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60章 搞满足

第60章 搞满足

 热门推荐:
    连里忽然吹哨子集合。

    大家急急忙忙跑出来列队。

    蔡指导员为所有人介绍了连队里的每一个干部,然后又开始婆婆妈妈交代各种注意事项。

    和大多数政工干部一样,老蔡沾了点罗嗦的毛病,一开口就往深处说,没完没了的。

    足足说了半个多小时,这才让大家继续回房间整理内务卫生。

    都回到了排房里,班长和连队里的干部都被集中起来开会,留下新兵们在房间里整理内务。

    郭向阳凑到庄严身边低声问:“庄严,听说新兵下了连队就舒服了,是不是?”

    庄严说:“你先给我根红塔山我就告诉你,嘿嘿。”

    自从开始分兵,一向节俭的郭向阳咬牙买了包红塔山,直到下了连队,这包烟还没分完。

    郭向阳犹豫了一下,伸手去摸口袋,手在冬常服上衣兜上停了一下,下决心似的抽出那包烟。

    其实庄严也并非贪图那一根红塔山,他知道郭向阳一向节约,有意要让他心疼,拿了一根夹在耳朵上,然后伸手又拿一根。

    郭向阳心疼得不行,赶忙把烟塞兜里,嘴上说:“不忙不忙,先抽着,没了再说嘛。”

    庄严把烟放鼻下嗅了嗅,说:“香,”

    然后点上,优哉游哉吐了口白烟。

    郭向阳一边催着,告诉我啊,是不是下了连队就舒服了。

    庄严说:“听那些地方退伍回来的老兵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三年就新兵连最辛苦。”

    郭向阳似乎不大满意这个答案,到底是不是啊?

    庄严说:“你问班长去吧。”

    郭向阳露出憨厚而满意的笑容说:“庄严,我信你。”

    可到了这天晚上,连队加菜,杀了头猪,说是庆祝新兵下连队,正式成为铁八连光荣的一员。

    这时候庄严才知道,原来连队不光有种菜的副业,居然还有养猪的猪倌!

    他想起了牛大力在新兵连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如果训练不好,下连队就养猪去。

    看来这话还真不是呼自己。

    虽说养猪是舒服,可是猪倌这名声可太难听了。

    怎么说都要混个卫生集训,或者混个通讯集训什么的,做那种岗位才算又舒服名声又好。

    吃完晚饭回到排房,庄严赶紧拿出信纸,又给目前王晓兰写了一封信。

    至今他仍旧弄不明白,庄振国这当爹的不给自己回信也就罢了,怎么一向疼爱自己的母亲竟然也只给自己回了一封信。

    那封信是临下连队的在营部那边收到的,只有一页纸,纸上只有一句话——安心服役,好好训练,家中一切安好,勿念!

    勿念……

    庄严觉得有种被人抛弃的感觉。

    到了这天晚上,庄严和郭向阳都知道自己猜错了。

    这天夜里一共吹了七次紧急集合,二班长牛大力和三班长陈清明轮流吹。

    第二天一大早,又是一次紧急集合拉开了早操的序幕。

    “你们是不是觉得下了连队就会舒服了?”

    陈清明拿着秒表,一脸冷冷地笑,在队伍面前走来走去。

    他看了看表。

    大声道:“最后一名,两分五十二秒,比新兵连成绩还要差你们是不是觉得可以放松了?我告诉你们!三分钟的时间标准只是及格,两分钟才是老兵的标准!你们一天达不到两分钟内集合完毕这个成绩,那么每个晚上都会吹紧急集合,吹到你们达到为止,吹到我们满意为止!”

    说罢,让到了一边。

    浑身肌肉的二班长牛大力穿着招牌式的红背心,隆重登场了。

    “嘿嘿!”

    他的笑容就像一头猛兽看到了面前的小猫咪,一边将手掌的关节压得啪啪响,一边说:“三班长说完了,轮到我来带你们搞体能训练了。跟你们先打个预防针,一班长尹显聪同志考军校正在复习阶段,所以从今往后早操和晚上都是我带着你们搞体能训练。”

    “当然,除了夜间专业科目的时候例外,而白天是专业和体能混搭,你们放心,我是经过教导大队集训毕业的,绝对有着一流的带病水平,一定让你们训好、练,一定让你们训满意、练满足!”

    “今天来到新连队,别看我们连队破旧,但是我们大啊!”

    他伸手指向连部后面的山坳,又指指山谷。

    “看到没有?这里风凉水冷,后面有山,前面有海,山清水秀,风水宝地!也就是我们铁八连才能摊上这么一大块地方,比营部都牛逼!”

    牛逼……

    庄严觉得自己现在要大难临头了。

    在没当兵前,他的确听别人说过,当兵三年就苦三个月,就苦一个新兵连。

    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错的。

    又被坑了。

    跟自己说这话的那位所谓老兵,估计不知道是那个后勤单位的,跟这种疯子一样的野战部队完全两回事……

    郭向阳在一旁小声道:“老庄,不妙啊……”

    庄严狠狠瞪了他一眼,心想我特娘的当然知道不妙了……

    可是……

    我能咋地……

    队伍前的牛大力还在继续。

    “刚才我说了,我们铁八连的训练是要搞满足,这是我们的传统。什么是搞满足?那就是你们觉得满足,我们也觉得很满足,那就是搞满足……”

    庄严的脸,苦得能滴出苦瓜汁来。

    “好了,废话不说,咱们现在就来搞满足!”

    牛大力异常亢奋,仿佛身体里塞进了全世界的活跃因子,两只脚已经迫不及待地原地抬腿。

    必——

    随着一声尖锐的哨子声响起,牛大力大手一挥,指着连队的大门吼了起来:“跑!朝大门跑,出了大门,朝山上跑!今天就带你们熟悉熟悉我们铁八连的早晨开胃菜,冲山头!”

    环绕铁八连的山并不高,庄严起初觉得这玩意不过就是几道山岭。

    可是当他跑出大门,开始朝山上冲,这才发现。

    他娘的,这山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

    山岭的海拔只有不到两百米,冲山头的路线实际上就是冲出连队大门从右侧家属院旁上山,冲到山顶后沿着山岭一直跑上一公里多,再从连队的西面一侧下山,沿着水泥路跑八百米左右回到连队。

    庄严的心怦怦直跳,上坡和平地跑完全是两回事,刚冲到一半,大腿的肌肉已经开始有些发涨。

    “跑跑跑!”

    牛大力依旧活力充沛,拿起挂在胸前的哨子一顿猛吹,然后又开始狂吼:“抓最后三名再跑一趟!”

    我勒个操!

    整个排的队伍受到了惊吓,所有新兵争先恐后开始追逐。

    谁都不愿意再跑一趟。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