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08章 黑马

第108章 黑马

 热门推荐:
    张建兴本来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心里已经有了去教导大队的人选,现在他必须和指导员交流一下意见。

    虽然连长主管整个连队的军事,可是指导员却是负责连队的政治思想教育,在某种程度上,去教导队的预提班长必须是德才兼备的,光是军事上顶呱呱还不行,必须还得指导员点头才算通过。

    俩人正聊着,外面忽然闹哄哄的,似乎有不少的呼叫声从操场的方向传来。

    俩人开始还没怎么注意这个小状况,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张建兴终于忍不住了,放下名单,问蔡朝林:“我说蔡指,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蔡朝林侧耳听了一下,点头道:“对,很吵,好像是器械场方向传来的,是不是出事了?”

    说到这,他的脸颊一下子又潮红起来。

    蔡朝林是个比较敏感的人,每次听说有事总是显得有些紧张,作为政治指导员,他最担心的就是手下那些兵们会闹出什么问题。

    如今已经是九十年代后期了,地方上的经济浪潮一波接一波,整个国家都在一种高速发展状态中,连部队也难免受到一些社会上时髦思潮的冲击,再也不是以前的象牙塔,那么纯朴了。

    作为政治敏感性极强的主官,蔡朝林不止一次向连长张建兴感慨万千,说现在人心变了,这队伍是一年比一年难带了。

    张建兴忍不住放下那张写着教导队预提班长人员名单的纸,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走到门口,远远望去,找声音的来源。

    从连部办公室的大门远远朝操场那头望去,不到一百米外就是器械场。

    此时的器械场上围满了人,叫声一浪高过一浪,那些兵们一边鼓掌一边尖叫,就连几个排长和所有的班长全都挤到那里去,正对着器械场中指指点点。

    蔡朝林站在门边,盯着远处看了片刻,问:“真出事了?”

    张建兴说:“不像,走,去看看。”

    俩人也暂时不讨论什么人选问题了,好奇不光是兵,干部同样有。

    庄严此时感觉超爽。

    他正在那副单杠上不断地旋转。

    传说中的单杠八练习——大回环。

    上杠的那一刻,他想起了朱德康对自己说的话。

    “如果你要击败班排的人,唯一的机会就是你必须有一项,随便一项共同科目达到尖子水平,你要弥补你的缺点,就必须拿出点能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东西!”

    这就是朱德康对庄严的秘密安排。

    作为一个五年的老兵,基层连队里的一切门门道道他早就了然于胸。

    不到一个月的突击训练是不可能从根本上超越战斗班排的训练水平,尤其在专业训练上,炊事班连基本的条件都没有。

    要让庄严去教导大队,必须拿出点让人惊艳的东西来,尤其在团里派来的监考员面前。

    老兵能做单杠八练习大回环的人尚且不多,刚下连队不到半年的新兵更不用说,排除本身在家里就练过体操的之外,极少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个动作。

    这是力量和技巧、胆量的完美结合,虽然有人认为单杠七练习的难度更高,但谁都不否认八练习是皇冠上的明珠。

    一个……

    两个……

    三个……

    庄严就像纸风车上的叶片,那根细细的单杠就像轴承,身体完全甩开,绕着单杠开始旋转。

    不可否认,这是一个视觉上极具冲击力的动作。

    单杠下,有不少人都看傻了。

    之前一直得瑟的陈清明此时完全石化,人就像个雕塑一样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眼睛死死盯着杠上的庄严,一声没哼。

    牛大力倒是个肠子里没啥弯弯绕绕的人,看到庄严做出了令人惊艳的八练习,嘴里一直“我操我操”的叫,手掌都拍烂了,像个看到明星的小迷弟。

    两个团部的参谋正在低声交头接耳,似乎在讨论什么。

    李定的表情最复杂,又是惊,又是喜。

    惊的是,居然让他看到一个刚下连队没多久的兵能做出八练习,这简直太匪夷所思。

    喜的是,当初自己坚持要将庄严拉到八连来,其实一开始连李定对庄严都没有什么信心,只是庄严身上有着某种说不清的东西,让李定觉得这个看起来叼不拉几的兵隐约有着某种巨大的可塑性。

    也许,只有用“眼缘”一词才能解释这种带着个人感情色彩的选择。

    炊事班的人已经乐疯了,所有人都高兴得蹦蹦跳跳,又是鼓掌又是叫好,如果有烟花,这些家伙能把天空立即点亮。

    输了一整天。

    每一个科目都被人当猴戏看。

    每个炊事班的兵脸上早已经被人削光了脸皮,就差没挖坑把自个埋了。

    这回,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扬眉吐气的滋味。

    你们战斗班排的不是拽吗?

    你们有人能做八练习吗?

    你们战斗班排的不是牛吗?

    你们找个做八练习的新兵出来看看?

    足足在杠上转了十个圈,庄严才一个前甩,身体在空中划出优美的抛物线,稳稳地下了杠。

    李定终于反应过来,走到庄严身边,扫了一眼他手掌上已经发青的茧子,点了点头:“嗯,是下了苦工的,放心,我李定说过的话,算话!”

    这个打过仗、已经超出转业年限的老兵显得有些小激动,心里有种“后继有人”的快乐。

    他环视周围,大声道:“器械体操,庄严绝对的满分,全连第一,我看有谁有意见吗?”

    “没有!”

    周围的大部分人大声地回答。

    李定又道:“我希望不只一个科目,也不止一个庄严这样的兵,哪天咱们八连的新兵都这样了,我们就是全师嘴响当当的步兵连!”

    说完,和俩个团参谋转身离开。

    张建兴和蔡朝林站在器械场不远处,面面相觑。

    俩人同时有个预感,去教导队的事情,恐怕又要平地起风浪了。

    等李定刚走,炊事班的兵冲上去,将庄严一把抬了起来,抓手的抓手,抬脚的抬脚,把他狠狠地跑向空中……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