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54章 穷追不舍(求月票!)

第154章 穷追不舍(求月票!)

 热门推荐:
    教导大队三中队,夜晚。

    山区的夜里除了嗖嗖风声就是一些虫鸣,夹杂着一些茅草摇动时候发出的沙沙声。

    三区队七班十一个人分成了三拨,在三个方向布下了一个口袋。

    庄严和罗小明还有另外两名学员在晒衣场前约二十米处的墙报栏后方靠近教导大队围墙边,那里全一些半人高草,大家穿着迷彩服,像猎食的豹子一样伏在草丛里,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痕迹。

    教导队背面是山,前面是空阔的训练场,左边是池塘,右边是一条通往271团炮营的路,如果沿山而行,右边这条路是最隐蔽的,那里是游动哨巡逻的重点。

    已经一点多了,第一班岗即将换岗。

    游动哨背着枪回了排房,老半天没见人出来。

    庄严轻轻伸了个拦腰,低声道“班长,都一个星期了,侦察连那帮孙子估计是不敢来了。”

    罗小明没有动,仿佛没听见庄严说话。

    忽然,用手碰了碰旁边的庄严,压低了声音说“注意右边后山,搞不好来了。”

    庄严立即紧张起来,手心有点湿润的感觉。

    另外一个组在饭堂后面,只要侦察连的兵从右边一中队那里过来,那么,他们会先发现。

    按照事先的布置,其他组都要看罗小明这组的口令,只要罗小明动手,其他组就上来帮忙。

    两条黑影从饭堂后面窜来出来,脚步很轻,一个人在饭堂一侧蹲下,在黑影里隐蔽,另外一个跑到晒衣场边上。

    晒衣场在二楼,也就是一楼洗澡间和厕所的楼顶,和二楼二区队的排房贴在一起。

    黑影在晒衣场下面的拐角处停留了一下,彷佛在倾听什么。

    忽然,他像条蜥蜴一样,踩着晒衣场边上的排污管,噌噌噌爬了上去,一会儿功夫,黑影居然从五米高的晒衣场上飞跃而下,一声沉闷的声响后,稳稳落在晒衣场后面饭堂前面的草皮上。

    黑影打了个滚,蹲着站稳了,朝饭堂一侧观察的另外一个人做了个手势——成功!

    “上!”

    罗小明一声令下,庄严箭一样率先冲了过去,饭堂后面的那一个组早也按捺不住,也跟着从隐蔽位置上扑出来。

    饭堂的那一组先和警戒位置的侦察兵首先短兵相接。

    当然,侦察连出来的兵不是吃素的,躲开其中一个学员的正蹬,上前弓步,手从肋下穿过去,来了一个背摔。

    另外一个学员一拳过来,没想,被侦察兵侧身一闪,顺势抓住手一拉,一拳蒙在了后腰间,接着“嗷”了一声软在地上。

    偷衣服的那个侦察兵已经赶到,和负责警戒的那个侦察兵汇合起来,三个学员很快就倒了两个,幸好罗小明这一组四个人已经赶到。

    “先扑倒一个!逮起来!”罗小明大吼道。

    他知道,必须把集中力量将其中一个弄倒,逐个击破,一上来就一个摸哨的捕俘动作,趁其不备,从后面用手抱住侦察兵的两条腿,肩膀顶在他屁股中间,成前弓步,手下使劲,往上一抬,那侦察兵就两脚离地,啪一下扑在地上。

    另一个组也赶到,见这个侦察兵倒地,立马全扑上来,抓手的抓手,抓脚的抓脚,一下就制服了他。

    另外一个侦察兵一脚踹在庄严的腰间,把他踢出一米多远,在地上翻了个跟斗。

    庄严疼得呲牙咧嘴,骂道“我操!来真的了!”

    罗小明趁那侦察兵踢庄严的一脚刚落地,上去就从正面一抱他的腰,往左一甩,伸脚绊他。

    一下居然没绊倒,那兵很灵活地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地一滚撒腿就跑。

    “跑你妈比!”

    被踹了一脚庄严从地上爬起来,猛地蹿了出去,朝那个逃跑的侦察兵追去。

    他心里早已发了狠,就像被点燃的火药桶似的。

    自己被这家伙在腰里狠狠踹了那么一脚,成了滚地葫芦,不说丢脸不丢脸,肚子里早就一团邪火了。

    好歹也是个预提班长,哪能就这么白白吃了哑巴亏?!

    那名逃跑的侦察兵灵活得像只狐狸,一眨眼的功夫,已经直接从饭堂旁的围墙处翻墙而出,越了出去。

    庄严也毫不犹豫,跟着翻墙跳了过去。

    “庄严!回来!”

    罗小明在后面大喊,可是庄严已经追红眼了。

    庄严的性格就是这样,一旦那种要命的倔脾气冲上脑瓜子,管他天皇老子来了都不客气!

    罗小明看见庄严的身影消失在围墙之外,马上明白自己根本叫不住庄严这头犟牛了。

    “留下三个人,捆住他,其他人跟我来!”他只能招呼其他人手,跟着自己一起去追击。

    “这小子!”他在心里暗骂,他真的是疯了!这种深夜时分往山里追,玩命啊?!

    饭堂西面的围墙外是一口大约两亩地大的鱼塘,鱼塘边有大约两米宽的灌木丛。

    庄严落地后忽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翻墙的速度远远超乎想象。

    这就是训练的成果。

    400米障碍里其中一道主要的障碍物就是两米的高墙,教导队的围墙也大约只有这个高度,越过去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明亮的月光下,前面的黑影亡命地朝飞云山方向逃窜。

    进入丛林,是他最好的选择。

    但这个侦察兵似乎也忘了,自己的对手不是一般的连队士兵,而是全师范围内挑选出来的预提班长。

    一般的兵也许追不上他,可是预提班长……

    那可就不一定了。

    庄严不断朝前狂冲,死死咬住那个黑影,灌木丛的树枝和一人高的茅草抽得他一脸的血痕,他不在乎。

    反正就是要逮着前面那厮。

    这一刻,庄严心里想的根本不是什么教导大队荣誉之类的高大上东西,他仅仅觉得——你他娘的踹了我一脚,想跑?问我过同意没有!?

    一直冲出足足两百多米,很快就转入了飞云山的山脚。

    这里,已经是丛林密布,庄严一下子觉得自己不得不低下头来才能前进,否则前面杂乱无章出现的树枝会戳瞎自己的眼睛。

    他甚至已经来不及去盯着前面的那个侦察兵,看他到底往哪跑。

    可是,这样却有了另一个好处。

    前面的侦察也遇到了和庄严同样的问题。

    他不得不手脚并用,推开那些灌木和横在自己头顶和脚下的树枝才能继续前进。

    清脆的枝桠断裂的声音和迷彩鞋踩在地上发出的沙沙声为庄严指出了正确的追击方向。

    侦察兵在树丛里朝山顶方向跑了足足五六十米,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后面疯狗一样的庄严。

    突然,前面的声音骤然停止。

    庄严冲到侦察兵刚才最后出现的大致位置上。

    那里没有人。

    突然,庄严忽然听着身后一声轻响,心里暗叫一声糟糕。

    一双大手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了他的双腿。

    一个典型的由后捕俘动作。

    只要被抱住,庄严绝对会朝前失去重心,为了避免摔得鼻青脸肿,必然要做前扑动作保护自己。

    可是那样一来,后面的人就能控制自己,甚至将朝自己的脑袋上来一拳,趁自己晕头转向的时候脱离。

    偏偏庄严命不该绝。

    这里是丛林,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灌木和树枝。

    情急之下的庄严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双手一抓,捞住头顶的一更横着的树枝,死死抓住不肯松手。

    这样一俩,情形就变得有些尴尬了——侦察兵的由后捕俘安全失去了预想中的作用,他双手上加了力,庄严抓得更死了。

    现在,庄严就像吊在树上的一个沙袋,侦察兵也无可奈何。

    “艹!”

    对方低声骂了一句,转身想跑。

    毕竟后面还有罗小明带着几个学员,朝这边一边叫着一边找过来了。

    “在这!这狗日的在这!”

    庄严扯开嗓子就一顿吼。

    侦察兵终于放弃,立即撒手继续逃走。

    庄严松开枝桠,继续追。

    他忽然发现,平常罗小明和周湖平有事没事就让他们冲山头,这时候完全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崎岖的山路和杂乱的树丛根本挡不住庄严,就连那个侦察兵现在也发现,身后咬住自己的这个预提班长学员真的不好惹。

    侦察兵终于被庄严疯狗一样的穷追不舍惹毛了,跑,真的是无法摆脱教导队的这些擅长山地丛林作战的疯子。

    马勒戈壁!

    他暗骂一句,转回头,迎着庄严直接冲了上去。

    黑暗中,俩人猝不及防撞在了一起,顿时倒在了地上。

    从地上爬起来,两人索性噼噼啪啪地玩起了拳脚来。

    这都是军队中无声而致命的毫无花哨的招式。

    如果单论拳脚,庄严绝对不是侦察兵的对手。

    可是论体力,庄严绝对毫不逊色。

    全师就没哪个单位像教导队这样训练的,能熬过第一个月淘汰的都是佼佼者。

    加上后面罗小明带着人追来的声音越来越近,离这已经不远了。

    侦察兵心里已经有些慌了,大概是没想过会碰上这么个不要命的对手,他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将庄严踹倒在地,转身又开始逃跑。

    庄严那肯就这么罢休,虽然身上挨了几拳,可锻炼出来的浑身肌肉和抗击打能力绝对不是绣花枕头。

    他一咕噜爬起来,蹿了出去,朝前一扑,一个饿虎擒羊将侦察兵朝前扑倒。

    俩人顿时滚作一团,侦察兵一个剪刀腿,想剪住庄严的脖子将他控制住,没想到庄严也不是傻子,知道一旦被他剪住那还得了?

    情急之下,庄严不管不顾,张开大嘴一口朝侦察兵的大腿上咬了下去。

    “我草拟大爷!”

    侦察兵哀嚎一声,尖叫声响彻了幽静的飞云山脚。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