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32章 约战

第32章 约战

 热门推荐:
    在操场上开完班务会,所有人解散后回到排房,一脸不爽的徐兴国学着常胜的模样怪声怪气叫了声:“首长好!”

    完了就哈哈大笑。

    常胜听了心里难受,趴在床铺上呜呜直哭。

    庄严斜乜徐兴国一眼,不满道:“徐典型你有完没完啊!?”

    徐兴国说:“我说错了么?他五公里越野长期倒数第一,内务卫生又最差劲,现在可好了,还在厕所里给营长敬礼,简直就是给咱们班丢脸!我看别叫啥常胜了,叫常败得了。”

    徐兴国和常胜俩人都是六班的新兵,陈清明的手下。

    在训练典型徐兴国看来,和常胜搭上了伙在一个班里简直是倒了血霉。

    二排自己组织五公里越野,六班永远是垫底的货色。因为这事,徐兴国没少鄙视常胜。

    庄严说:“你不就是军事训练好一点么?力气大一点么?现在这年代是吃脑子的。牛力气是大,但只能耕田!”

    徐兴国冷笑着说道:“庄严你也是差不多的玩意,物以类聚,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训练像个啥样?每次五公里,我还不得拉着你跑?你有种也拿第一啊!武艺不练精,不算合格兵,有种你和我比比军事啊!你哪项能和我并肩的!?”

    说着,指指外面排放后的一排单双杠道:“别的不说,咱们比比单杠一练习,你拉5个我就拉10个,你拉10个我拉20个,反正就比你多一倍!”

    全排新兵的目光都落在了庄严身上。

    庄严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就像有人大嘴巴子抽在脸上。

    虽然庄严平日里算是半个无赖,甚至压根儿算不上一个好兵。

    不过有一点,他却有着极其强烈的自尊心。

    别人可以讥笑自己无赖,但是不能质疑自己无能。

    徐兴国的话,彻底点燃了庄严的怒火。

    死就死!

    比就比!

    庄严不相信自己连徐兴国一半的一练习数量都做不够。

    虽然徐典型同志在排里甚至在连里都是数一数二的新兵尖子,可是人家已经将巴掌甩到自己的脸上,作为男子汉,就不能跪下认怂。

    “比就比啊!谁怕谁!”

    庄严也顾不得估测俩人至今的差距,顺口就接受了徐兴国的挑战。

    单杠一练习实际上就是单杠引体向上。

    在部队的大纲里规定,6个及格,8个良好,12个优秀。

    在庄严的记忆里,徐兴国最高纪录是做了16个,而自己最高纪录也曾经做到了8个。

    这么说,达到对方一半的数量还是可以的。

    看到庄严接招,徐兴国反倒高兴起来,胸有成竹地站起来,指了指外面,大声道:“走!今天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好戏开场,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班长,甚至于排长阿戴,也想凑凑热闹。

    毕竟在部队里,爱军习武本来就是提倡的,士兵之间在训练场上比试,一来可以活跃气氛,二来又能提升训练士气,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牛大力一张嘴笑得早已经合不拢,主动将胸脯拍得山响:“我来做裁判!我来做裁判!”

    所有人从排房里一拥而出,都忘后面的器械场跑去。

    庄严忽然感到后悔了。

    他没料到徐兴国竟然想都没想就敢接下场子,六班和四班本来就是分开训练的,只有排里击中训练才凑在一起,所以庄严对徐兴国的训练水平到底提高到什么档次根本搞不清楚。

    排房里人去楼空,只剩下庄严和严肃,还有事情的起源——常胜。

    常胜歉意道:“庄严……对不起……”

    庄严顿时又豪气上涌,大咧咧道:“说这个干啥,我早看不惯徐典型那家伙了!”

    严肃在一旁撇了撇嘴说:“庄严,你能拉几个一练习?”

    庄严说:“8个,我能拉8个,良好水平。”

    严肃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似笑非笑的意思,颇为同情地拍了拍庄严的肩膀道:“我见过徐兴国拉20个,就前天……”

    庄严顿时呆若木鸡。

    前天?

    这俩天,他都在装死。

    因为腿部有伤,尹显聪一般不让他参加体能训练,所以这两天庄严几乎就是半训状态,那天的器械训练他根本没得到场。

    20个!?

    庄严猛然感受到徐兴国的恐怖。

    这特娘的真的是头蛮牛,果然是体校生,新兵这才一个月,居然拉了20个单杠一练习!

    这已经是老兵的水准了。

    不过,自己约的战,含泪也要上场!

    “死就死!怕个鸡毛!”庄严一咬牙,低声道:“走!我就不信他徐典型是马王爷有三只眼!”

    器械场边,牛大力早已经迫不及待了。

    看到庄严,他第一个叫了起来:“赶紧啊!磨磨蹭蹭的!庄严,你小子是不是怂了!”

    六班长一向极喜欢徐兴国。

    可以说,徐兴国是他挑得最满意的一个兵,这个兵也算是给他长脸,每次什么考核比赛都会帮他争回名词,又让他省心。

    “我说五班长……”陈清明一脸傲慢的淡定,扯了一把牛大力,转身对庄严道:“庄严,你不是徐兴国的对手,我劝你还是有点儿自知之明的好,革命战友之间就不争这一日之长短了,你口头上认个输,我做个和事老,就这么算了……”

    这番话听上去挺以和为贵的感觉,但是细细一听又不是味道了。

    明摆着是在说,庄严你那破水平就别逞强了,干嘛干嘛去。

    就连一旁的四班长尹显聪也忍不住了,脸色一冷,对庄严道:“咱们当兵的,不能仗没打就认输,就算是遇到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也要有点儿拼命的精神,即便输,也要输得光明磊落!”

    陈清明佯作叹气,得意地说道:“我也就是枉做好人了,行,比就比!”

    他转过头对一旁的徐兴国道:“上!今晚你赢了,晚上训练就免了,紧急集合也可以不参加!”

    “是!班长,我保证完成任务!”徐兴国一边说,一边斜过脸来,朝庄严投来冷冷的一瞥,报以轻蔑的讥笑,然后矫健地一个飞跃,抓住了单杠。

    “一!”

    “二!”

    “三!”

    牛大力开始一个个地数着,每一次徐兴国的下巴过杠,他就加一个数。

    全排新兵都聚精会神盯着徐兴国。

    他们都知道这家伙牛皮,不过今天不知道能不能达到最巅峰的状态,破了他自己创下的记录。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