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46章 做戏做全套(三更求月票)

第146章 做戏做全套(三更求月票)

 热门推荐:
    虽然今天王大通抄近路的主意让大家陷入了惨不忍睹的状况中,可现在这种情况,回去横竖都得罚,还是死路一条。

    庄严的主意虽然没有任何人敢打包票说没事,可是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成!”王大通用力一拍庄严的肩膀:“我赞成你的说法!”

    他很快口风一转,说:“可是我觉得我的演技不行,我不懂撒谎,一撒谎就想笑,一笑就会露出破绽,那样大家都玩完。”

    庄严看看周围,没人说话。

    一个个都红着脸,低着头。

    这意味着,没人敢这么干。

    庄严也苦笑地拍了拍王大通的肩膀,说:“大嘴,我挺佩服你丫的!”

    “啥?”王大通一下子摸不到头脑,拿不准庄严说什么。

    庄严笑着一字一顿你说道:“你特么的已经无耻道一定的境界了,我是高山仰止了。”

    王大通一脸憨笑,咔咔几声道:“我这么老实的人,实在是撒不了谎……也演不像……”

    “行吧!”庄严忽然豪气万丈,说:“你们都怕做坏人,那就我来做好了,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兵……待会儿……”

    他将自己的计划,跟所有人嘀嘀咕咕说了个清楚。

    听完庄严的计划,所有人被着枪,开始装模作样冲下山。

    这条路其实就是庄严之前上飞云山砍柴后下山的那条路。

    所有人都知道,罗小明在山脚下,要看见自己这些人必须灯大家在那棵大松树转弯之后进入下山的石头路才能看见,在这之前,这里的树木遮挡住了视线。

    所以,12个学员如同排队冲上舞台的表演者,在大松树转弯进入山脚罗小明的视线开始,立即一个个卖力演出,让自己表现更像一个狼狈不堪但是又拼尽全力的士兵。

    到了半山腰,庄严知道罗小明肯定在教导队大门往山上看。

    时机已到!

    他低声喊道:“都特么看着我,我来了!”

    说罢,脚下故意一滑,人装作软塌塌地倒地,让后在斜坡上滚了几下。

    按照计划,王大通和严肃等人立即停步,冲过来抱住庄严,然后装模作样在掐人中、解战术背心,又是灌水又是扇风,虽然知道罗小明也没那么好的眼里能从山脚的三中队草坪上将每一个人的表情都看清楚,可还是七情上脸,表演到位,一个个都成了患难与共的好战友……

    “够了够了!差不多就行了。”被众人围在中央“抢救”的庄严不耐烦道:“老七估计也看得差不多了,接着演,把我架起来……”

    看了一眼王大通,又马上委以重任道:“大嘴,你他娘的嗓门大,待会你负责喊,一路喊说我中暑了,喊得紧张点,别特么露陷了!”

    “是是是!你放心!”王大通一边答应,一边和严肃将庄严一左一右架了起来,然后沿着山路朝下走。

    果然,庄严从眼缝中隐约看到远处的山脚下,一个小黑点从三中队的草坪上冲出教导队大门,然后沿着那条通往师部的水泥路朝着山脚一路狂奔而来。

    那肯定是罗小明。

    庄严心里颇有些得意。

    管他啥代理区队长,反正兵有问题,他肯定紧张。

    自己猜的一点错都没。

    bgo!

    他变得有些小得意,不过立即收敛住心神,继续装作有气无力完全虚脱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还有几十米到山脚,王大通显然也看到了山脚下候着的罗小明,于是扯开大嗓门开始哭丧一样嚎叫起来:“班长——”

    那声音,特么的比他爹出殡估计还凄厉。

    “庄严中暑啦!庄严中暑啦!”

    山脚下,罗小明闻言,果然先是一惊,然后急忙跑到了山路的尽头出口处。

    刚才他的确在三中队的草坪上依稀看到冲山头的队伍里有一个兵倒下了,还滚了几下。

    这让他不得不悬起了那颗心,如果有啥训练事故,这可就不好解释了。

    虽然每年像教导队这种训练单位还是有一定的伤亡比率,就如同侦察连每年都要摔出个把植物人一样。

    但是,真出事,不说要不要上军事法庭,但还是要挨处分的。

    等12人的小队到了山脚,刚踏上那条水泥公路,庄严索性把戏演到底,趁两个战友的手稍微松动点的时机,噗通一下滑到地上,就地来个懒驴打滚,躺在地上装晕。

    罗小明还真是被吓了一跳,赶紧冲过来,分开众人,俯下身子开始仔细检查庄严,几乎把脑袋凑到了他的脸上,然后又是摸脉搏又是看脸色……

    躺在地上的庄严心里暗自发笑,强忍着硬是没露出半分破绽。

    很快,罗小明忽然停了手,也不说话,就是双眼直勾勾盯着庄严,似乎在想什么事。

    好一会,他冒出了一句:“操,装死!”

    话说完就站起来,朝庄严屁股位置狠狠踢了一脚。

    “给我起来!”

    庄严差点又要笑场。

    靠!

    他怎么看出来的!

    想笑出来,但又忍着,都到这一步了,做戏做全套!

    于是还是躺着不动。

    罗小明又踢了一脚。

    庄严还是没动。

    最后,罗小明一跺脚,对其他人说:“收队!都给我回去,让他自己躺着。”

    回头又对庄严恶狠狠说道:“你就继续装吧!我看这太阳晒不死你!”

    说着,还真的收拢了部队,开始往回走。

    这一来,轮到庄严急了。

    他的心里暗暗叫苦,滚烫的水泥路躺着确实不好受,总不能就这么躺着吧?再躺上半小时,恐怕肉都烤熟了。

    何况,万一又来一辆切基诺,那怎么办?自己躲还是不躲?

    马勒戈壁!

    这罗小明真够狠的!

    正慌张着,王大通拦住了上过去拦住了罗小明。

    “班长,庄严真的晕了,如果扔在这里,会不会出事啊……”

    罗小明收住脚步,想了想,一摆手:“你去扶他回去!妈的,一脸红粉花飞血色通畅的样子,哪点像中暑……”

    王大通赶紧跑上来搀起庄严,庄严赶紧借坡下驴,歪在王大通肩膀上回了中队,装作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朝三中队走。

    刚进排房,开饭时间就到了。

    庄严只能继续装,于是躺在床上病恹恹地说自己没胃口,让王大通给他打饭。

    罗小明看着他的样子,这回还真的有点信了,走过来说:“你在这好好躺着休息,饭我会让人打给你。”

    说完,领着队伍去了饭堂。

    大家刚走,庄严那个不争气的肚子咕咕叫抗议起来,想起自己的衣物柜里还有红豆月饼和牛奶,饥火焚身的他再也忍不住食物的诱惑,翻身下床利索地泡了牛奶,拿起红豆月饼开始狼吞虎咽。

    正吃得开心,门口忽然人影一晃,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射进排房的光线。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