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4章 易军的小秘密

第74章 易军的小秘密

 热门推荐:
    事后庄严总结,自己是命中注定不能得瑟的,一旦飘飘然忘乎所以,很快会有一双看不见的命运之手将自己狠狠攥住,重重地掼在地上。

    自从出了水上派出所的公差后不到十天,正当庄严开始在各个军事项目上以徐典型同志为目标拼命追赶的时候,诗人易军忽然在某个午后一把将刚从饭堂里走出来的庄严拉到了一边。

    “老庄,有事跟你谈谈。”

    看着一脸贼兮兮的易军,庄严顿时觉得这家伙肯定没什么好关照。

    于是警惕地问道:“易军,你小子想干嘛?”

    易军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做了个夹烟的姿势:“别的先不说,来根烟,我知道你有好烟,红塔山。”

    庄严啐了一口道:“诗人,少在我面前卖关子,有事说事,没事拉倒,装什么装啊?”

    换做从前,一根烟对于庄严来说都不是个事。

    可是风水轮流转,今日不同往日了。

    庄严带来部队的钱大部分被寄回去,剩下的本来还私藏了一些,没想到何欢跑路捅出大篓子之后,全营统一点验,所有人的的行李和抽屉被重新打开好好检查了一次,就连身上都被搜了。

    那藏起来的钱自然就没藏住。

    现如今,钱都被尹显聪拿去统一存在银行里,存折倒是发到了新兵的手上,密码也知道,可是最搞笑的是根本没有外出的机会。

    这样一来,存折就成了一张印有数字和银行认证的废纸,只能看,不能花。

    授衔之后,庄严有了津贴费。

    津贴费这玩意在庄严这种在家大手大脚习惯的城镇兵来说简直就是个笑话。

    每月5元!

    5元!

    庄严拿到手的时候都快哭了。

    难怪说当兵的是为国家奉献青春了。

    在家的时候,庄严一天去游戏厅打街机,毛钱一个游戏币,每天至少玩一百颗,那也要0元了,快赶上这里一个月的津贴费了。

    这当兵流的汗,吃得苦,受的罪,无论如何跟这5元的津贴费之间都划不上等号。

    在家就算去码头当搬运工做苦力,恐怕每天挣的都比这个多。

    庄严第一次认识到什么叫做生活艰难。

    八连大门外右拐五十米就有个当地人开的小日杂店,也是八连士兵每月购买日用品的地方。

    牙膏、洗发水、肥皂、厕纸……

    庄严第一次被带去买日用品回来,手里的5元顿时没了一大半,剩下的十多块钱只能买最便宜的烟抽。

    红塔山要10元,是断断不能抽了。

    美登香烟三块五,特美思三块五,这已经是最便宜的货色,从前在店里看到这些烟连扫都不扫一眼的庄严现在每月只能买四包这种香烟,其中一包还得跟易军这厮合资,否则就差那么一两块。

    每月三包半的烟,对于庄严来说根本不够,只能省着抽。

    有时候甚至一根烟要和班里的烟鬼们分着抽。

    这日子……

    这次射击二练习胜了徐兴国,尹显聪给了一包红塔山庄严,这烟他藏着一直不大舍得抽,偶尔拿一根放在鼻孔下闻了又闻再放回烟盒里,金贵得不行。

    这回易军居然要问自己拿红塔山?

    想得美!

    易军看到庄严一脸的吝啬,忍不住揶揄道:“老庄,不够意思了吧?兄弟我有好事就马上想到你了,你就没点表示?”

    庄严说:“诗人,你少卖关子,你能有啥好事?该不是又是你的什么签名珍藏手稿吧?”

    之所以庄严会这么说,缘起于易军上礼拜也跟庄严说有好事关照他,让庄严给一根红塔山他过过瘾。

    正当庄严刚从烟盒里拿出烟,易军递过来的却是一张纸,纸上面写着一首诗。

    那首不堪入目的诗差点让庄严吐了一地。

    易军却说,这可是一个诗人的亲笔手稿,等他将来出名了,这玩意就像梵高当年的向日葵一样身价万倍,一稿难求,气得庄严差点朝他头上吐口水。

    易军啧啧了两下,说:“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庄严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说:“是不信任,绝对不信任,这年头,诗人都是骂人的词儿了,跟说人流氓差不多。”

    完了就要走。

    易军急了一把抓住庄严,将他拉了回来。

    “你想不想吃一整只鸡腿?!”

    庄严这才想起来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其中一道菜是辣椒炒鸡腿丁,这鸡腿庄严认得,就是上次水上派出所赞助给连队补贴伙食的那一批冻品。

    那些冻品除了鸡腿,还有猪腰和牛肉之类。

    “还有猪腰!”易军没等庄严追问,立即又加码了诱惑,“也是一整只!”

    庄严奇道:“你小子今天不帮厨啊?哪弄的鸡腿和猪腰?”

    易军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又缩回墙角后面,低声道:“我知道哪有。”

    庄严的好奇心被彻底勾搭起来:“哪有?”

    易军说:“炊事班!”

    庄严一怔,接着拉长了脸吼道:“滚!”

    易军还是扯住庄严不放手,食指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别嚷嚷!真有,我能弄到!”

    他开始解释起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庄严听着,又听着,听了一会儿,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听完了,一瞪眼,问道:“这能行?”

    易军咬咬牙,用百分百肯定的口气说:“我说能行就能行!”

    看到庄严还在犹豫,易军继续煽风点火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高风险高回报,这世上不会天上掉馅饼,人呐,一定要靠自己!”

    一大番道理说下来,庄严还是满脸迟疑。

    易军一跺脚,上了激将法:“瞧瞧瞧!平常我可敬你老庄是条汉子,整个排里,我谁都没找就找你。没想到你平时牛破天,真有事就怂如狗,算了,算我易军瞎了眼看错人了!”

    完了就要走。

    这回轮到庄严一把将他拉住,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珍贵的红塔山递到诗人面前。

    “干!怕个卵!”

    易军接过烟,点了,吐了口白烟,眉开眼笑地说:“行,咱们就分头行动,明天中午吃完饭,午休的时候我来找你,到时候我们就按照计划进行。”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