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28章 傻了吧?咋下山?

第128章 傻了吧?咋下山?

 热门推荐:
    “谢谢了,我不抽烟。”

    大个子倒是个实在人,推开庄严递过来的烟,擦了擦汗,把柴火往地上一放,说:“你也别在这里抽烟,现在是夏季,这里这里枯枝落叶一大堆,干燥着呢,起火就麻烦大了。”

    “对对对!”庄严笑着将烟收了回去。

    大个子走到庄严那一堆凌乱的柴边,把它们归成两份,码好堆放整齐,又砍了一条一米多长的小树干,将两头削尖戳进两捆柴火中央,一边用藤蔓绑好一边用脚蹬实。

    他是说:“你的柴不错,都是松树噢,你看,捆柴要这样……要这样……”

    大个子一边说着,一边麻利地把藤狠狠拧了几圈,别了个结,一捆看起来挺不错的柴火就整齐地躺在地上。

    庄严见状大喜,这个大个子兵果然是个能人,自己总算没找错帮手。

    大个子兵抬起头,看了一眼庄严,挺不客气地说道:“我看你是城市兵吧?连柴都不懂砍。”

    庄严脸一红,只好点头承认:“是……是啊……在家是没砍过柴……”

    大个子兵见他尴尬,也不追问了,帮他弄好了挑子,把两捆柴并做成一挑柴,然后说:“赶快回去吧,午饭要开饭了。”

    庄严心生感激,觉得往后也地找个机会报答一下人家不是?

    于是问:“战友,能告诉我你叫啥名字吗?”

    大个子兵说:“我叫杨松林,二区队四班的,他们都叫我老杨,你也叫我老杨好了。”

    庄严赶紧说:“老杨,我三区队的,叫庄严,七班。”

    杨松林道:“行了,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吧,下山比上山更不容易,你悠着点。”

    庄严忙挑上柴火,跟在大个子兵后下山。

    路上两人一直聊天,原来大个子兵是二营四连的兵,是个湖南人。

    庄严忽然想起了什么,惊呼道:“我记得你!你就是那个在春节表演晚会上表演硬气功的那个,对吧?”

    在新兵连过春节的时候,三营到团里参加联欢晚会,除了那些军礼的文化表演队女兵之外,其中印象最深刻表演就是有个新兵表演了硬气功,依稀记得就叫杨松林。

    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庄严当兵来的时候在火车转转车的时候和徐兴国俩人都表演过所谓的“硬功”,实际上那是在忽悠人。

    可眼前这个杨松林倒不是忽悠人,而是真功夫。当晚,庄严记得他表演了菜刀砍胸脯,丝毫无损;铁链缠身,一运气就断。

    庄严当时就想,这人肯定要去特务连了,没想,居然在这里碰到。

    这么一来,庄严更佩服眼前这个大个子了,不断问,你怎么不去特务连?你的功夫哪学的?

    杨松林一句一句答,连长喜欢他,没让他去,就不去了;功夫是祖传的,由于家里祖辈都练武,因此打小就开始舞刀弄枪。

    两人走到半山腰了,庄严有点吃不住,路太陡,也崎岖,根本不算是路,是一些兵冲山头训练踩出来的小道,只有不到半米宽,被踩得光秃秃的,滑溜溜的。

    杨松林陪他休息了两次,眼看到了大中午,太阳都悬在头顶了,庄严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在教导队,迟到很严重的事情。

    而且让杨松林帮自己背柴火也显然很不现实,那样他也根本背不动,反倒是一起拖累了。

    他不愿意当杨松林的累赘,于是说道:“老杨你走吧,别管我,我慢慢摸下去,别到时候你也迟到了,一个人受罚总比俩人好。”

    起初杨松林还不答应,不过说了很多次后,时间也实在等不及了。

    教导大队的规矩是通用的,即便是杨松林,回去如果迟到,也是要挨罚的。

    于是才道::“庄严,你自己小心,慢慢下,别急。对不起了,我真的帮不上你了,我得先走了。”

    庄严很豪气的一摆手说道:“没事没事,我是出了名的滚刀肉,我班长都拿我没办法,迟到一点没事。”

    等杨松林真的走了,庄严脸上装出来的豪情壮志立即就像太阳下晒化的冰激凌。

    装英雄挺容易,可是真要做英雄,就不容易了。

    砍柴永远都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庄严慢慢倒是真明白了,为什么海拔越高的山顶的柴火越多,不是历年来的学员傻,不知道去山顶柴多容易砍,而是上去砍了要下来真的很要命。

    庄严挑着那担一百多斤的柴火,从视线中朝下看,是山坡几乎是呈七八十度的状态,极其陡峭。

    每一步都要极力绷紧腿部的肌肉,只要稍稍有一丝松懈,就有可能连人带柴滚下山去。

    砍柴的的这座山,海拔至少一千米以上,到处山崖陡峭,灌木足有一人高,杂草封住的地方你根本不知道下面是什么,只要踩错一脚就有可能摔进山崖里粉身碎骨。

    庄严现在总算明白了罗小明说的砍柴和野外训练之间的关联。

    能在野外不断挥刀砍下一挑柴火的士兵,通过这种训练锻炼出来的手腕和手部力量在进行野外丛林作战训练需要在原始森林里开出一条道路时会极其有用。

    可是,庄严现在才发现,自己真的有些托大。

    第一次砍柴,真的不该跑到那么高的山顶上去砍。

    现在好了,柴火倒是真砍好了,可是,他不认为自己能够背下去。

    但是木已成舟,总不能现在扔掉这挑柴火回到地面去再砍一挑,那会让自己显得很傻逼,而且也绝对不可能在午饭开饭之前完成。

    死就死吧!

    我就不相信,我连一挑柴都对付不了!

    庄严觉得自己当兵以来,遇到了那么多困难,也克服了那么多的困难,到头来怎么会栽在一挑柴火上?

    倔脾气一旦上头,庄严就会变得死磕起来。

    他花了好长时间,费了好大的劲才从高高的山上重新回到平地,此时,身上的迷彩服早已经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从衣角下滴滴答答开始滴出水珠。

    山脚下是一条水泥路,往前走就是平常投弹突击队的训练场,从投弹场沿着水泥路再往前走一百多米就是教导队的大门。

    看到遥遥在望的教导队大门,还有大门下拿着枪的卫兵,庄严脚底生风,一鼓作气小跑前进。

    然而,意外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