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31章 太爽了!

第131章 太爽了!

 热门推荐:
    对于王大嘴,庄严起初心有存疑。

    这家伙是个不靠谱的老兵,信他一成双目失明,上次馒头事件中,王大通绝对扮演了一个并不光彩而且临阵逃脱的叛徒角色。

    不过这回,王大通却用实际行动打消了庄严所有的疑虑。

    沿着水泥路走出两百米后,转过两个弯,进入了一个僻静的小山包。

    “看到没有,这里的树,漂亮吧!”王大通贼兮兮地笑着,对庄严说道:“我敢保证,咱们这些柴火砍回去,想不受表扬都难了!”

    每个礼拜天早上,学员们上山砍的柴火都要按照班的划分集中放在炊事班饭堂前面的空地上,到了晚上开饭前集合,中队长会一个个点名,让每人去将自己的那担柴火挑到炊事班后面的柴火垛上码好。

    这样的好处在于可以轻点有没有偷懒作弊的,还可以当场点验柴火的质量。

    负责检查柴火质量的当然是中队著名的铁公鸡,也是那位让庄严差点撑死在炊事班里的铁司务长。

    铁司务长对于柴火的要求极其严格。

    炊事班的柴火标准精细到每一根,要求12米长,胳膊粗。

    达不到这个标准的,就视为不合格。

    铁司务长在三中队待了不少年头,从炊事班长干到司务长,眼光毒得要命。

    只要稍稍一扫,就能看出那挑柴火是不是达到要求。

    如果达不到要求……

    嘿嘿!

    惩罚很简单。

    立即饭都别吃了,去再打一挑柴。

    这可不是开玩笑,庄严亲眼就见过这种事。

    有学员一开始打算当南郭先生滥竽充数,结果被铁司务长当场揪出,结果立即上山重来一次。

    顺着王大嘴指的方向望去。

    庄严当场惊呆了。

    这里……

    真的很多树……

    最可怕的是,这里的柴火都是一些碗口粗的小松树和一些说不出名字的树,不过都有一个特点——树身直,大小适中,用来当柴火简直绝配!

    “我艹!大嘴!”庄严目光黏在那些树身上根本挪不开,说:“我以后再也不说你不靠谱了!”

    王大嘴很得意地晃着那颗硕大的脑袋说道:“你们这些新兵呐!就是不懂灵活变通!榆木疙瘩一样的脑袋!上次你砍柴就该跟着我走,去什么飞云山,那里是砍柴的地方吗?那里特娘的你能下来就不错了!”

    庄严被他批得一愣一愣的,连忙点头,只能说:“是是是,大嘴你算说对了,上回直接把我给砍哭了!”

    “行,废话不说,这地方好地方,海拔低,树好,容易砍,松树杉树还有那些其他的树我都砍过,告诉你,木质都松软地得很,比山上那些杂木砍起来轻松多了,但是有一点你得答应我。”

    “啥?”

    “保密!”王大嘴一脸的神秘说:“你得知道,咱们大队四百多号人,好地方谁不想要?就这小山包,咱们大队如果都蜂拥过来,没两天就能给他剃光头。所以,记住保密,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庄严连忙点头:“对对对,大嘴你说得最对了,这小山包,能让我们砍到毕业了。”

    “上烟!砍柴,动作要快,不然停留太久,会被人发现的。”王大通笑嘻嘻地伸出手,两个指头做了个夹烟的动作。

    庄严觉得这回也算值得了,于是毫不吝啬,立即给大嘴上烟。

    俩人咬着烟,爬上那座不过三十多四十米的小山包。

    到处都是完美的柴火树,庄严心情大好。

    “大嘴,那边是啥部门?”

    庄严忽然发现,小山包对出百多米外,有一处僻静的办公场所,看起来是几栋苏式的二层小楼房,环境十分清幽。

    “嗨!师部这鬼地方,妈的那些机关干部和兵舒服死了,估计是哪个机关的办公楼而已,马勒戈壁,当兵当这种机关兵没劲,一个个养得跟小白脸似的,我们吼一声能吓死他们几个。”

    王大嘴将烟屁股扔到地上,小心地踩灭,有叮嘱庄严:“你可看着点,这里的地上很多干松针,抽烟记住要踩灭,不然烧起来……哼哼!”

    他翻转着那双本来不注意看都看不清的小眼睛,手在脖子上横了横,像是要告诉庄严,万一引发山火,自己和庄严都要真的完犊子。

    “得了!我知道了,我还舍不得这里出事呢!”庄严心想,我当这里是宝地供着,指望着砍到毕业。

    俩人不再说话,抡起砍刀一通喀喀喀地砍。

    不得不说,这里的树,实在好砍,又好绑,简直是砍柴的天堂!

    用不了一个小时,俩人就搞定了柴火。

    “撤撤撤,免得被人看到了!赶紧走。”王大通挑起柴火,催促庄严。

    庄严说:“干啥那么急?不休息下,喝口水?”

    王大通不乐意道:“你个傻逼新兵,你也不想想,咱们在这里停留越久,越容易被人看到,被人看到就容易被人传出去,传出去大家都会来,大家都来……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担水吃,三个和尚他娘的就没水吃了!”

    庄严虽然觉得王大通这个比喻用得不大妥当,但好歹王大通带了自己来这里,算是够意思了。

    于是也不反对,赶紧挑起柴,跟着王大通急匆匆离开。

    小山包其实距离教导大队只有大约不到一公里的距离,而且海拔极低,下了山坡拐过两道油柏路就进入通往教导大队的水泥路,一路平川简直爽到不行。

    和庄严第一次去飞云山上砍柴,那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不可同日而语。

    中途休息了一趟,俩人回到了教导队的时候,队里还冷冷清清的,砍柴的人大部分都还没回来。

    午饭还有两小时才开饭,庄严和王大通俩人去训练场旁的河里美美地洗了个澡,又将脏衣服全部洗干净,喜滋滋地回到排房,居然还有半小时休息时间。

    这是庄严来教导队过得最舒坦的一个礼拜天。

    到了晚上,庄严和王大通的柴火在开饭前收到了中队长周湖平的表扬。

    铁司务长还特地叫住了想把柴火挑到炊事班后面的庄严。

    “这个兵,你别走,站住站住!”

    庄严停下,铁司务长过来,拍了拍柴火,指着这些每根都差不多直径、长度的柴对着全中队的学员大声说:“看到没有用!什么事标准!这才是标准!以后,你们学员砍柴就应该向这种标准看起!”

    庄严站在全中队人的面前,又骄傲又有些不好意思,就像小学时候被老师叫到讲台上颁发了一朵小红花似的。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