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13章 互怼

第113章 互怼

 热门推荐:
    卡车在公路上飞驰。

    出了N镇,车厢里的气氛开始变得欢快而活跃起来。

    庄严想起这次能够成功前去教导队参加预提班长集训,严肃可谓是居功至伟,没有他的提醒,估计现在自己还在炊事班里傻乎乎地养猪。

    凑到严肃身边,严肃似乎低着头在看着什么。

    “看啥?”

    严肃很显然被吓了一跳,手里藏着什么东西,收进了口袋里。

    “给我看看。”庄严的八卦之心又开始泛滥,“什么宝贝,藏着掖着。”

    旁边的刘瑞勇也靠了过来,说:“严肃,从刚出连大门口我就看到你在偷偷摸摸看东西,早想问你了,啥好东西?”

    严肃有些不好意思道:“没啥没啥,看看家信而已。”

    庄严说:“严肃,我可没想到,你这人说谎眼皮都不眨一下,亏我还认为你是个老实人。信,有那么小吗?我看像照片。”

    严肃说:“我妹妹的照片。”

    “妹妹?”庄严不依不饶道:“得了吧,你当我没见过女孩子啊?有谁时时刻刻把妹妹照片放口袋里的?是不是对象?是的就拿出来分享分享。”

    “去去去,没你那么三八的。”严肃推开庄严,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还没谢我呢。”

    庄严想起那天晚上要不是严肃警告自己,恐怕还真来不了教导队。

    于是拍了拍胸脯道:“没问题,本来想给两包好烟你,不过你又不抽烟,看找个机会,我请你喝酒?”

    坐在对面一直没吭气的徐兴国忍不住嗤之以鼻,说:“庄严,我听说你昨晚去了连长的值班室,送礼了是吧?”

    庄严本来也觉得自己去连长值班室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也曾经想过会不会被人看到后误会自己是去走后门了。

    所以他去的时候还专门看过周围的情况,等班排的人都去了洗澡,这才去的值班室。

    看来天下还是没不透风的墙,兴许还是被人看到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个消息,现在看来恐怕全连都在传了。

    这让他不多不少显得有些难堪,于是大声反驳道:“我就是去了,但是我可不是走后门,是去向连长表态,我说我想去教导队。”

    “笑话了。”徐兴国还是一脸不屑,说:“去连长的值班室,说一句我想去教导队就能去,那全连的人就没谁不能去的了。走了就走了,我也没说你什么……”

    庄严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脸上火辣辣的,徐兴国的话就像扇在脸上的耳光,让人极为难堪。

    “我说没有就没有,不信你有种自己问连长去!”

    徐兴国斜睨一眼庄严,将头调开,不拿正眼去看他,说:“得了吧,你这种少爷兵,谁不知道你带了一大笔钱来当兵?怎么用的心里没点儿逼数?非得要我去找证据?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没做急什么?”

    庄严顿时就被点燃了,骂道:“徐典型你个狗日的,我去教导队是靠的自己,靠的是朱老班长帮忙训练我,你特么有种你也做个八练习看看啊!”

    徐兴国本来这次输在器械上就已经心里大为不服。

    他觉得自己就是没遇上良师,庄严被下放养猪,结果遇到了个扫地僧般存在的朱德康。

    自己倒不是没能耐,而是三班长陈清明也就顶多做个七练习啥的,八练习也没能完成,根本没法子教导自己。

    “庄严你拽什么拽?你不就是遇到朱德康老班长这样的能人吗?投机取巧,你也不看看你四百米障碍跑多少分多少秒?你也不看看你投弹投成了啥样?要不,你也试试泡个五公里,跑进二十一分内看看?”

    “来啊!比啊,比打枪啊!三练习二练习一练习随你来,狗日的狗眼看人低!你不就是个体校生吗?占了点体能的便宜,天天以为自己很厉害,马勒戈壁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你说谁头脑简单!?”

    俩人顿时就成了两只炸了毛的公鸡,立马怼上了,严肃和刘瑞勇一人拉一个,将俩人死死拖住。

    咣咣咣——

    驾驶室方向忽然传来了敲窗的声音。

    估计是驾驶室里负责接他们的司机老兵听到了动静,拼命用拳头砸着驾驶室和车厢连接的那扇小窗户,嘴里看起来是在骂骂咧咧,还朝后面的人竖了竖中指。

    “别吵了,待会儿被赶下车,咱们得走路去营部。”严肃说:“都是战友,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们俩真是上辈子的冤家,从新兵连斗到现在了吧?都去教导队了,就歇歇吧,我也希望你们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有时间这么互怼!”

    庄严和徐兴国终于冷静下来,严肃说得没错,这似乎也不是啥大事,偏偏俩人就是不对付,一点火星就点了就炸。

    等俩人再次坐下,安静下来。

    严肃笑着对庄严说:“庄严,你还说请我喝酒?你怕是不知道教导队是什么地方吧?”

    庄严说:“听说挺苦的。”

    严肃说:“1师的教导队是全军优秀教导队,公认训练最辛苦最残酷的,你觉得咱们还有时间喝酒吗?到时候,我怕你是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想拿来睡觉。”

    庄严的兴致和热情顿时被浇了一头冷水,焉了下去。

    教导大队,既陌生,又期待的地方。

    对于士兵来说,这就是心目中的圣地。

    去了那里,等同第一次军旅生涯轰的蜕变。

    严肃的话,让在车厢里的四个列兵都开始惴惴不安起来,没人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考验。

    天色阴了下来,今天没有太阳,绿色的军卡在国道上风一般疾驰,朝着营部的方向开去。

    很快,车子到了营部。

    时隔四个多月,四人有回到了新兵所在的地方。

    今天的营部显得有些热闹,营房前,不少兵在进进出出,偶尔看到有人背着背包和枪,有的扛着炮,有人背着龟壳一样的炮击炮座板,还有人抗着一支巨大的12.7口径的85式高射机枪枪神,似乎都在赶到营部门口集合。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军卡停住,司机跳下车,过来粗暴地砸了两拳在挡板上。

    “到了到了!下来下来!”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