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7章 有难同当

第77章 有难同当

 热门推荐:
    小渔村是铁八连长途越野的一个经典路线。

    从八连的大门出去,左拐跑上一条两米多宽的水泥路,旁边就是海,沿着海滩一直跑,跑到大约3公里之外有一个偏僻的小渔村。

    整个路线来回6公里多。

    这天晚上,所有人在饭堂里吃饭的时候,庄严和易军背着装具在通往小渔村的水泥路上狗一样奔跑。

    回到连队后,尹显聪召开班务会,将庄严狠狠批评了一顿,然后让他立即写出一份个人检讨上交连部。

    相比之下,易军就惨多了。

    他是三班的兵,三班班长是陈清明。

    陈清明可不是好说话的人,三班的表现直接影响到他要留队提干的成败。

    易军这次让三班的老脸都丢光了,算是撞了枪口上。

    第二天早上收操,庄严在洗澡池边见到了面庞浮肿的易军,一问才知道,昨天夜里熄灯后,陈清明把易军押到到训练场上做高姿俯卧撑,足足收拾了两个小时。

    高姿俯卧撑和普通的俯卧撑不一样,脚的一头通常放在将近一米高的水泥墩子上,双手撑地形成高低落差。

    高姿俯卧撑消耗的体力是普通俯卧撑的两倍多,最要命的是高姿俯卧撑会导致血液倒流,人会越来越难受。

    易军那天晚上被陈清明带到排房后面用来,脸都浮肿了。

    第二天一大早,庄严去水池旁洗漱,遇到了双眼通红的易军。

    易军说:“我操他妈,我跟他没完。”

    易军口中的“他”不言而喻,指的是三班长陈清明。

    庄严不知道易军想怎样“没完”,见他正在火头上,也只能好言安慰几句,叮嘱他不要再惹出麻烦,否则以陈清明的性子,一定把他往死里整。

    很快到了四月底。

    八连最后参加外调集训的新兵也走了。

    走的那天,庄严站在排房的门口望了很久,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回了房间。

    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去教导大队,参加预提班长集训,这是庄严唯一能做的,也是唯一的出路。

    别无选择!

    和徐典型之间的竞争也到了白热化。

    态度决定一切。

    庄严已经背水一战,不成功则成仁。

    要想第二年不在徐兴国的手下当兵,自己只能也当上班长!

    夜晚,八连射击场。

    嘟嘟嘟嘟——

    急促的哨子声响起。

    十几秒后,一百米外的黑暗中,开始出现十几个闪光点。

    闪光点有规律地开始闪烁,每次三秒。

    呯——

    呯——

    呯——

    射击地线上,一朵朵暗红的枪口焰在黑暗中绽放。

    尹显聪抱着双手,盯着对面的闪光点,那是挂在靶子上的小灯泡,用电线连接通往放在地下壕沟里的手摇式发电机。

    只要一摇,灯就开始闪烁。

    夜间射击,步兵三练习。

    “尹显聪。”戴德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尹显聪身后。

    尹显聪回过头,在枪口焰的火光中看清来人。

    “排长,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戴德汉说:“团里的集训结束了,所以就回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尹显聪手里的登记册:“今晚成绩怎样?”

    尹显聪赶忙将登记册递了过去。

    “快打完了,还行,这帮小子没丢咱们一排的脸。”

    戴德汉接过登记册,又拿过尹显聪手里的电筒,开灯照了照,飞速浏览起来。

    “咦?”

    他忽然停住了手。

    尹显聪问:“排长,有什么问题吗?”

    戴德汉说:“庄严这小子5发5中?”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步兵射击三练习夜间射击一共只有5发子弹,灯光每次闪烁3秒,三秒内必须完成从寻靶到瞄准到击发的全过程,不计算环数,上靶即可。

    5发弹,上靶4发优秀,3发良好,2发及格。

    新兵阶段来说,5发5中是一个极好的成绩,很多老兵也未必能够保证每次都达到这个水准。

    “这成绩没问题吧?”

    戴德汉对于庄严这家伙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不信任。

    毕竟这小子是个在防空演习都敢抽烟的主儿。

    尹显聪笑道:“排长你放心,我刚才一直盯着呢,今晚我们排的成绩很不错,目前位置综合成绩全连第一。”

    戴德汉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看不出来,庄严这小子还行啊。”

    尹显聪说:“排长,我早说过这小子是可造之材,当时你还不信我。”

    戴德汉想起当初新兵下连队的时候,自己坚持不要庄严,想把他送走,忍不住说:“行了行了,你是想证明你的眼光独到是吧?”

    尹显聪说:“事实上也是这样。”

    想了想又道:“排长,庄严的对枪支射击很有天赋,射击成绩目前在连队里算是最好的,枪支分解结合也是最快的。”

    戴德汉说:“那行啊,我看可以让他去当狙击手嘛。”

    尹显聪摇头道:“恐怕这小子不只想当狙击手。”

    “嗯?”戴德汉愕然道:“他还想干嘛?”

    尹显聪说:“他前段时间来我这里打探,说想去教导队。”

    “教导队?”戴德汉眉头皱了起来。

    在一排里,虽然庄严的射击成绩很好,不过其他体能科目不算最出色。

    按照综合考量,徐兴国和严肃是最适合的人选。

    考虑未来的预提班长人选,也不光是看军事成绩。

    庄严一直叼不拉几的,在八连是出了名的屌兵,太不让人省心了。

    戴德汉不想现在就谈这件事,他将登记册和手电交回给尹显聪,转移话题问道:“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考试了,你的文化科目复习得怎样了?”

    尹显聪说:“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有信心。”

    戴德汉拍了拍尹显聪的胳膊说:“其他事你暂时就不要考虑太多了,先专注考学,这可是你人生的转折点,一次难得的机会,能不能留在部队长期干,就看这次了。”

    尹显聪当然也清楚戴德汉的想法。

    今年新兵太多,竞争太大。

    去教导队的名额比老兵考军校的名额多不了几个,按照每个排一个兵的名额计算,一排三班的徐兴国和一般的严肃之间已经难以取舍。

    现在再加上一个庄严,会变得更复杂。

    何况,尹显聪也知道,包括戴德汉在内,连里的干部对庄严印象都不是很好。

    在这一点上,庄严似乎没什么胜算。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