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5章 鸡腿万岁!

第75章 鸡腿万岁!

 热门推荐:
    整件事的起因是水上派出所搞共建赠送给连队改善伙食的一百箱猪腰和鸡腿之类的冻品。

    连长张建兴和指导员蔡朝林的想法是细水长流,让炊事班长把这些东西存在镇的冰库里,每天取一箱子。

    这些猪腰和鸡腿质量还挺不错。猪腰很大,鸡腿很肥,但切碎了放菜里一炒,吃到嘴里新兵们还是觉得不过瘾。

    那天轮到易军帮厨,他发现炊事班的上司每天早饭过后便会去镇上买菜,回来时候顺道从冰库领回来一箱猪腰和一箱鸡腿,然后都放在连队的米库里暂时保存,等候中午和晚上炒菜备用。

    铁八连住的是老营房,炊事班的米库窗户连个插销都没有,只要用力一掀就开。

    易军观察了几天,终于在肚子里酝酿出这么一个计划,但是zji一个人干又有缺点儿胆量,于是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庄严,拖他一起下水。

    最近训练强度大,庄严吃多少都觉得不够,吃完不到两小时肚子就咕咕叫,再多的食物都不够消化,早就馋得一地口水。

    现在听易军这么一说,那还能忍住肚子里的那条馋虫抗议,心想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何况易军的计划看起来还真的是天衣无缝,就算是给自己加点儿营养。

    这会儿是要和徐典型争夺去教导队的名额,庄严为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吃饱了,才有力气干革命不是!?

    翌日中午,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候,易军从床上爬起来,佯装上厕所,然后走到庄严的床边,朝一直半闭着眼睛假寐的庄严丢了个眼色。

    庄严也捂着肚子,拿起早已经放在床边的挎包,一脸装出来的痛苦跟着易军出了门。

    俩人鬼鬼祟祟地溜到炊事班米库后面。

    中午炊事班的厨房没人,而炊事班的寝室距离厨房有十多米远。

    易军用手轻轻抓住老旧不堪的米库后窗,轻轻一拉。

    随着一声轻微的闷响,两扇木窗果然开了。

    庄严大喜,捂住了嘴巴没笑出声。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看到没有?”

    易军指了指米库里头。

    庄严伸头朝里一望,顿时大喜过望。

    两箱纸盒装着的猪腰和鸡腿就在眼前,距离不过两米。

    “东西呢?”易军问。

    庄严转身跑到厨房后头,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一根两米多长度竹竿提了过来。

    这玩意是庄严从连部后面的杂物房里找来的,原先是用来扫房顶蜘蛛网用的长柄扫帚,用来装铁叉挑猪腰和鸡腿最合适不过。

    回到米库后窗前,易军早已经准备好了绳子和铁叉,将这玩意死死绑在了竹子上,试了试手感。

    “完美!”

    他用诗人般的口吻赞叹道:“简直就是一件工艺品!”

    庄严早已经急不可待,加上有些做贼心虚,赶紧催促道:“工你妈个头啊!还不赶紧!”

    易军将“作案工具”慢慢伸进去,对准其中一盒主要,狠狠一插!

    两个大猪腰子稳稳当当被穿透,死死钉在了上面。

    他慢慢收回竿子,从拳头大的铁柱子中间将猪腰子拉了出来。

    庄严赶紧从挎包里取出饭盆,将两个大猪腰子放在里面。

    易军说:“再搞俩鸡腿。”

    庄严颇有些担心道:“艹,搞太多,会不会被炊事班发现?”

    易军一脸的自信道:“肯定不会,一箱至少三四十个,少两个鬼知道!”

    眼珠子一转,又笑嘻嘻道:“其实炊事班李闯成班长每天都要自己独食一个腰子一个鸡腿,少那一星半点,他自己都不清楚。”

    庄严又捂住了嘴。

    这事,办得颇有点儿黑吃黑的感觉。

    两只鸡腿很快又到了手。

    庄严和易军赶紧藏好作案工具,然后喜滋滋地从炊事班后头的小路爬到后面山坡一处空地上。

    “调料调料!”庄严忍不住催促易军。

    易军从口袋里摸出帮厨时候从炊事班顺来的辣椒面和胡椒面,还有一包盐,俩人三下五除二把鸡腿和猪腰子都抹了个匀,然后随便在山坡上掰了几根小棍子,生了火,穿起腰子和鸡腿,慢慢烤了起来。

    很快,猪腰子和鸡腿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鸡腿的皮也开始变得金黄起来。

    “香!”庄严吞了口唾沫,赞道:“真特么香!”

    烤制的过程只用了短短的二十分钟,俩人也不管腰子和鸡腿还冒着腾腾热气,抓住棍子开始狼吞虎咽。

    鸡腿渗出的油脂在口腔里爆炸开来,香气简直让人迷醉。

    庄严恶鬼投胎一样吞了一只鸡腿,又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只猪腰上,手口并用,全力对付那只硕大的猪腰。

    易军吃了几口,双手拿着那只鸡腿,看起来就像一个逃荒的灾民吃到了白面馍馍一样感动。

    “我要赞美这个世界上的食物,赞美鸡腿,赞美猪腰子……啊!万岁!我的猪腰子……”

    庄严却一点没有感慨,警告道:“你再感慨,时间拖久了就露陷,到时候咱们挨罚的时候你再吟诗,看看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诗意。”

    易军想想也是,这可不是什么吟诗作对的好时候,于是赶紧三下五除二,将鸡腿塞进嘴里。

    很快,俩人吃得小肚溜圆,然后灭了火,收拾好东西,跑到炊事班的水池边洗了手,这才心满意足回排房。

    事情一直很顺利,头三天里,庄严和易军俩人过足了嘴瘾,起初还真担心炊事班发现猪腰或者鸡腿少了,好好提心吊胆了一把。

    结果几天下来,炊事班居然没有一点没动静,庄严和易军提起的心又塞回肚子里,一次次偷得不亦乐乎。

    不过,事情终究还是出了点无关紧要的小意外。

    这天中午,俩人一看时机成熟,又悄悄溜出排房,轻车熟路地摸到了米库后面。

    今天的货色更好,不是鸡腿了,居然是牛肉。

    俩人大喜过望,烧牛肉,咋说都比鸡腿棒,何况连续吃了三天的鸡腿和猪腰,还真的有些腻歪。

    进口的牛肉都是一块块,有一公斤左右的重量,用薄膜包裹好的。

    俩人也不贪心,挑了一块出来,又流窜到了山坡上的老地方。

    庄严腌肉,易军生火。

    正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下面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吼声,将俩人惊得三魂不见七魄。

    “你们在干什么!?”

    庄严扔下牛肉,拔腿就要跑。

    易军吓得差点滚下山坡。

    庄严脑袋嗡地炸了。

    完了完了,被抓现行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