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62章 老实人的怒火如雷霆(求月票)

第162章 老实人的怒火如雷霆(求月票)

 热门推荐:
    当王大通还在一团懵逼的时候,老迷糊的两只拳头已经将怒火捏在掌心里,一拳拳朝大嘴的脸上揍去。

    在短短的三秒钟时间里,所有在场的学员终于反应过来。

    大家冲上去,将老迷糊和王大嘴俩人分开。

    “老迷糊你这是干啥呢?”

    庄严抱着老迷糊张建的腰,生生将他托离现场。

    老迷糊双眼里红通通的,就像吞了枪药一样,人被庄严拖开,两只脚还在拼命朝王大嘴方向乱蹬,嘴里兀自骂着:“我让你这张臭大嘴乱特么说!我让你乱说!”

    “我艹!我乱说什么了!我乱说什么了!?放开我!我特么要揍这王八蛋!别拦着我!”王大通也一肚子怨火,他根本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就是唱了首《纤夫的爱》吗?

    至于吗?

    “你们都在干什么!”

    罗小明的怒吼终于让双方冷静下来。

    “都给我站好喽!”

    大雨中,罗小明穿着一件雨衣,帽子上滴滴答答滑落着水珠。

    他围着现场走了两圈,看看王大通,又看看老迷糊。

    “怎么回事!?你们俩个是不是精力过剩!”

    王大通和老迷糊都知道这事要糟了,于是都低着头,没说话。

    “好哇!看来是最近专业训练太多,体能训练太少了,你们都没地方发泄多余精力了是吧?”罗小明走到老迷糊面前,大声问:“张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老迷糊还没回答,王大嘴倒是抢先说了。

    “报告班长!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他无缘无故就冲过来打我!我觉得,老迷糊这人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检查检查!”

    “我没问你!”罗小明回头朝王大嘴吼了一嗓子。

    王大嘴识趣地低下头去。

    “你说!”罗小明盯着老迷糊,他知道这人其实平时挺老实的,他很想从老迷糊的嘴里知道事情的原委。

    老迷糊勾着头,想了片刻,瓮声瓮气道:“王大嘴调戏女兵。”

    “我——”王大嘴一听,毛都炸了,“我特么哪调戏女兵了?我不就是唱了两句歌词嘛!我特么挖你们家祖坟了!?”

    一边说,一边摸了摸嘴角。

    刚才老迷糊的一拳揍在上面,牙齿磕破了口腔里的皮,现在出血了。

    罗小明回头看着王大嘴,问:“你有没有调戏女兵?”

    王大嘴冤屈地大喊,说:“班长,我王大嘴也就是唱了两句歌词,妹妹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这都算调戏女兵?”

    “你特么就是调戏女兵!”老迷糊一口咬定,“你没问过人家愿不愿意,凭什么让人家坐船头,你特么岸上走什么啊你!?”

    “我——”王大嘴这辈子估计被气得最厉害就是这次,要不是年轻,估计这会儿都心脏病发送医院去急救了。

    “我艹——”

    憋了半天,他还真找不出什么话回骂老迷糊,只能来了一句国骂。

    “我就特么真调戏了又咋地!”

    王大嘴实在受不了老迷糊这种一本正经一口咬死的口吻。

    他开始破罐子破摔了。

    “特么咱们是一个区队的战友,那女兵是你什么人!?你妹妹啊!?还是你姐姐!?”

    老迷糊听了这话,顿时又炸毛的狮子一样猛地蹿上前,朝王大嘴扑了过去。

    王大嘴冷不丁被这么一吓唬,下意识退后了一步。

    他没想到,罗小明在场,老迷糊都敢动手。

    好在周围的人此刻早有戒备,老迷糊刚冲出去,就被庄严和严肃拦腰又抱住了。

    “王八蛋,有种你再说一次!”老迷糊太阳穴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脸部肌肉拧在一块,看起来面目狰狞十分可怕。

    “够了!你们俩当这里是啥?搏击场?要不要我给你们画个圈,让你们两个干掉对方其中一个才行?”罗小明往俩人中间一站,脱下迷彩帽在王大通的脑袋上狠狠一拍,又狠狠朝老迷糊的脑袋上一拍。

    “你们俩个,既然那么好的精力,那行,我就帮你们消耗消耗!”

    罗小明的话还没完,忽然营房的二楼窗户里传出中队长周湖平的声音。

    “罗小明,大中午的你们区队在鬼叫什么!?”

    罗小明等了王大通和老迷糊俩人一眼,回头朝中队长大喊:“有两个兵打架,我出来看看。”

    “打架?”周湖平听了,立即大喊:“等等,我来看看谁打架了?在教导队打架?”

    说完,消失在窗户里。

    庄严低声说道:“完了,你们俩可完了,惊动中队长了。”

    老迷糊的火似乎被雨水浇灭了,看起来又变成了那块石头一样的安静。

    倒是王大通立即变成哭丧脸。

    “我怨呐!是他先动手的!”

    中队长周湖平很快穿着雨衣下了楼,穿过篮球场来到路边。

    “精神头很足嘛!”他说。

    背着手走到罗小明面前问:“哪两个兵打架?”

    罗小明只好指指老迷糊,又指指王大通。

    “王大通,张建。”周湖平认出俩人,说:“好啊,这么喜欢打架是不是?”

    他一手拉住王大通和张建的手,一边牵一个,就像幼儿园老师牵着两个做错事的孩子,一直把俩人牵到了篮球场中央。

    所有人愣在原地,不知道中队长周湖平要怎样处置王大通和张建。

    这和侦察连打架不同,这可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周湖平站在雨中,脸上又露出那种令人寒颤的笑容。

    “行,都说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歌里面都这么唱,你们倒好,兄弟互殴,这么喜欢大家是吧。”

    他忽然下了个命令:“面对面,距离0厘米,立正!”

    王大嘴和老迷糊俩人愣了一秒,旋即按照命令做了。

    这种感觉有些怪……

    俩人的鼻子都快碰到一起去了,嘴巴都靠在一起,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眼睛里都是对方。

    周湖平说:“左手握左手,右手握右手,站好。”

    王大嘴和老迷糊一下子居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该怎么握。

    周湖平亲自动手,把俩人的左右手互握。

    “握好了,别松开,松开我可不客气了。就这样,挺好的,你们不是想打架吗?我偏不让你们打,你们就给我这么站着,得到我的同意了再松开,好好站,别动,也别松手。”

    俩人只好百般无奈地握着手,面对面……

    站在一旁的三区队学员都看傻了。

    这周湖平……

    要干嘛?

    可是,现在王大嘴和老迷糊看起来太滑稽了。

    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相互握手,四目相交,就差含情脉脉了……

    “噗——”

    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了笑出声。

    结果,所有的学员都捂起了嘴,有人甚至受不了直接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

    那天下午出操,全大队都注意到了三中队篮球场上的这对“小情侣”……

    每个经过他们身边的人,都笑出了眼泪。

    王大嘴和老迷糊,整整一个下午,都在篮球场上像展览馆里的雕塑,供来来往往的人参观和景仰。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