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99章 交心(上架求订阅)

第99章 交心(上架求订阅)

 热门推荐:
    夜晚,山坡上的小平房里一片安静。

    昏黄的灯光下,朱德康像往常那样拿着武侠小说躺在床上看得津津有味。

    远处的训练场上传来各种口令声,八连的兵都在夜训。

    快到收操的时候,庄严穿着背心大汗淋漓地走进门来,拎着水桶和换洗的衣服,刚要去洗澡,却被叫住了。

    “喂!等等。”

    朱德康放下小说,坐在了床边,指指面前的小板凳。

    “你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庄严迟疑了片刻,放下桶,规规矩矩地坐在了小板凳上。

    朱德康问“你刚才去搞训练了?”

    “嗯,李班长也在。”庄严说“他说我端枪还不算稳,二练习的立姿射击还有毛病,所以今晚训练了一晚上手部力量,端得我手都酸了。”

    “酸了是小事,你现在这点训练强度还真是小菜一碟。”朱德康满不在乎地伸了个懒腰,说“今天我去找了连长,让他批准炊事班成员也参加教导大队预提班长人员选拔。”

    “什么!?”庄严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我说,我去找他,让他批准炊事班也参加选拔,不过他还没同意。”朱德康说“这事估计要和指导员还有副连长他们一起讨论下,估计这两天就有结果,所以你别放松,从明天开始,我会带着你们一起训练,只要你听我的,狠下心去练,我保证你不比任何一个班排的人差!”

    庄严这回算是听明白了。

    可是他却想不明白,朱德康为什么要这么帮自己。

    如果仅仅因为今天中午陈清明对炊事班的鄙视惹毛了这个老兵,那么当时他已经用绝对制霸全连的军事素养彻底打肿了陈清明的脸。

    他没有必要为了自己一个认识才一个多礼拜的新兵,亲自去找连队主官。

    “班长……”庄严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如果炊事班纳入教导大队人选选拔范围,最大的获益者就是庄严。

    “你是奇怪我为什么帮你?”朱德康问。

    庄严点点头,没说话,算是默认。

    朱德康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做一个选择。

    几秒钟后,他下定了决心,说“猪死了,不是你的错。”

    “什么?”庄严的脑子再次转不过弯来。

    这怎么忽然又从教导大队选拔扯到了猪身上?

    “其实,猪死了应该是我的错……”朱德康说“在你还没来之前,我给它们喂了点……喂了点奇怪的东西……其实我只想做个试验……”

    庄严一脸惊诧地看着朱德康。

    吃了点奇怪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奇怪东西?

    “老班长……你说那些猪……是吃了奇怪的东西所以死的?”

    朱德康耸耸肩“其实我后来想想,觉得有这种可能。”

    庄严问“它们到底吃了什么?”

    朱德康一脸不自然的表情,说“我老家是在一个海岛上,今年我回去探家的时候,岛上的亲戚杀猪,肉特别好吃,带着一种海水的鲜味,我疑问,他才说猪平时赶到海滩上,吃的都是海边的贝类和海草……”

    庄严已经猜到朱德康要说啥了。

    “老班长,你该不会是也给猪喂了海里面的东西了吧?”

    朱德康咽了口唾沫,说“前段时间,水上派出所前面的海滩上多了很多海藻之类的东西,一大片一大片冲到了海岸边,我想着那玩意跟草差不多,所以我去那边收潲水的时候顺便带了点回来……”

    “我懂了……”庄严差点没笑出声来,说“你是把那些玩意都捞回来,给猪吃了是吧?”

    此时的朱德康没了老兵的气势,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挠挠头道“嗯,我确实是拿回来喂猪了,喂了一段时间,后来猪有点儿拉稀,我就没再喂,我以为就是吃坏了肠胃,没想到你之后就出事了……”

    庄严想起了,水上派出所那边的小码头经常停靠着一些安装着四个马达俗称“大飞”的大快艇,还有小炮艇,这些艇多多少少有点儿油污排到海水里。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附近海面的鱼看起来没问题,可捞上来吃都会有柴油味,估计那海藻之类的东西多多少少也有污染。

    敢情这朱德康是想养出一批像他们老家一样的猪,这才想了这么个馊主意,结果弄巧成拙了。

    朱德康说“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那玩意吃出问题来,这几天我反反复复想,也有那个可能。那天当着连长和副连长的面吼你,时候我觉得你倒是挺冤的。”

    庄严说“所以你就想着补偿我?”

    朱德康摇头“不,一码归一码,我跟你说这个,是咱做事光明磊落,自己的锅自己背,不能让你一新兵蛋子吃哑巴亏,这事我会找机会跟副连长说清楚。至于帮你争取去教导队的事情,跟你没啥关系。我只是想着……”

    庄严看着朱德康,等他继续往下说。

    朱德康似乎在脑子里组织接下来的言辞,不过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从何说起。

    想了半天才道“你知道吗?我当兵的第一年,我比谁都勤快,训练啥的,一点不落人后,可是后来第三年,我考军校失败了,因为文化课不好。从那之后,我知道自己完了,我自己要求去了炊事班,当了班长,我想着就这么退伍算了,可是那年探家的时候……”

    “我回到家,但是每天五点半准时就醒了,做梦都能梦到起床号,我觉得好像不适应地方的生活了。这兵当久了,部队的生活都会渗到你的血液里去,所以我申请留了队,第四年干完了我又留第五年,想的就是转志愿兵……”

    他抬起头看着庄严,说“不过我知道,我转志愿兵的机会很小了。”

    庄严安慰他道“老班长,你的军事那么好……转志愿兵应该没问题的。”

    朱德康恨恨地拌着粗口骂道“你个新兵蛋子懂个鸟!你以为志愿兵那么好转?我们这种作战部队,能打的一抓一大把,就算我军事再好,只要没在比武上拿到名字,同样就是个垃圾,转志愿兵,除非你是技术型人才,否则就是个屁!”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

    庄严忽然发现,自己稍稍有些理解徐典型了。

    每年那么多的年轻人来当兵,想考军校想转志愿兵的不是一星半点,可是一个连队考学的指标和提干的指标就那么几个,杯水车薪,竞争不可谓不残酷。

    徐典型之所以那么拼命,也许是他本身就有一种危机感。

    沉默了一阵。

    朱德康又说“我那天看到你自己在练单双杠,忽然觉得你这个兵还可以,人嘛,如果认认真真去追求一件事,是值得别人高看你一眼的,我是不成了,但我可以成全你,庄严——”

    庄严下意识地应了声“到!”

    朱德康说“记住,要真的去了教导队,好好训练,当个好兵,至少别给我们炊事班丢脸。”

    庄严用力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