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26章 “有益身心的运动”

第126章 “有益身心的运动”

 热门推荐:
    就拿俯卧撑这项自简单的体能训练来说,庄严每天晚上都要在崩溃的边缘上走一遭。

    连队的俯卧撑一般都是按照数量计算,说的是做了多少个,而教导大队的俯卧撑训练是按照时间计算,说的是做了多少分钟或者多少小时。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或者一整晚都可以只做俯卧撑一项。

    怎么做?

    所有人都趴在篮球场上,数一个做一个,一做就是一晚上。

    每年教导大队预提班长集训开训时期正值夏天,晚饭之后,七点一到,所有学员就会被命令只穿一条教导大队统一发放的短裤出来集合,然后各自根据区队的不同训练情况,该加强腿部力量的蛙跳一个晚上;该加强手部训练的,就做一晚上的俯卧撑;该加强腹部力量的就做一晚上的仰卧起坐……

    白天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水泥地上蒸腾着滚滚热浪,当俯卧撑做了一个小时之后,汗水就像雨水一样滴在篮球场的水泥地面上,把身体下的一片地板打湿。

    中途如果累了,教练班长们会很“体贴”地给出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仅仅只有五分钟……

    但是这五分钟不是让人站起来休息的,而是继续趴在地上,双手撑地,腹部不准碰到地板,只要碰了地板,那就会受到惩罚,被延长训练时间。

    然后班长按照地面上谁流出的汗水最多,将地面打得越湿,那么谁就回去洗澡。

    然后再做一百个,再挑几个流汗最多的回去。

    以此类推。

    可即便最后洗完澡回到了床上,熄灯号响起,事情仍旧没算完,班长仍有机会让你“爽”一把。

    连队的作息时间尚算标准,但是在教导大队,作息时间已经完全没有得到应有的遵守。

    学员洗完澡回到排房之后,全区队还要在排房里组织各自的训练。

    这个加时训练有一项让人遐想无边的名称——床上运动。

    收腹举腿、仰卧起坐、负重深蹲……

    教导队的负重深蹲和连队的完全不一样。

    连队是背着背包和装备进行深蹲,而教导大队则是人背着人进行深蹲。

    两人一组,交替轮流进行。

    往往刚洗完澡,等真的到了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又是一身臭汗。

    每当学员们进行“床S运动”的时候,,罗小明都会拿着秒表,从排房的这头溜达到另一头,监督着每一个人不能偷奸耍滑。

    “你们都是要回去当班长的!班长怎么当?班长就是要身先士卒!你自己没练好,没有出色的军事实力,你自己都阳\萎,凭什么让自己手下的兵个个都能独当一面!”

    当上班长,管着十几号人,庄严觉得这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刚进教导队的时候,庄严根本吃不下这种苦,有时候真相好好大哭一次,发泄心里的苦闷。

    虽然已经定了半年的兵,虽然庄严本身的自尊心脆弱,但是哭鼻子的事情却很少。

    实际上,在大部分当兵的人在新兵时期哭鼻子的事情是常有。

    人不是神,士兵也是地方青年转变来的,进了部队,很多人都适应不了新的坚苦环境,难受的时候当然需要发泄的途径。

    其实哭对于新兵来说,并不丢脸。

    在新兵连时期,庄严只哭过一次。

    教导队有句话,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庄严流过血,爬铁丝网搞战术,背上划了一道道血口子,没哭;练前倒前扑后倒侧倒,手肘没一块好肉,他没哭;穿越障碍从一米多高的独木桥上摔下来,他没哭;腿跑肿了,也没哭。

    自以为还算坚强的庄严怎么也没想到,在教导队渡过的第一个星期天他就踏踏实实、光明正大哭了一回。

    教导队有一项管理,六个月的训练器内没有双休日,星期六的训练和日常的训练强度没有一丝差别,而礼拜天早上,则是一项独特的“有益身心的运动”——这是罗小明说的。

    这项所谓的“有益身心的运动”,说白了就是砍柴。

    庄严第一次听到这个规矩,甚至怀疑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

    因为在八连的时候,炊事班是烧煤的。

    其实不光是八连,基本上1师所有的单位都烧煤,唯独教导队除外,仍旧保持柴火灶。

    庄严后来才明白,这不是为了节约,而是故意为之。

    在教导大队接受训练的第一个礼拜天的早晨,早饭刚过,罗小明把三区队的兵集合在一起,给他们每人分发一把军用的开山刀。

    “看到你们手里的柴刀没有?记住!这也是你们的转装备之一。我们是野战军,尤其擅长的是丛林内作战,后期你们会接触道野外生存和识图用图训练,这把刀——”

    他举起那把质量非常好的军用开山刀。

    “它就是你们在丛林内里披荆斩棘的利器,没有它,我保证你们进入丛林后会后悔。但是要用好它也不容易,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所以,我们特地为你们准备了一项有益身心又有益于连队的运动。”

    庄严端详着手里的开山刀。

    黄色的木头手柄,平头,刀锋锐利,钢质硬中带韧。

    这是一把自己见过质量租好的刀。

    “你们帮过厨的人,是不是注意到我们炊事班后面堆满了一捆捆柴火?”

    “注意到了!”大家回答。

    罗小明笑道:“注意到就好了,那就是我们平常用来煮饭的燃料来源,我们教导大队不用煤,只用柴,为什么?”

    他的目光落在庄严身上。

    “庄严,你说说,为什么?”

    庄严表情一木,为什么?

    对了,为什么呢?

    他尴尬地看看周围的战友。

    没人能帮自己。

    因为谁都是第一次来教导大队。

    王大通是老兵,估计是清楚,挤眉弄眼丢眼色,但庄严却没能在他古怪的表情里读懂出任何一点有用的东西。

    “因为……”庄严想起了在家时候听别人说的,柴火烧饭好吃,有原始的香味。

    于是道:“是因为……好吃?”

    罗小明白眼一番,没好气地骂道:“你这个吃货!就知道吃!”

    旋即又道:“这是因为,我们每一届的学员都必须学会一项技能,那就是砍柴。你们别小看砍柴,也别觉得砍柴和打仗之间没啥关键的联系,可是当你们进入丛林,砍一挑一百多斤的柴,将它挑回教导大队,就会明白这里面有什么意义。”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