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5章 去留

第55章 去留

 热门推荐:
    “最近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虽然我们排在摸底考核里没有拿到第一,但是实际上我们就是第一,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

    戴德汉手里拿了个印有桂林陆院字样的小笔记本,也没打开,放在手里翻来覆去,一边翻,一边走程序一样先表扬了几个班长的表现。

    “我不说你们也知道,今年我们团的编制缺口很大,以前从南疆守备部队裁撤过来的老兵基数太大,而且都在去年退伍了,咱们三营是缺口最大的营,而我们八连又是最缺编的连,即便新兵下了连队,咱们连除了班长副班长之外,就没有老兵了,和新兵连在本质上没分别。”

    他终于打开了笔记本,从里头摸出一张纸,打开。

    “我们的任务很重,按照总部的规定,年底我们就要参加考核验收,如果达不到总部的要求,那么快速反应部队的编制就会拱手让给3师。我们的手里都是新兵居多,要在短短的一年里将他们都训练成嗷嗷叫能拿得出手的精锐步兵,这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大家的有点儿心里准备。”

    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纸上,这时候终于移开。

    “咱们团是刚刚去年才换防到这里的,团部那边的训练场地和房屋都还没完全建设好,所以咱们三营才会驻扎在这个临时的营区,而我们八连又单独驻扎在N镇那边,团首长敢于这么安排,是对我们八连的信任,作风不过硬、军事不过硬的连队独自外放驻扎地,不用一年就会垮掉。”

    他把手里的那张纸递给旁边的陈清明。

    陈清明展开一看,是一份新兵名单。

    戴德汉继续说:“所以我想了很久,我们这次选新兵一定有择优,八连既然单独驻扎,团里面肯定对我们盯得很紧,如果训练稍微落后,就会被人骂得狗血淋头,甚至我们也得灰溜溜换防回团部,然后让团部调一个营重新过来这边驻扎,我想真的发生那种情况,营长会戳着咱们张连的鼻子骂,而张连肯定也会戳着我们几个排长的鼻子骂娘,你说到时候,我要不要也戳着你们的鼻子骂?”

    陈清明看完了手里的名单,将他递给牛大力。

    嘴里说道:“我没意见,这名单挺合理,我要的只是徐兴国,他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是个好兵,我要带走。”

    牛大力一边接过名单一边不服气道:“六班长,你那是运气好,什么你带出来的,徐兴国那小子本身就是体校生,素质摆在那里呢,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陈清明不像跟牛大力掰扯,牛大力这种人一根筋,越掰扯他越来劲,掰扯到最后弄不好连自己都绕进去。

    “行行行,你就说我运气好得了,就算我运气好,可这兵当时分兵可落在了我的手里,我现在占有绝对的优先权。”

    没想牛大力又不服了,说:“什么鬼运气好,六班长,分兵那天晚上,可是四班长先抢到徐兴国的,后来是李副连长硬要将庄严那小子塞到四班,你才捡了个大便宜。”

    陈清明顿时无语,一张脸黑乎乎道:“我说老牛你能不能少说一句,能憋死你不成?”

    牛大力说:“有话就要说,有屁就要放,我说错了吗?”

    陈清明就差没当场举手投降,说:“行行行,你有理,你全对,我叫你哥了行不行,拜托别说了,现在开会呢!”

    牛大力这才裂开嘴,憨憨地笑了起来。

    他扫了一遍名单,也点着头说:“这名单几乎就跟现在的分班一样嘛,我觉得没问题。”

    名单到了尹显聪的手里。

    看了一遍,他抬起头问:“排长,庄严去团后勤仓库?”

    戴德汉说:“没错,我个人认为他不适合留在八连。你还别说,其实今年我们编制缺口大,这个指标,我还是私人关系去团里找了后勤部长给安排的。”

    尹显聪问:“为什么?”

    戴德汉说:“没为什么。”

    尹显聪说:“总得有个理由是吧?”

    戴德汉不高兴了,脸色开始难看起来:“理由?一个作风吊儿郎当的新兵,服从意识差,训练又不积极,这是不是理由?”

    尹显聪据理力争道:“其实他的底子很不错,就缺点打磨,摸底考核那天跑五公里,他不必徐兴国慢!他不是不行,是心里有事,有心病。如果咱们把他带好了,我敢说他不必徐兴国差!”

    陈清明在一边听了这话不乐意了,马上插了一竿子说道:“四班长,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他能比得上徐兴国?十个庄严也比不上一个徐兴国,你护犊子也不能这么睁眼说瞎话呢。”

    尹显聪眯着眼,目光锐利盯着陈清明道:“要不打个赌?”

    “打赌就打赌,我可不怕!”陈清明胸有成竹道:“我倒是怕四班长你下不了台。”

    “别吵了!”戴德汉把声音提高了分贝,大声打断俩人,然后转向尹显聪道:“这个兵,我不想要。你看昨天打一练习,他前几发还好好的,最后一发就炮弹了,这人根本是故意的,他压根儿不想留在八连!”

    尹显聪说:“我看了成绩单,他不是跑靶,他是把子弹打到了郭向阳的靶子上,郭向阳靶上有五个弹孔,但是他明明跑了一发,多的那发是庄严打上去的,而且是10环!”

    牛大力笑了,说:“四班长,你这么说,庄严这小子是在学**了?他帮助郭向阳多打十环,牺牲自己成就他人?”

    尹显聪说:“我没把他说的那么高尚,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戴德汉不耐烦地说:“行了,你们就别争论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了!”

    然后又看着尹显聪说:“尹显聪,我戴德汉从当兵开始就是第一,当兵我当兵是第一,当班长我班长第一,去尖子集训我是参训人员里的第一,在军校我在班里同样第一,这是我毕业带的第一个排,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他越说越有些激动。

    “铁八连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申请一定要分配来铁八连?是因为咱们连队是273团响当当的尖刀连,拉出去都嗷嗷叫的连队!我可不管庄严是不是有心或者无意,言而总之,二排的门对这个兵,永远是关着的!成绩不好可以是底子问题,是可以练出来的,但训练不认真就是态度问题!我戴德汉手下不收怕吃苦的少爷兵!他爱上哪凉快就让他上哪凉快去!”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