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9章 站岗长谈

第19章 站岗长谈

 热门推荐:
    “怎么样?!”

    尹显聪站在大操场边,手里拿着一个秒表,时不时举到面前看一眼。

    庄严背着自己的背包,狗一样耷拉着舌头绕着大操场跑圈子。

    经过尹显聪身旁,他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真累还是装累,总之一脸痛苦的可怜相。

    “停!”

    看到庄严这副模样,尹显聪把他叫住。

    “知道自己错在哪没有?”他问。

    庄严两只胳膊摁在膝盖上,腰弯得像只大虾米,脑袋摇成拨浪鼓。

    “不……不知道……”

    一边说,一边喘着粗气,和刚犁完十亩地的老牛没什么分别。

    尹显聪盯着庄严看了几秒钟,忽然道:“不知道那就继续跑。”

    庄严闻言,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在胸前一顿乱摆。

    “不了不了,班长,跑不动了。”

    “班长跑得动。”

    “是是是,是我跑不动了……”

    “我看你说话已经不带喘了,你很有潜质啊,我看多跑几次对你很有益处,至少可以让脑袋清醒点。”

    “不了不了。”庄严再一次摆手,“班长你就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和五班长顶嘴……”

    事到如今,庄严不得不认怂。

    好汉不吃眼前亏。

    既然都被自己老爹坑到这里来了,在没有想出妥善办法脱身之前,还是老老实实夹起尾巴做人为好。

    尹显聪这才叹了口气道:“起来吧,都快十一点半了,赶紧去洗个澡,今晚我挑了班,你和我站岗。”

    开训动员后半个月,新兵已经要跟班站岗。

    其实这种站岗从安保的角度来说并无多大意义,因为新兵营周围有老兵负责站岗,新兵只负责站自己排房门前的值班岗。

    让新兵站岗,无非是让他们渐渐熟悉部队的生活,毕竟站岗也是其中一个每日必须的任务。

    每班岗时长两小时,两小时一换。

    庄严赶紧回排房放好了背包,进门的时候发现是严肃在和五班副在站岗,后者朝他做了个鬼脸,咧嘴笑了一下。

    等庄严洗澡回来,刚好时间搭准了十一点半,冬季是九点三十熄灯睡觉,刚好俩小时过去了。

    四班副向尹显聪交了枪,验了子弹,然后尹显聪指着值班岗旁的椅子道:“坐。”

    凳子有两张,一人一张。

    尹显聪没再搭理庄严,从挎着枪,从军大衣口袋里拿出一本书,接着排房门前的灯光,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庄严瞥了一眼书的封面,好像是怎么高考复习材料之类的玩意。

    “班长你看啥呢?”

    “我在复习,六月份考军校了。你别管我,给我睁大眼睛看着,有人来了提醒我。”

    “是!”

    庄严只能老老实实做好,但是坐了半个小时,忽然觉得枯燥无比。

    对于一个好动的家伙来说,让人死坐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班长,抽烟不?”

    他掏出新买的美斯特香烟,递到了尹显聪的面前。

    营区的小店没有高档烟卖,只有美登和美斯特这类的低档烟,庄严只能退其次而求之。

    尹显聪想了想,还是接过了香烟。

    庄严心里暗喜,至少不会像之前戴德汉那样将自己狠批一顿。

    尹显聪吸了口烟,皱了皱眉头,拿着香烟在灯光下仔细端详了起来。

    庄严以为尹显聪嫌弃烟不好,赶紧许诺道:“班长,这里没有啥高档烟,只有这个,等下了连队,我买好烟伺候你。”

    尹显聪歪起了脑袋,斜乜着庄严。

    庄严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班长,我又说错了什么……”

    尹显聪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秦飞的太阳穴道:“你个屌兵,脑子里整天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是嫌弃香烟好坏,我是戒烟很久了,所以不习惯。”

    庄严松了口气,尹显聪这么说,显然不是嫌弃香烟的档次问题。

    “班长,我没乱想,我是个思想很单纯的人,就是单纯,才口不择言,你看,这不是把五班长给得罪了吗?还是你宽宏大量,这些班长里,就数你最好人。”

    他开始狂拍尹显聪的马屁。

    “装!你就给我狠狠地装吧!”尹显聪的脸拉了下来,“你那不叫得罪,你那叫违反规定,在部队,上级就是上级,绝对不能顶撞!”

    庄严故作委屈道:“班长,话也不能那么说……你看六班副……”

    提到程浩,庄严注意到尹显聪的脸色一变,赶紧把话头收住。

    今晚的事情,在每一个老兵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哪壶不开提哪壶。

    庄严发现自己的那张嘴真的贱透了,差点想自扇几耳光。

    “六班副的情况很特殊……”尹显聪说:“他有他的问题,每个人的问题都不一样……”

    说到这里,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来,又问庄严:“你不也一样吗?来的那天,你为什么希望我们把你退回去了?你不想当兵?”

    庄严狠狠抽了口烟道:“班长,我看你也是个好人,我就跟你直说了吧……”

    然后,他开始大吐苦水,滔滔不绝添油加醋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甚至把自己高考只上了垃圾大学的自费线说成了上了名牌大学的公费线,是因为父亲当过兵有军旅情节,所以才坑了自己一把,将自己推进了火坑,毁掉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云云。

    “火坑?”尹显聪问:“你觉得咱们部队是窑子?是火坑?”

    我艹——

    庄严差点又想抽自己嘴巴子。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这句南粤谚语还真的有点儿道理。

    “不不不,我不是说部队是窑子……我是……我是自己不能吃苦耐劳,是我辜负了自己老爹和各位班长排长的期望……”

    尹显聪面无表情道:“我对你没期望……”

    庄严顿时语塞。

    “班长,其实我这种人,根本就不适合待在这里,也不应该待在这里。”

    他一咬牙,觉得干脆敞开来说了好。

    “你说吧,我训练也不好,你们不是英雄部队吗?我这种渣滓留在这里只会拖革命战友的后腿,我觉得啊,就应该将我扔到什么仓库啊,或者什么后勤的保障基地之类单位去,让我腐烂在那里……”

    尹显聪忽然笑了,站起来拍了拍庄严的肩膀:“你个屌兵,想得倒是很美,不过我告诉你吧,无论你要去什么后勤单位,新兵营这一关你还是得过,这三个月,好好训练,别想太多了。”

    说罢,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忽然转身道:“地方不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庄严愣住了,问:“什么话?”

    尹显聪想了想道:“对了,我想起里啊了,如果生活就像**,你无力反抗,那就干脆躺下来好好享受,你啊,就好好享受着三个月的新兵期吧。”

    这话让庄严喉咙都泛上了苦水。

    尹显聪说得不无道理,现在这种情况,自己还能怎样?就像他说的,好好躺着享受呗!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