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82章 易军的小诡计

第82章 易军的小诡计

 热门推荐:
    何守辉也没事。

    正当庄严在禁闭室里和蚊子较劲的时候,八连的会议室里烟雾缭绕,连队的干部们都在连夜开会。

    最后大家得出一致的结论——事情没有酿成严重后果,不宜扩大化。

    其实得出这样的处理结果原因很多。

    八连是独立驻扎在外的连队,一旦出现管理问题,团首长会采取比较严厉的手段以绝后患。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八连调防,换一个更信得过的连队过去替代。

    换防不仅仅是改变驻扎地的问题,而是牵涉到连队荣誉问题,作为八连的所有主官,都不想在团首长面前落个不好印象。

    更何况,三班长陈清明是连队今年重点照顾的对象,打算作为立功受奖的人选培养,最后留队提干的。

    一旦问题扩大化,陈清明的前程就泡汤了。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所有的处理手段不过是为了挽救士兵为主,而非将对方往死路上推。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三班长陈清明管理不善导致几乎发生逃兵事件,口头上的警告是免不了的。

    就在尹显聪将庄严领出禁闭室的时候,陈清明有刚好从指导员的办公室里出来。

    庄严一向对陈清明没有太多好感,看到对方一脸狼狈,心里说不出的舒坦。

    带兵是一门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的学问。

    三班长陈清明显然在这方面能力有所欠缺。

    他学不来尹显聪这样,也更不明白尹显聪这样宽松带兵,一班的训练成绩居然一点不输三班。

    三班的兵接受的训练强度实际上比一班要强。

    可是力气没有用在点子上。

    完全毫无目标性地去狂整新兵,只会将那些本来已经不堪重负的兵整皮了。

    他们只是惧于班长的威严而不敢爆发,心里却暗地里憋着劲,一旦找到机会就使坏。

    而易军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偷吃猪腰被逮的那天晚上,易军被三班长陈清明罚了小半夜,其中有一半惩罚时间是交给牛大力去执行的。

    牛大力人倒是憨厚,可惜一根肠子通**,平素里和陈清明穿同一条裤子,所以很乐意当枪手。

    这让易军对牛大力恨得直咬牙。

    他有点小心眼,有仇必报,也曾经跟庄严说过,要跟陈清明没完。

    牛大力的仇,易军自然也没忘。

    机会,终于来了。

    某天上午,折腾了一整个早上,所有新兵都累得只剩半条命。

    连里统一吹哨休息十五分钟,所有人都聚到了训练场边的树荫下乘凉。

    易军忽然挪到庄严身边,小声说道:“老庄,咱们想个法子整一下牛哥。”

    “牛哥”,说的就是牛大力。

    庄严最近谨慎多了,也不想闹事,听易军这么一说,忍不住愕然道:“怎么整?你小子别有闹又出事来。”

    易军胸有成竹地说:“没事,没事!就瞅他那德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要整他?简单!”

    说完,易军站起身,装作百无聊赖的模样,走到大树下的一颗大石头旁。

    那块石头少说两百多斤,有小半陷进了地面下。

    易军装模作样搬弄了半天,那石头纹丝不动,他故意大声说:“唉,还以为训练了那么久,力气会大多了,没想还是搬不动!惭愧!惭愧……”

    转头扫了一眼周围所有人:“嗳,你们谁力气大?有本事搬起来我请他一包红塔山!”

    红塔山?

    在八连的新兵里,这是好烟无疑。

    庄严心里暗道,这小子倒是下血本,平时舍不得买红塔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一包。

    全排的新兵眼睛盯着那一块大石头,几个已经财政赤字的烟鬼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可谁都没敢动。

    那块石头实在太大,估计份量不轻,而且有小部分陷进了地下,一掂量,又全都放弃了。

    “易军,你狗日的就是吝啬,明知道没人能搬得动,有意思吗?”

    “就是!搞不好烟都没买,就在这里充大头!”

    “有好烟你小子舍得拿出来?别逗乐!你个铁公鸡!”

    新兵们纷纷起哄。

    易军倒是一点都不脸红,从口袋里直接掏出一包完全没开封的红塔山。

    “看看这是啥?我易军可是文化人,要脸!我能干那种放空炮骗人的没脸没皮事?”

    庄严眼睛圆了。

    暗道这小子还真能下血本。

    真买了啊?!

    不过,他也清楚了易军到底要干嘛。

    这事……

    想想也挺有趣。

    他决定不阻止易军,可见其成。

    易军看了一圈周围,一副遗憾的表情说:“看来啊,咱们新兵里是没人能搬动了,不过班长们也成……”

    一边说,一边将目光投向了坐在一旁的二班长牛大力。

    “班长,我觉得你成,你不成,咱们排……不,咱们连也就没谁能成的。”

    牛大力一向以满身的钢铁肌肉自豪,平常新兵搬点稍微重的东西显出吃力的样,牛大力会挺身而上,自己一把抢过来,搬起来,然后寒碜别人,瞧你那点力气,吃奶还差不多!

    那石头,就连牛大力也没多大把握。

    易军继续上眼药:“咋地?二班长你也不行?我还说你是咱连里力气最大的呢!”

    说完,伸手要去撕开红塔山的玻璃纸,嘴里兀自自言自语道:“看来班长也喜欢吹牛……”

    这句话,算一支箭一样直插靶心,命中了牛大力最脆弱的地方,他立即站了起来,一拍胸脯大声说道:“别撕!我的烟,你撕个屁!你们给我看着!我来搬它!”

    伸出两根指头在空中戳了戳易军:“是不是一包红塔山?”

    易军忽然变得心虚似的,双手在胸前一顿摆,说:“班长,算了,算了,不就一包红塔山么?你要我直接送你得了,那石头实在太重,我估摸着有两百斤,你啊,还是悠着点。”

    他越是客气,牛大力越是来劲,嗓门顿时高了几度:“操啊!你当我什么人,我没钱买烟?我会白蹭你一包红塔山?”

    易军笑着连忙摆手:“没没没,班长你是大好人我们都知道,石头太重,我也是开个玩笑。没人能搬起来,你也别硬来了,闪了腰就不好了。”

    牛大力没搭理他,径直走到石头前面,把迷彩服脱掉露出里头的背心,抖了几下一身的疙瘩肉,又回头看了看易军:“一包红塔山!说定咯!”

    易军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他这次没再劝阻,说:“一定,红塔山!”

    陈清明眼珠子滴溜溜转着,看看易军,看看牛大力,又看看石头,似乎看出了点名堂,想要阻止牛大力:“老牛,你别搬,别搬那石头……”

    牛大力没理会陈清明,他使出所有的力气,手脚并用,一把抱住了那颗石头。

    “嗨——”

    他爆喝一声,皮肤下的血管全部膨胀起来,就像充了气的蛇!

    那颗青石微微动了一下,接着又动了一下……

    所有人的眼睛都大了一倍。

    庄严手指上的烟都烧到烟屁股了,居然忘了扔,看傻了。

    还别说,牛大力人如其名,真的牛一样劲大!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