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95章 谁说炊事班没能人?(上架求订阅!)

第95章 谁说炊事班没能人?(上架求订阅!)

 热门推荐:
    中午时分,八连投弹场。

    庄严前面大约三四十米外零零散散落了一地的67式木柄手榴弹。

    太阳很毒,庄严满头大汗,夏季作训服背部已经一片湿漉漉的汗渍。

    “扭腰……送胯……挥臂……扣腕……”

    他拿着一颗教练弹站在投掷线旁,反反复复念叨着这个投弹要领。

    试了几次慢动作,似乎也没找到感觉。

    庄严丧气地将手榴弹扔在一边,一屁股坐在地上,闭上眼睛,任由毒辣的太阳晒在脸上,在脑海中寻找着投掷要领的景象。

    “庄严!”

    李闯成忽然出现在训练场边。

    庄严听到喊声,打了个激灵,猛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他看到了李闯成手里的枪,还有56式带单。

    走到庄严面前,李闯成将弹带和枪放在地上。

    “你要的枪。”

    庄严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抓起那支81-1式自动步枪放在身前,不断地抚摸着枪身。

    “班长,这是我的枪?”

    “嗯啊,是你的。”李闯成坐在地上,靠着场边的一棵树干说“你前几天不是找我要枪吗?我看你这人还算是有点儿毅力,今天没事做,就去文书那里找他领了一支枪给你练练,待会儿你找个地方,练练端枪。”

    庄严忽然放下枪,说“班长,我三练习五发五中。”

    “三练习?夜间射击?”李闯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打了几次?”

    “一共打了两次夜间练习,两次都五发五中。”庄严不以为然道。

    李闯成倒吸一口冷气,说“庄严,你这可是个搞射击的好苗子啊,你们班当时就没把你选去学狙击枪?”

    庄严说“一班长当时有说过,不过我们还没开始狙击训练,我就比扔到炊事班了。”

    李闯成噢了一声。

    其实每个班都配备了一名操作85狙的狙击手,不过由于新兵训练流程的问题,一般的新兵都是从自动步枪练起,然后从步枪手里挑选成绩好的作为狙击手培养。

    “他们现在开始训练狙击手了。”李闯成说,“可惜,你如果去教导大队就好了,参加预提班长的好处在于你什么步兵武器和步兵专业都要学,教导大队要求的是一专多能。”

    提及教导大队,庄严的心又沉了一下。

    曾经的目标,现在已经是破碎的肥皂泡了。

    “没事,步枪就步枪吧,至少我还可以练练步枪手。”庄严说。

    李闯成道“咱们炊事班是不配备狙击枪和40火那些玩意的,所以只配备了步枪,你如果对狙击枪有兴趣,我可以找时间去文书那里借,连部有备用的。”

    旋即又道“不过借了也没用,我也不会狙击手专业。”

    在到部队之前,庄严也道听途说了一些关于部队里的事,现在正好和李闯成聊起来,好奇心上涌,于是便问“班长,你是怎么去的炊事班?”

    李闯成脸色微微一红,轻轻咳嗽两声道“军人是块转,哪里需要哪里搬……我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连长让我去哪我就去哪嘛……”

    庄严有些不相信,李闯成的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在说真话。

    李闯成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唉地叹了口气,坐下来说“得了,你也别这样看着我,我最怕就是别人用这种眼光看着我。”

    撇了撇嘴,又道“其实我当年训练不咋样,于是下连队的时候没人要,就去炊事班了。”

    庄严笑道“我以前没当兵之前都听人说,炊事班都是最牛的兵,比班排还厉害。”

    “吓!?”李闯成吓了一跳,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听谁说的?该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庄严被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挠着头说“也就是听别人说的,有时候看到电视上新闻报道也提过……”

    李闯成指指自己的脑袋说“拜托,庄严你也好歹是个高中毕业的,难道脑子里长的都是草吗?是谁告诉你炊事班个个都牛逼哄哄的?上电视新闻的那些炊事班你以为是真的炊事班?你信不信明天有军报记者来采访咱们炊事班,立马咱们班个个都是全能精英?得了,那些破事,别信。”

    庄严嘴巴立即成了o型。

    万万没想到,李闯成居然给了这么个答复自己,完全颠覆了以往的固有观念。

    “你是说,炊事班就没能人了?”他问。

    李闯成摇摇头“话不能说满,这不是你爹是男人这样的道理一样肯定。战斗班排本来就是打仗用的,有好兵连长会不放在战斗班排而放在炊事班?去参加比武参加考核,很多时候都是战斗班排上,你说咱们炊事兵有炊事兵的比武,那比的是快速架设野战炊事车,比的是炒菜做饭谁做得好,需要军事那么猛干嘛?打仗真轮到咱们上的时候,也就是最后时刻了。”

    庄严想想也觉得很有道理。

    “班长,你真够坦诚的。”他说。

    李闯成敢这么说,实际上是在露短,军事上牛不牛另说,这份坦荡倒是挺可贵的。

    “庄严,我知道你在想啥。你觉得我肯定也是训练差被扔到炊事班的对吧?没错,可我的训练也不算太差,何况炊事班也不是没能人,很多老兵第三年了,当不上班长都想来炊事班等退伍,所以很多炊事班老兵本来就是战斗班排出来,也挺强,就像你老班长朱德康,别看他是个养猪的,要说军事训练,整个连队除了你们戴排……”

    说到这,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前面散落一地的手榴弹说“你的投弹真的很差劲啊。”

    庄严点头道“嗯,手头上感觉有劲,可是投的时候却投不远,有力气没地方使的感觉。”

    李闯成道“投弹还是需要领会技巧才行,光靠一副蛮力可投不远,咱们步兵的投弹也分很多类别,你看那边的地堡靶和窗口靶,你投过没有?”

    庄严摇摇头。

    李闯成说“来来来,让班长先给你示范一次远投,看好喽!”

    他走到投掷线旁,从弹箱里取出一颗教练弹在手里掂了掂。

    “好久没投了……”

    他活动了一下腰和手,然后退后五六米,一个助跑,漂亮的甩臂动作,手榴弹在空中急速旋转,划出一道弧线落向远方。

    庄严目光随着手榴弹同时落地。

    教练弹砸在了距离50米白线还有不到一米的地方。

    “哎呀!”李闯成跺了跺脚,显然对成绩很不满意,“太久没练了,都荒废了,就差一点点就到50米了。”

    庄严说“比我好多了,我最远才投了41米。”

    李闯成说“你回去拿一根大背包带,然后绑在树上,一头抓在手里,不断地练投弹的最后的拧腰、送胯和扣腕动作,练熟悉了再来投弹场实操。”

    忽然,下午的起床号声响起。

    李长城看了看手腕上的廉价电子表,说“收拾下,咱们撤,下午班排的人肯定要用训练场。”

    庄严不屑道“他们练他们的,我们练我们的,为什么要让他们啊?”

    李闯成皱着眉,似乎一肚子难言之隐,说“叫你收拾东西就收拾东西,哪那么多废话!?你愿意和二三班长他们碰面?一见面肯定又没好话,快走!”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