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特种岁月 > 第5章 饿狼式分兵

第5章 饿狼式分兵

 热门推荐:
    凌晨三点,军用卡车晃晃荡荡开进了一处山脚下的营区。

    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别的新兵都睡着了,唯独庄严连眼皮子都没合一下。

    短暂而急促的刹车声过后,东风军卡的后挡板“咣当”一声打开。

    一束刺眼的手电光兜头兜脑照在庄严的脸上,晃得人眼都睁不开。

    “尹显聪、陈清明、牛大力,你们快过来!分兵了!”

    大冷天里,庄严看见一个穿着印有“桂林陆军学院”黄字红底背心的小个子在车下朝着自己身后直嚷嚷。

    刚跳下车,稀里糊涂的庄严看到黑暗中哗一下围上一群人,吓得赶紧退后两步。

    这些人清一色的部队板寸,有的披着军服,有的穿着秋装内衣,有的甚至就只穿一条背心,看不出职务高低。

    还有一个统一的特征,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一根大号手电,眼睛眨都不眨盯着车上鱼贯而下的新兵们。

    “这一批是哪的兵?”

    “南粤和赣西的……”

    “不会吧,南粤那边不都是矬子吗?个头有这么高?”

    这些家伙围着新兵们评头品足。

    穿桂林陆院红背心、比李定还要矮的小个子听到最后一句话显然很不高兴,用力地干咳了两声,其他人顿时噤声。

    李定对一个穿着军装、右臂戴着红袖章、肩膀上挂着一个红牌牌的人说:“三排长,新兵就交给你们了,你点一下,一共二十四个人。”

    然后走到红背心的身边,低头说了几句话,目光有意无意朝庄严这头扫了一眼。

    这一眼,让本来稍微平静的庄严又开始心惊肉跳。

    靠!

    该不是要搞打击报复吧?

    他的心又悬了起来。

    红牌军官走到新兵们的面前,手里的大号电筒就像指挥棒一样在新兵们跟前晃着:“都站好,都站好了。”

    然后开始数人头,1,2,3,4……

    一阵寒风刮来,边上的红背心小个子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冲红袖章叫道:“这鬼天气!有点冷啊,我说三排长,赶紧点分兵哦!”

    点完人数,红牌军官大声问道:“八连和九连的班长都到齐了吧?”

    早有人不耐烦应道:“齐了,齐了!分人吧!”

    “分人!每排三个,你们自己挑!”红袖章一扬手,往旁边一站。

    拿手电的人恶狼似的呼啦一下全扑了上来。

    “这个壮实,我要了!”

    “嗳嗳嗳,这个我先要的,九班长你别跟我抢啊!”

    “狗日的,明明我先拉住的!”

    “别抢别抢,特么的都是战友不是!?还分什么你我!”

    ……

    二十四个新兵就像0元购物摊上的商品遇到了赶集大妈,在短短的几秒内被来自各方向的大手拽了过去,所有人还在懵懂不清的状态下,分兵就已经完成了。

    庄严糊里糊涂被一名班长扯住,红背心小个子忽然走过来,对着拉住他的那名班长道:“八班长,这人是副连长要求放在我们二排的,你让给我。”

    说罢,随便从旁边拉过一个新兵推到八班长面前,另一只手将庄严扯了过来。

    现在的庄严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肉,周围都特么是一群狼,压根儿没照顾自己的感受。

    红背心打量了一下庄严,用一种评价牲口的语调说:“胖是胖了点,不过练练还行。”

    回头对一个披着军服的老兵说:“尹显聪,你们四五六班,每人一个,这个就给你们班。”

    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庄严。

    尹显聪很不情愿地指着身边的徐兴国道:“排长,我要这个。”

    庄严这才注意到,原来尹显聪抢到的兵居然是徐兴国。

    真是见鬼了!

    去哪都能和这个冤家碰面,还分到了一个排里……

    边上的五班长牛大力倒是很高兴,笑嘻嘻道:“我绝对服从排长的安排!”

    其实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三个兵里头,基础素质最好就是徐兴国。

    都是带兵的,谁也不比谁傻多少,就像专业养殖户一样,瞅一眼自己的猪圈就知道那头猪是能出肉的好货。

    “狗日的牛大力,上回你丫先挑,这回怎么都轮到我了!”

    长得跟牛一样壮的五班长牛大力用一种农民式的狡黠笑道:“四班长,我这不是服从排长的命令吗?”

    庄严看着几人毫不顾忌自己感受仿佛在分猪肉一样挑肥拣瘦,心里的邪火冒了上来。

    被人这般嫌弃,他这辈子倒是头一遭了。

    “你们都嫌弃我,要不,把我退了吧……”

    这话出口,庄严倒是有些后悔。

    他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得罪眼前这几个排长班长。

    所有人被这句话吓了一跳。

    没见过新兵这么有性格的,居然第一天刚到营区下车就嚷着让人将自己退回去。

    愣了一下,红背心不耐烦地摆摆手说:“都一样,不要争,先回去吧!”

    说完缩着脖子穿着那件红背心扭头就往排房走。

    牛大力得意洋洋地抢过徐兴国手里的行李袋,说:“跟我走!以后我就是你的班长了。”

    六班长陈清明也领走自己的兵,最后,操场上只剩下庄严和尹显聪。

    庄严这才注意到,面前这位四班长是个瘦高个,五官显得有些精致,没红背心小个子那种杀气,转念也想也好,倒是个慈眉善目的人,兴许更好相处。

    跟着尹显聪进了排房,眼前黑乎乎一片,没有灯光。而且排房里的床位还没睡满,很多还是空着的,几顶白兮兮的蚊帐在

    尹显聪打着手电,将庄严领到一个下铺,指着空荡荡的床板道:“你以后就睡这里吧。”

    说完,取过庄严的背包,麻利地打开,变魔术一样在短短的一分钟时间里将蚊帐和床铺整理好。

    “睡觉,明天睡到自然醒,我会叫你吃午饭,行李我帮你放好。”尹显聪说罢,提着庄严那个硕大的旅行箱消失在排房的尽头。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