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73章 分歧

第73章 分歧

 热门推荐:
    和尹显聪聊完,庄严觉得在去教导队这件事上,有戏!

    自己班长既然说了,那就肯定会做到。

    何况庄严也看出来了,一班长尹显聪和三班长陈清明之间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和谐。

    这可不是庄严瞎猜的。

    尹显聪和陈清明之间的矛盾,源于带兵的方式。

    由于今年底要迎接总部考核,所以团里也在组织基层军官集训,戴德汉经常要往团里跑,而尹显聪则因为考军校将重点放在了文化课补习上,排里的工作一向由陈清明主持。

    作为第三年老兵,陈清明有着自己的考虑。

    尹显聪考军校,按照目前的形势看,考取的可能性极大。

    一旦尹显聪离开一排上学,以二班长牛大力的组织能力肯定不足以领导一排,所以陈清明就是升任一班长的最佳人选。

    部队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排的排头班都是本排能力最优秀的班长担任。

    例如一排的一班,二排的四班,三排的七班,以此类推。

    在战时,如果排长阵亡,那么一班长就自动升级为排长。

    这就是一种俗称约定。

    所以虽然大家都是班长,可是一班长和三班长的职务上是有所分别的。

    陈清明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他想在部队里干下去,可是转个志愿兵什么的又没那么多指标,难度上也大。

    唯一的出路就是提干。

    按照1师的规定,第三年兵如果有三等功在身,那么留队一年之后可以优先照顾一个三等功,两个三等功后,就可以向师里打报告申请提干。

    不过,这个提干可不是白来的。

    就算你是个八面玲珑的主儿,至少你也得有拿得出手的成绩。

    陈清明的军事虽说不错,可是距离尖子水平还差那么点火候,没在全师大比武上拿过名次和奖牌,所以到了第三年依然一身空空,还没拿到三等功。

    既然自身军事没有能耐,那就在带兵上下功夫。

    班长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带兵,你自己不行,但是带出来的兵嗷嗷叫,那也行。

    如今,陈清明指望的就是这个,将自己三班的兵带好,在营里团里的考核上都拿到名次,然后等尹显聪考上军校后,就可以主持排里的工作,这样更容易出成绩。

    现在三班的兵都是故意倾斜的,都是素质比较好的苗子,按理说,只要下点儿功夫,陈清明达到自己预设的目标并非难事。

    也许出于这种心态,自从新兵提前下连之后,陈清明的训练方式变得有些用力过猛。

    比如夜里来七八次紧急集合,然后让新兵们背着背包在训练场上爬战术;或者中午让新兵在板凳上站军姿,自己在床上倒头睡觉;又或者让被罚的新兵到副业地里的化粪池上做俯卧撑,手撑着一头,脚蹬着一头,下面就是臭气熏天的大粪。

    庄严对这些训练方式最为反感,他想不出在化粪池上做俯卧撑对于提高体能有什么特别的帮助,说白了就是整人,然而多数队的新兵非常老实,敢怒却不敢言。

    一班长尹显聪和三班长陈清明之间的矛盾,也是庄严在无意中听到的。

    那天晚上他洗澡晚了回排房,路过戴德汉的单间时候居然听见里面隐约传来分贝极高的争吵声。

    八连的排房也是老式的平房,一个排有一个大排房和一个小单间,大排房里住的是兵,小单间里住的是排长。

    排长的单间紧挨着士兵的排房,只有几个平方大小,平时也方便排长戴德汉和几个班长在里头开一些闭门会议之类的。

    如果放在平时,庄严是不敢也没兴趣去偷听。

    偏偏那段时间,他老想着什么时候轮到自己去外调集训队,所以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来。

    他们在争论什么?

    强烈的好奇心让庄严停下了脚步。

    仔细看看周围,除了大门的岗哨上有人在值班,还有连部武器库门口的哨兵之外,整个营区里空空荡荡安安静静,灯光已经熄灭了一大半,只有篮球场上还有一盏昏黄的灯光。

    树影倒在排房顶上,排长戴德汉的小单间门口黑乎乎一团。

    庄严的心脏怦怦直跳,紧张地有些口干。

    由于了几秒钟,他终于鼓起了勇气,蹑手蹑脚走到了单间门外,轻轻地贴在了墙上,像个贼似的屏住了呼吸。

    老式的排房隔音等于没有,庄严轻而易举就听清了里面的人谈话的内容。

    “一班长,你刚才这么说可真不够意思!”

    声音最大的,是三班长陈清明。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也表明我的态度,我对你个人没有任何意见,我们只是在谈公事,不是私人怨。”

    接下来说话的是尹显聪。

    陈清明又道:“你别摆出一副公私分明的样子,咱们都是同年兵,你说考军校,我吱声了吗?一切排里的训练和管理都压在我的身上,排长又要去团里集训,一个礼拜回不来一次,我任劳任怨,你却说我方法有问题?就换来你这句话?咱能讲点儿理吗?”

    尹显聪说:“最近我管理自己办理的事务很少,的确辛苦三班长您了,但是谢归谢,带兵却不能这么带!我看不出你一晚上吹十次八次紧急集合对提高训练有什么好处,让他们背着背包爬障碍场又有什么好处?”

    陈清明说:“对,我没你尹显聪那么会带兵,你去了教导队,当年我没去成,我就是个野路子带兵,我带病这一套都是从老兵身上学的,当年我们不也是这么过来的?我特么受的苦还少?怎么当年老兵们就没人说,如今你却来说了?好像你和我不是一年兵似的……”

    “够了!”

    最后打断俩人争论的是排长戴德汉。

    庄严听见有脚步声,赶紧溜回排房,临进门的时候,看到戴德汉的身影一闪,从拉开的房门里探出身子,朝外面的水沟里倒了一杯茶渣。

    这个班长之间的小秘密,庄严一直藏在心里没说。

    不过自从那天之后,尹显聪似乎尽量抽出时间来带自己的班,避免将人交到三班长陈清明的手上。

    从立场上,庄严是绝对站在自己班长的这边。

    他也不喜欢陈清明。

    因为他觉得这个老兵妖里妖气的,有种阴测测的感觉,但凡陈清明搞训练,大家都吃尽各种莫名其妙的苦头。

    基于这个原因,庄严更乐意给自己的班长长脸。

    所以在训练场上,他开始表现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积极。

    而且,他接受了尹显聪的意见,既然自己有心去教导队,那么和徐兴国之间的竞争就应该遵循一个原则——以己之长击敌之短。

    纯粹的力量和耐力科目上,庄严比不过徐兴国,例如投弹、障碍、五公里越野。

    可是射击、战术和器械体操还有各类武器操作上,庄严却一点不怵徐兴国。

    他虽然吊儿郎当,但事实证明,庄严并不笨。

    很快,他逐渐在训练场上开始崭露头角,就连八连连长张建兴也在开饭前的点评时间里点了他的名字,说庄严同志不错,最近进步非常大云云。

    庄严又开始有些飘飘然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