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5章 极致到变态

第15章 极致到变态

 热门推荐:
    大清早,庄严蹲在排房后面的水沟旁。

    这是第十一天。

    进入新兵营的第十一天。

    他的冬季作训服有种冰凉的感觉,那是因为早上起来跑了一趟三公里,然后集体到大操场集合,站了40分钟军姿,衣服已经湿透了。

    站军姿看起来简单,正如第一次训练站军姿,班长在示范的时候,正站在队列里的庄严就悄悄对旁边的严肃说,不就是像根木头一样朝那儿一杵么?这都需要训练?

    严肃当时略微吃了一惊,然后没说话,只是朝庄严笑了笑。

    庄严本以为严肃对自己那一笑是赞同自己的说法,现在他才知道,严肃是觉得自己迟早都会被打脸。

    何止是打脸。

    现在庄严觉得自己的脸比猪头还肿。

    这种“往那里一杵”的训练在庄严看来简直太不人道了。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就是折磨人。

    庄严越来越觉得,军队的一切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叠被子、走三大步伐、站军姿,这些在平常老百姓生活里最常见最简单的行走坐立在部队里完全被严格的条令条例规范起来。

    被子非要叠成豆腐块,有一点儿皱纹和弯度都不行;一个齐步走,每步75CM,班长就拿着一根木尺子跟着你量,多几厘米都给你抽一尺子。

    还有就是这个站军姿了。

    庄严这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站立的姿势能让人浑身冒汗还能防寒的。

    军姿实际上属于一种调动全身肌肉的站立姿势,例如你的臀部肌肉,按照要求就必须夹紧。

    第一次训练的时候,庄严听完尹显聪讲解要领后就暗自偷乐。

    这屁股上的俩块肉,夹紧不夹紧你班长大人还能知道?难不成一个个新兵脱裤子检查?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班长们似乎有透视眼一样,走到你的身边,扫一眼你的站姿,就知道你每一个小细节上的疏漏,甚至知道你屁股上的两块肌肉有没有用力夹紧。

    军姿训练越来越苛刻,后来甚至有些到了变态的地步。

    例如要求“颈要正”,一个小小的要领居然有几种变态的纠正方法,其中包括了衣领上别针、插T型尺,又或者最简单的办法——将大盖帽翻转,轻轻放在头顶。

    这种也不知道从什么年代流传下来的土方法特别有效,大盖帽顶上十分平整,这就意味着脑袋必须和地面成水平垂直,只要稍稍偏一丁点,帽子就会毫不犹豫地朝地面坠落。

    一旦坠落,最直接的后果是加时五分钟。

    还有就是手,站军姿要求双手贴紧裤缝线,贴着十来分钟倒无所谓,可是贴上半小时一小时,人就变得极其难受。

    人天生就有惰性。

    新兵们往往会在每一个小地方偷懒。

    不过老兵们早已经具备了一套在几十年的部队经验累积下来的训练经验。

    手偷偷放松就以为老兵不知道?

    OH!NO!

    才不会!

    每次训练,班长们都会人手一副扑克,然后每只手上塞进一张扑克,这样的好处是只要新兵一旦放松,扑克就落地。

    还有就是嘴,要求“口要闭”,好吧,那么嘴巴上也少不了一张扑克……

    最令庄严松一口气的是,他还不是罗圈腿。

    就拿紧急集合最慢的山东老郭来说,这厮就是个罗圈腿。

    别以为天生的缺陷不能纠正,部队就是一所免费的罗圈腿治疗机构。

    办法很简单,不是有武装带吗?

    用武装带缩短到最短的状态,然后在两条腿上合拢,扣紧。

    一个土制的物理纠正器就这么完成了。

    庄严现在才觉得,其实人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正如那些从小练杂技压腿轻松一字马的杂技演员一样,这特么的罗圈腿还真的可以用这玩意纠正。

    神了!

    “一帮变态!”

    庄严呼出一口白乎乎的水汽,将手轻轻伸进桶里。

    冰冷刺骨的冷水一下子令早上已经被训得有些晕呼呼的庄严瞬间清醒起来。

    “噢!这真的太爽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侍应,庄严发现洗冷水澡和使用冷水的好处。

    这玩意真的能提神,尤其是越冷的天气里,效果越好!

    洗了洗手,又泼湿了脸。庄严拿起果酸洗面奶,挤出一点在脸上猛地涂了几下,然后白毛巾捧了一捧水,狠狠在脸上用力搓了几个来回,然后脱掉小帽,把脑袋也刷了一次。

    炽热的体温将冷水蒸发,庄严的脑袋和脖子上一片白茫茫的水汽。

    一旁的郭向阳好奇地问道:“庄严,你洗脸的那是啥玩意?”

    庄严大方地将洗面奶递过去:“果酸洗面奶,洗脸用的,你试试?”

    郭向阳憨厚地摇摇头。

    庄严挺喜欢郭向阳的,和所有的齐鲁汉子一样,他有着那种朴实得如同山石一样的憨厚。

    至少对于在生意场打过滚的庄严来说,郭向阳这种人已经是稀有动物了。

    郭向阳摇摇头,咧嘴笑了:“不要,在俺们那儿,只有娘们才用这玩意。”

    同在水沟边洗脸的徐兴国道:“你们没看人家庄严本来就细皮嫩肉啊?用时髦的话怎么讲?那叫保养!”

    在一旁洗脸的不少新兵哄笑起来。

    庄严不阴不阳道:“哟!我们的徐典型同志果然就是不同凡响……”

    由于徐兴国的训练水准一直比排里甚至连里的绝大部分新兵都要出色,所以被当做新兵排的典型,好几次班务会和排务会上都受到了表扬。

    庄严于是给徐兴国起了个外号,叫“徐典型”。

    “山里的野猪皮厚才不需要保养,这人嘛……”

    庄严左右环顾,似笑非笑地反唇相讥:“人皮还是需要保养滴!”

    又有不少新兵哄笑起来。

    徐兴国的老家在山里,庄严这么说,实际上是有所指。

    “哼!”徐兴国脸一沉,冷冷哼了一声。

    庄严看到徐兴国没有继续接茬,也就不再乘胜追击,于是没话找话问旁边的郭向阳:“老郭,我看你牛高马大,可是每次紧急集合为啥都那么慢?”

    郭向阳脸一红,憨憨地笑了笑:“俺手笨,一紧张就哆嗦。”

    庄严忽然好奇道:“老郭,我想问你个事儿,你为啥来当兵?”

    郭向阳的脸更红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