”杨松林笑道:“等纯沙子都打得不过瘾了,你可以试试那样——”

    他指着那颗巨大的挖脖子树。

    庄严这才注意到,树身上似乎有东西。

    他绕过去,仔细看了看。

    上面是一叠厚厚的最便宜的那种黄色的草纸,大约有一厘米厚,不过上面已经稀烂,似乎是被人打成这样的。

    “凡事都要有个过程。”杨松林说:“打草纸之后,就可以直接击打木桩,等木桩都满足不了你,那么你可以直接砍转头玩了。”

    庄严眼珠子顿时圆了,说:“我艹!你的硬功,就是这么练的?”

    杨松林得意道:“是啊,我从几岁开始就练了,我们家祖上就是走镖吃饭的,而且村里习武成风,我爷爷辈在老家那一带是有名的武师,有家传的武功。”

    庄严目光落在杨松林的拳头上。

    那两只拳头上,厚厚的一层茧子,就像一层铠甲。

    杨松林似乎也注意到庄严在看自己的拳头,很干脆地将拳头递到庄严的面前说:“其实就是硬气功,这是最基本的,侦察连那帮孙子练的其实这是这种套路,上次在障碍场打架,我一人撂倒他们仨。”

    “我艹!”庄严顿时崇拜非常,像个小迷弟一样说:“老杨兄弟,能不能教教我?我是很有兴趣学这个啊!”

    其实,庄严的兴趣不光是因为从小对武侠小说里的人物的崇拜,更重要的是上次他把侦察连的李勇给痛揍了好几脚,占了不少的便宜。

    李勇那句“我记住你了”的话,让庄严一直觉得这家伙会找自己报仇。

    尤其是,庄严还从老兵那里听说,侦察连那帮兵最喜欢干的就是秋后算账的破事。

    说侦察连他们外出如果被警卫连的纠察查到了,他们的班长不光护短,还让侦察连的兵记住查自己的纠察是谁,然后等找到机会就会痛揍对方报复。

    这种传说不知是真是假,可是庄严听了却心中发毛。

    利用只是个列兵,说白了暂时性还搞不定自己。

    可加上人家班长就不好说了。

    这事,的防着点!

    基于这种目的,庄严此刻看到杨松林这个大腿,当然要抱抱,哪怕从杨松林手里学会一点点皮毛,将来对付那些什么侦察连的还不是跟玩似的?

    杨松林没说话。

    庄严立马又上烟。

    “老杨,好老杨,我可是真心拜师呢!咱们可是一个锅里勺饭吃的兄弟,上回我给侦察连那小子揍惨了,他说记着我了,你说我不懂武功,万一将来冤家路窄,见到那小子,那小子又学艺有成……”

    说到这里,庄严脑海里浮现出当初新兵开训动员大会上表演的那些特务连老兵,一个个拿脑瓜子开砖开瓶都不当回事,万一李勇也牛逼成这样,自己岂不是找死了?

    杨松林推开庄严的烟,说:“我不抽烟,你忘了?”

    庄严尴尬地收回烟盒,又问:“咋样?收不收我这个徒弟?”

    杨松林道:“收徒咱们就别提了,战友之间,你要真学,我也教,就怕你吃不了那个苦。”

    庄严一脸不以为然:“这哪的话啊?能进教导队的哪个怕吃苦?来这里的都是疯子对吧?”

    杨松林想想也有道理,他对庄严印象不差,至少面前这个家伙不招人讨厌。

    “行!你明天过来,早点来,四点五十到这里等我,我慢慢教你,包括怎么运气运功,这都是学问。”

    “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