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06章 人不见了

第106章 人不见了

 热门推荐:
    这天下午,考核科目过了大半。

    炊事班成了连队今天的当红炸子鸡。

    去到哪都有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成为考场上的焦点。

    当然不是因为出色,是因为太烂。

    连长张建兴在考场边找到了李定,开口就问上午的考核情况。

    “不错,今年的兵抓得还行,连长,你看……”

    他拿出成绩登记册,然后一页页翻给张建兴看。

    张建兴看了一下,忽然笑了。

    “朱德康这小子还打算让炊事班咸鱼翻身呢,不过好像也翻不了什么浪花嘛。”

    李定说:“其实这也难怪,他们才突击训练了不到一个月,你看这成绩还是有提高的,就拿投弹来说,好歹全部及格,还有三个良好,一个优秀……”

    “优秀的是庄严那小子吧?”张建兴不看名册都能猜到,“他也是班排过去的,不作数。”

    忽然又问:“庄严的整体成绩怎样?”

    李定耸耸肩道:“不算好,也不算坏,成绩吧……算可以,按照现在看,投弹才41米,排在全连新兵的第七名,前面是严肃和徐兴国,还有就是四百米障碍,水了点,才跑了个一分五十八秒,差点连良好都不是了,排在第五名;五公里跑了个二十二分十八秒,排在全连新兵的第十名;考得最好的是射击科目,一练习这小子满环!二练习9发8中,成绩算是个高级优秀。”

    “这个成绩……去教导队恐怕是不够格了。”张建兴惋惜地摇了摇头:“放在炊事班确实可惜了点,尤其是射击,这小子是个玩狙击的好苗子,我看到时候差不多就把他调回班排去算了,第二天如果表现好了,让他当个副班长也好。”

    李定说:“也是,综合成绩算起来,他排不上前三,去不了教导队,不过……”

    边说着,边翻着记录册,说:“还有一项没考,是器械科目。”

    张建兴说:“一项科目翻不了天,其他太差了。”

    李定点头同意:“嗯,看来是翻不了身了。”

    张建兴道:“行,那就赶紧组织一下器械科目的考核,搞完了开饭,今晚让炊事班加菜!”

    ……

    刚跑完五公里越野,连队的所有班排都在训练场边的草地上放松筋骨。

    炊事班全垮了。

    佟一波扶着一棵树,朝旁边的土沟里哇哇地吐黄胆水,罗佳在给他拍背。

    马二猫直接横在地上躺尸,仰望天空,嘴里发出类似蛤蟆呼气一样的呼吸声……

    “班长,我们回去做饭吧……”

    许星星靠在训练场边的树下,拧过头,表情干巴巴地看着李闯成。

    “咱们今天算是丢脸丢大了,我觉得啊,我们都成动物园里的明星动物了,去哪都被围观……”

    “知道丢脸啦!?”李闯成叉着腰,在草地上来回走着,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所有班长都陪跑了五公里,只是没有背装备而已。

    由于今天的考核目的在于挑选预选班长人选,所以考核个人成绩。

    炊事班的成绩惨不忍睹。

    除了庄严外,其余六名新兵里有四名包揽了全连的倒数一到四名,只有俩人跑进了六十名以内……

    “知道丢脸,早干嘛去了!?”李闯成说:“平日里炊事班的油水倒是没少吃,营养很足啊,可训练起来一个个都跟死狗似的,怪我咯?”

    想了想又道:“还有最后的一个考核科目,考完了也才四点不到,那时候再回去做饭。”

    许星星哭丧着脸说:“班长,咱就别去丢人了好吧,我们班,我估计能做个单双杠三练习就不错了,人家班排最差的都四练习了,好的都练到了五练习,我们上去,连五练习都做不到,丢人……”

    “丢人?现在你们知道丢人了?你们刚下连队的时候我想让你们有空就去练练,你们怎么说的?唉,班长……早上早早要起来做早饭,要发面,要切菜,哪有时间啊……午饭吃完又要收拾厨房,下午哪有精神啊……”

    李闯成模仿许星星的声调,惟妙惟肖地说了一段。

    许星星脸一红,没再说话。

    “哼!”李闯成重重地喷了个响鼻,说:“现在都丢了一上午人了,还在乎下午这最后一个科目?何况庄严还有机会不是?到时候,咱们给他打气去!”

    忽然左右一看,奇道:“嗳?庄严人呢!?”

    许星星说:“刚才还在……”

    大家这才发现,庄严不见了。

    “老班长也不见了。”佟一波说。

    李闯成摸着脑壳,四处环视,训练场边到处都是人,就是看不到庄严和朱德康。

    “咦?人哪去了?”

    一直到器械科目快要结束的时候,朱德康和庄严仍旧没有重回所有人的视线。

    “炊事班!”

    李定拿着名册,在人群中找到了李闯成。

    “你们班的人呢?”

    李闯成赶紧应道:“在这呢!”

    李定说:“该你们上了,从单杠开始。”

    李闯成为难地挠了挠头,说:“副连长,能不能再延迟一点点时间?”

    李定说:“按照顺序,就该到你们了。”

    李闯成说:“朱德康和庄严都不知道去哪了……”

    李定眉头一皱,说:“胡闹嘛!不知道排序吗?不会等等?”

    陈清明在一旁插嘴:“李闯成,该不是庄严那小子不敢出来了吧?”

    李定指着陈清明道:“那么你们三班先上,考完了如果他们还没到,就取消成绩算了,搞什么名堂!”

    陈清明笑嘻嘻地看着一脸焦急的李闯成,手一挥大声道:“三班的,排队一个个上杠,轮到谁就谁,不行也别藏着啊!”

    最后那句,分明就是冲着炊事班说的。

    许星星忍不住小心地问李闯成:“班长,该不是庄严和老班长俩人觉得前面靠的太差,决定放弃了吧?”

    “胡说!”李闯成压低声音怒斥道:“别瞎说!你赶紧给我去小平房那边看看,是不是在哪里休息睡着了。”

    许星星差点笑了出来。

    休息?

    有谁会在考核间隙回到排房去休息?

    逗三岁小孩呢!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