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40章 名誉后勤部长

第140章 名誉后勤部长

 热门推荐:
    其实则所谓的弹力圈设计是最最简单不过,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小东西,居然解决了大问题。

    只要将这个弹力圈从战术背心扣子上的两个长条形缝隙里穿过去,然后把战术背心的扣子扣好,再拉紧、黏紧魔术贴,随便怎么晃,战术背心都不会再松脱,即便扣子松脱了,还有弹力带扣着。

    最重要的一点是,弹力带是有弹力的,所以即便调整91式作战背心的侧面松紧带拉紧背心,也不至于让胸口又被束紧而呼吸不了的感觉。

    妙!

    庄严觉得劳动人民的智慧真的是应该高呼万岁的。

    “我早该想到这一点!”庄严苦笑道:“你说我们那么多小问题,那个不是老油的老婆解决的?”

    严肃仔细一想,庄严说得还真的没错。

    其实在教导大队,老油的老婆是一个传奇人物般的存在。

    一切学员日常用品上的所有小问题,在小店老板娘的手里都能神奇地解决。

    有人开玩笑说,老油的老婆,简直就是教导大队的名誉后勤部部长。

    虽然部队对于装备和服装有着严格的要求,规定不能擅自改动,可是作为强力训练单位的教导大队来说,为了达到日常训练的最佳状态,很多学员会将自己的一些服装和用具进行微小的改动。

    这几乎是1师教导大队一直延续的一个传统,就连大队长教导员等等各级军官,也都默认这种无伤大雅但是又绝对能提高舒适度和效率的改动。

    例如冬季作训服。部队配发的87式冬季作训服袖口都是用松紧绳拉紧的,可是对于南方部队的士兵来说,他们宁愿改成夏季作训服那样扣子扣紧的形式。

    还有就是军被。每一个士兵入伍,部队都会发放一个针线包,作用就是自己缝合一些破损的生活用品,还有最重要是夏季的时候可以拆开被子将被芯取出。

    但是年年拆,又年年缝,对于一群大老爷们来说,虽然也能学会,可毕竟不是最方便的。

    这种时候,教导队小店的老板娘就发挥了强大的改装技术。

    她可以把冬季作训服改成束口纽扣模式,也能将绿军被的被套封口改作拉链模式。

    每年来教导大队参加预提班长的学员有四百多名,老板娘每年都在这四百多个学员的身上挣了不少手工钱。

    装备的困难,每一个学员都可以自己想办法克服,但是训练上的落差,就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弥补。

    庄严现在面临很大的问题,虽然他已经脱离了投弹突击队,但是最要命的四百米障碍突击队仍旧榜上有名。

    挂在那上面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400米障碍是一线步兵最不喜欢的一个科目。在部队里,根据不同性质会有不同的障碍设置,一般的野战部队会有400米障碍,这是通用型;有渡海登陆性质的两栖作战部队,例如海军陆战队之类会有渡海登岛400米障碍,而在特种部队,会根据不同的情况设置猎人障碍、特种障碍等等。

    四百米障碍要求最短速度通过不同的障碍物,所以对人体的协调性、弹跳力还有耐力都有着极限的考验。

    往往士兵跑一趟400米障碍下来,会累得跟狗一样,比跑一趟五公里还难受。

    因此在部队,就有了“宁跑五公里,不跑四百米”的说法。

    庄严最近每天去400米障碍突击队报到,每天至少蛙跳台阶300级,每天都要比别人多跑两次400米障碍。

    他进入教导队的考核成绩是一分五十八秒,经过三周疯狂的强化训练,目前已经可以跑到一分五十二秒,但是距离教导队的标准一分四十五秒还有差距。

    当第一个月结束,所有学员都会面临第一次摸底考核。

    成绩如果不达标,很有可能会被退训。

    深夜十一点。

    罗小明放下手中的书,打了个哈欠。

    他拿起电筒,推开房门,外面就是大排房,一顶顶蚊帐下响着如雷的鼾声。

    房间里一股浓重的汗酸味,还有一股子臭味,那是鞋子发出来的。一阵磨牙声才落,忽然有兵在叫,帮我背背枪,帮我背背枪……

    他寻声过去,声音又止住了,排房归于寂静,原来有学员在说梦话。在自己的梦里还在跑五公里吧?

    他笑了。谁不这么过来的呢?自己当学员的时候不也这样吗?一天三次全副武装五公里,最后得十名还得重跑一趟;投弹不行,每天中午拿着手榴弹到对大门口外对着那段斜坡练挥臂扣腕,每年的学员都这么干,那段斜坡被砸出一个个大坑,见证了这些兵们的艰辛。

    他仔细检查每一个人的蚊帐是否掖好,这里是山区,晚上蚊子多,见缝就钻,见人就叮。

    手电的光线下,那一张张年轻还泛着些稚气的脸,那手上一道道新旧不一的伤疤,每一道伤疤都是士兵的勋章。

    庄严趴在桌子上打瞌睡,见罗小明从排房走出来,赶忙从值班桌后面站起来:“班长,这么晚还没睡?”

    罗小明看了看挂在大门上的电子钟,说:“今天你是第一班岗哨吧?怎么就打瞌睡了?好好站,出了问题看我怎么收拾你。”

    庄严偷偷伸了伸舌头。

    罗小明又道:“我知道你们很累,不过站岗还是要挺住,营区安全可不是开玩笑的。”

    临了又问:“你是八连过来的?”

    庄严说:“是的,班长,我是三营铁八连的。”

    “噢……”罗小明若有所思地想了下,问:“那你认识尹显聪了?”

    庄严赶忙道:“当然,我们连一班长,也是我的新兵班长……”

    他本想说自己下连队之后,尹显聪还是自己的班长,不过又忽然想起其实自己已经被下放炊事班,是以炊事班的名义进入教导队的,于是没再往下说。

    “班长,你认识我们一班长?”

    罗小明说:“认识,我们当年在教导队同一个班,算起来,他还是我老乡,都是湖南的,他洞口,我邵阳。”

    忽然又问:“对了,他考上军校没有?”

    庄严怔了一下。

    罗小明显然察觉了什么,追问:“怎么了?”

    庄严只好将尹显聪的遭遇一五一十说了。

    罗小名听完,说:“没想到,当年我们区队算是咱俩训练成绩最好,我知道他一直就想考军校,当年也想留在教导队,不过后来队里还是选了我留队……”

    话头在这里停了一下。

    好一阵,罗小明才叹了口气:“可是没想到……我们俩都没考上……”

    “班长,你没考上?”

    罗小明说:“嗯,我文化课没考过,差了十几分……”

    庄严本想安慰安慰罗小明,于是说:“班长?军校就那么好?我看当个军官也不过如此,工资不高还另说,就这条件,家属区跟牛棚似的,还说什么要改编快反部队呢……啧啧,”

    他扁了扁嘴,继续道:“我听说,营级干部才能随军,你看我们中队长孩子都一岁了,嫂子听说还在老家,这牛郎织女的,多麻烦。”

    “部队条件就这么艰苦,可是艰苦你怎么也来了?”罗小明冷冷地反诘。

    庄严红了红脸,支吾道,“我是来锻炼的,反正在家也没事干,就来看看,圆个梦,总算当了一回兵,一辈子当兵的机会不多嘛。”

    “屁!你就睁着眼睛吹吧!”罗小明往楼梯台阶上一坐,斜眼看着庄严说:“我看你就是家里管不住了,把你送这里给部队管教的吧?”

    庄严被罗小明说到了痛处,不过还是梗着性子说:“就算是,谁当兵没个目的?我这动机可单纯了,为国家贡献三年青春,你看这队里那么多兄弟,为了考军校谋出路的多了去了……”

    他越说越起劲,忽然想起罗小明也在考军校,止住话头,抬眼去瞄罗小明。

    罗小明转过去,盯着排房里看,好一阵才说:“就算是吧,你庄严的个人简介我也看过,城市兵,家庭条件还不错,你当然不会理解从农村里来参军的战友的想法。你试过每天早上要先割好猪草再去上学、放学又要替家里干农活的生活?你试过假期去打零工就为了下学期学费的生活?站着说话腰不疼!就算他们想考军校谋出路,也比你装模作样说贡献的要强!”

    罗小明把话说完看也没看庄严,转身进了排房。

    庄严愣在那里,心想完了,这一把嘴巴没收住,看样子是把罗小明给得罪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