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94章 给这小子一支枪!

第94章 给这小子一支枪!

 热门推荐:
    猪死后第二天,李闯成过来小平房,本想安慰安慰没了主心骨的朱德康。

    朱德康在连队里一直是个传闻很多的人,他不算是原1师的兵,原先在南疆守备部队跟着副连长李定一起被裁撤过来的。

    同年兵里其他人早就退伍了,只剩下他一根独苗苗。

    过来1师的时候刚好第一年兵,虽然当过战斗班的班长,但是文化程度不高,断了考军校的念头,他一心想转个志愿兵,所以第四年从炊事班班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主动要求去养猪。

    连队的人都尊敬资历最老的他,都喜欢管叫他“朱司令”,其实朱司令的兵就十个,卧在圈里吃了喝,喝了吃,现在九条猪瘟见了上帝,还剩一条上了屠宰场,朱司令心情当然不会好过。

    “老班长。”

    李闯成进了门立马掏烟。

    朱德康还是躺在床上挺尸,一脸的难过。

    “来,抽根烟。”李闯成主动将烟递到了他的手边。

    朱德康没吭声,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李闯成又说“老班长,不就是十条猪吗?我跟李副连长商量了,再买十条小猪回来,重新养不就行了?”

    朱德康眼皮都没动一下,直勾勾盯着天花板,说“你知道这猪养了多久吗?”

    李闯成一愣,接着开始掰手指算。

    “别算了。”朱德康说“都一年了,这猪不喂饲料的,都是我用潲水和猪草一把把给喂大的,这样的猪才好吃,我平常没事还拉它们出来逛山,锻炼锻炼,我觉得这猪肯定会很好吃……”

    李闯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朱德康服役期还剩下不到一年了,在退伍之前,即便再养,也出不了栏。

    于是赶紧转移重点道“对对对,自然喂养,当然好吃了,肉香,肥瘦皆宜。”

    一转念又道“对了,老班长,今晚有猪肉吃呢,剩下的那条猪杀了,连长说今晚加菜。”

    “张建兴能搞出啥好菜……哼!”朱德康不屑道“又是辣椒炒肉是吧!我说李闯成……”

    他忽然一骨碌从床上翻起身来,盯着李闯成道“不是我说你,你是从我手里接的炊事班,你看看你现在炒的都什么菜!?以前我当班长的时候,川菜湘菜粤菜鲁菜我都会做,你看看你,自从你当了炊事班长,每天连长说啥就啥,你就不懂提提意见,换换口味?”

    说完,又躺下了。

    “不吃!我养大的猪,吃了我心疼!”

    朱德康一下子把天聊死了,气氛尴尬起来。

    李闯成只能没话找话说“刚才我看到庄严那兵了。”

    朱德康说“他在干嘛?又去训练去了?现在他倒是遂了愿。猪死了,他闲得要长青苔,就随他折腾吧!”

    李闯成说“刚才我在投弹场那边看到他了,在砸手榴弹呢,我问他干嘛不回去房间休息,他说他想训练。我说这小子,也真是有点儿韧劲,前几天还来找我了,说让我给他拿枪,让他训练瞄靶,你说说这都什么事啊!咱们炊事班的,还练什么枪,随便能打个一练习良好就成了。”

    “屁!”朱德康又翻了起身,一双眼睛瞪得老圆“谁说炊事班自能打一练习!?谁说炊事班训练就地稀拉?我说李闯成,我在炊事班的时候,你当年也在我手下,我是怎么训练你的?”

    李闯成都想偷偷扇自己几耳光了。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居然忘了朱德康原来是从战斗班过来的,在养猪之前,他当过两年的四班长,待过两批兵,然后第四年才自愿去的炊事班,第五年才养的猪。

    在铁八连,新兵们根本就不知道朱德康这个神仙般的老兵居然还会军事科目。

    可是老兵们都清楚,尤其是尹显聪这种第三年兵,曾经也是朱德康手下的兵。

    实际上,朱德康在军事上绝对不是吃素的。

    李闯成是新兵后下的炊事班,当时朱德康还是炊事班长。

    当年的炊事班每年都见缝插针进行军事训练,而且训练成绩还算不错,可以跟班拍掰掰手腕的水准。

    不过,今年分下来的都是新兵,李闯成也就乐得清闲,连队没要求炊事班搞训练,他就干脆不搞。

    “是是是,老班长,是我的错……”李闯成又猛点头,再次转移话题“其实,现在炊事班那几个新兵和庄严不一样,我听说,庄严那小子曾经想争取去教导大队参加班长集训。要我说呀,都来炊事班了,还想那些干吗?还不如好好学学炒菜,将来退伍回家,开个饭馆啥的,要手艺有手艺,要毅力有毅力,想不发都难……我都想好了,我回去……”

    说到退伍的未来,李闯成开始滔滔不绝说着自己的宏图大计。

    一旁的朱德康却陷入了沉思。

    突然,他对李闯成说“你给我办件事吧。”

    说完,从李闯成手里接过烟,点了。

    李闯成看到朱德康似乎回过神来,顿时大喜过望,说“行,老班长你交代的事,我一定给你办成,办不成我李字倒过来写!”

    朱德康白了他一眼,奚落道“李闯成,你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夸下海口,我说你这性子能不能改一下?”

    李闯成讪讪地笑着说“这不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朱德康道“行啊,你说只要我交代,你啥事都能办是吧?”

    李闯成又来劲了“当然啊!我还蒙谁都不能蒙老班长您啊!”

    朱德康指着连部的方向说道“行,也没枉我白当你一趟班长,去,到连部,往张连的脸上抽一耳刮子。”

    李闯成顿时木了,脸上的慷慨激昂全像水一样化掉了。

    我艹!

    抽连长!?

    那是老虎头上扑苍蝇,抽茅坑里点灯——照屎(找死)!

    “这个……”

    朱德康说“瞧,哑巴了吧?”

    白了他一眼,又说“说正事,我托你办的事很简单,去给庄严那兵找一支枪去。”

    李闯成眼睛圆了“啥?找枪?”

    朱德康说“对,每天白天给他拿去训练,现在猪都死了,他在这里也快闷得长青苔了,你就给他一支枪让他去搞训练,还有,你也学过步兵专业的,顺带指点指点他。”

    李闯成说“我得管着炊事班里的事啊,哪有空……”

    朱德康虎起了脸说“少装蒜,你当我没管过炊事班啊?早饭一做,吃完早餐搞卫生根本不用你动手,都是你班里那些兵和帮厨的收拾,到午饭开始之前你至少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别以为我不知道,整天跟着上司出去镇上到处溜达,蹲在市场门口看厂妹,你当我傻啊?”

    李闯成红着一张脸,急得差点要杀人灭口“老班长,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只是在门口等车……等车……”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