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14章 让人绝望的紧急集合

第14章 让人绝望的紧急集合

 热门推荐:
    人生的第一次总是错漏百出的。

    二排的第一次紧急集合从效果上绝对算是惨不忍睹。

    当最后一名来自山东的新兵郭向阳背着一身响叮当松垮垮的装备跑出排房门口,站在队列前喊报告的时候,排长戴德汉黑着脸看了看手表。

    “我说阿戴!”

    操场的另一边传来了一排长的喊声。

    众人一看,是一排长站在不远处。

    一排也在组织紧急集合。

    和二排不同的是,一排似乎早已经集合完毕。

    一排长手里拿着大檐帽,扎着武装带,一手叉着腰肌得意道:“我这边最慢的一个用时六分钟,我看你那边都超过十分钟了,不行啊!得好好练了!”

    “少跟特么我得瑟,老吴,你滚一边去!”戴德汉气势上一点没输,“这不就是第一次组织吗?咱们好戏在后头!”

    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身体却很诚实。

    在队伍面前,戴德汉又开始跺起自己的小方步。

    “十分二十三秒……”

    “十分二十三秒……”

    他停住了脚步,头一转看着自己手下的新兵,人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狼,顿时暴走起来。

    “就算我在排房里放一只乌龟!十分钟它都能爬到我这里了!”

    说完,走到队列里,从每一个新兵身边路过,目光始终没离开过每一个人身上的背包。

    “你的鞋子呢!?”

    “报告排长……不知道……”

    “挎包里的口缸呢?!”

    “报告排长……忘了……”

    将所有人的背包都扫了一次,戴德汉回到队列面前,对尹显聪一摆手。

    “跑几圈。”

    尹显聪立即举起手:“都有了,向右转!绕着操场给我跑!我喊停再停!”

    二排的新兵开始在大操场上绕圈子。

    没跑出多远,队伍里传来了各种叮当声。

    各种没有绑紧的装备开始从新兵们的身上坠落……

    “报告班长!我的背包散了……”

    “后面的,别踩,别踩,我的被子……”

    “谁的口盅掉了?谁的?”

    庄严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他的背包问题极大。

    按照捆绑背包的技巧和要求,小背包带是要缠绕至少三道横,两个竖,用部队的术语叫做“三横压两竖”,不过庄严跑出排房到了操场才发现自己的背包只是一个“井”字捆绑,根本没有绑紧。

    随着奔跑的速度加快,庄严感觉到背包要散架了。

    首先脱落的是绑在背包最上方的雨衣……

    “报告班长……”

    “跑!”没等他打完报告,伴跑的尹显聪一个严厉的呵斥让他将剩下的半截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接着是鞋子脱落……

    最后背包终于哗一下全散了……

    “报告班长……”

    “抱着跑!”

    他的报告再一次被打断。

    整个队伍里,已经不止庄严一人在抱着散作一团的背包跑步。

    几乎有一大半都是这样。

    “停!”

    跑了两圈,队伍终于被停下。

    戴德汉重新回到队伍前面,看着这一群气喘吁吁的新兵,一边摇头一边道:“你看看你们!你们现在像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吗?不!解放军士兵是不会像你们这样的,你们现在就像一群打败仗的逃兵!所以,别以为你们穿上这身军装就以为自己已经人五人六是一个兵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差远了!”

    他顿了顿话头,扫过每一个人的脸。

    “我这么说你们,是不是心里不服?”

    没人敢回答。

    “那么,我现在给你们定一个标准,就按照这个标准练,别说我小看了你们,下连队之前,你们能达到这个水平,我保证不会再搞紧急集合来折磨你们!”

    回头对尹显聪等六名正副班长道:“你们进去,示范一次。”

    等所有班长都回到排房,熄灯。

    “嘟嘟嘟——”

    戴德汉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声。

    排房里传来响动,所有新兵的目光都落在门口。

    一分二十秒后,尹显聪第一个出来……

    接着在两分钟内,所有的正副班长陆陆续续全部集合完毕。

    “你们几个班长,也跑两圈,免得这些新兵蛋子觉得咱们不公平!”

    等班长们绕着操场开始跑步,戴德汉又开始在众人面前踱起了方步。

    “我不需要你们第一年兵就做到和四班长一样快,但是至少要在三分钟内,这就是我的标准,没有达到这个标准,那么拜托你们晚上睡觉的时候多长个心眼,紧急集合不定时会来一动!”

    戴德汉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这一点很快庄严就有了深刻的体会。

    因为正如戴德汉说的,新兵一天达不到三分钟内完成紧急集合的流程标准,那么会不定时搞一动。

    就在开训动员会过后的那个晚上,二排一共进行了三次紧急集合。

    一次在12点,一次是3点,还有一次是临起床的五点五十分,直接用紧急集合代替了起床号。

    自从动员大会之后,新兵营的空气不知不觉变得紧张起来。

    随着训练的正规化,逐渐加码的训练强度让人缓不过劲来。

    每一个晚上,庄严即便是睡觉,可神经还是绷得紧紧的,随时得防着班长吹紧急集合哨。

    除了最基本的队列训练,体能训练也开始拉开了帷幕。

    虽然这些体能训练并不严苛,如果用老兵的标准来看,每天跑个三五公里根本就不是事儿。

    但对于庄严来说,这真算是遭了老罪了。

    他终于明白戴德汉为什么在第一天自己上烟的时候劝自己最好把烟给戒了。

    因为第一次跑三公里,庄严就觉得自己简直要断气了。

    肺部完全就像一只敞开的风箱,冬天的寒风直灌进去,几乎可以感到肺泡和肺叶上那种冰凉。

    当完成第一次三公里后,庄严跑到了路边的土沟旁,弯着腰像只吃错药的狗一样哇哇吐了半天的黄胆水。

    唯一令庄严还稍稍欣慰的是自己也不算整个排里最差的,毕竟初中年代是足球队的,撑死骆驼比马大,在整个排里,庄严不是第一名,也不算最后一名,总算能夹在中间混日子。

    倒不是庄严能吃苦,而是按照规矩,倒数十名的新兵要加一次四百米冲刺,美其名曰——加强腿部肌肉锻炼。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