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绿茵王牌少帅 > 079 天使煽动翅膀

079 天使煽动翅膀

 热门推荐:
    圣诞节这天早上司徒云兵先是躺在床上给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教练,以及球员们回了新年祝福信息,或许以前真没有正式地过圣诞节,他并未意识到这样的节日对西方人来说的重要性。

    从前他甚至抗拒着外国节日,因为女友总会以此为借口索要礼物。

    等发完了短信,司徒云兵本想再睡一会儿,却怎么都睡不着。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发现自己真的懒不下去了。

    几天没有去学习就自己感到不自在。

    于是乎起床洗漱之后就坐在公寓内的椅子上开始翻看书籍做笔记。

    之前他学习时总是废寝忘食的,时间过得飞快,可今天他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时不时就会瞅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

    手机里没有游戏,没有电影,没有任何娱乐打发时间的玩意,但是,那里面存着西格莉德的电话。

    这种期待着对方会给自己发信息,自己也冲动得想要给对方打个电话的感觉久违得如此强烈。

    但司徒云兵克制住了,他苦笑着摇摇头,现在的自己,像极了一个青春期的小伙子。

    这样下去可不行。

    只会胡思乱想,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

    他放弃了在公寓里学习,也没有通过电话去联系西格莉德,他决定去外面转转,以此来分散注意力,淡化其他的念头。

    阿隆佐曾数次邀请司徒云兵去尼斯游玩。

    用他的话说是:外国人来法国会去巴黎,但法国人度假会去尼斯。

    司徒云兵先去了一趟蒙特卡洛大都会购物中心,买了一套保暖的运动装和休闲板鞋,他不想独自外出散心时穿着带有摩纳哥标志的服装,那样的话他的任何行为举动都会联系上摩纳哥俱乐部,工作归工作,生活还生活。

    穿着新衣服踏上公路赛,司徒云兵毫无压力地从摩纳哥骑车往西南边的尼斯而去。

    差不多15公里的路程对司徒云兵来说再恰当不过。

    沿着海岸线的公路向尼斯进发,时不时望一眼那一望无垠地大海,看天边云卷云舒,司徒云兵心情豁然开朗,就连微凉的海风都令他感到如此舒畅。

    他的脑海中忍不住回忆过去四个月发生的点点滴滴。

    他有过怀疑,怀疑自己其实是在做梦!

    但每一次回想起过往发生的一切,他都在否定这个想法。

    如果是梦,为什么他最初天真地希望摩纳哥刮起传控风却一败涂地?

    难道做个白日梦也不行吗?

    如果是梦,为什么当球员赶他下台时咄咄逼人,球迷言语辱骂对他做出不雅手势令他如过街老鼠般退避三舍,仿佛他见到的每个人都是魔鬼。

    难道这样的噩梦还不足以令他惊醒吗?

    如果是梦,老古尔库夫,格雷茨,普埃尔,布兰克等等他们无论是得意还是失落的面庞都鲜活地浮现眼前。

    难道一个梦能够如此精细到毫发吗?

    如果是梦,那么仿佛时刻在脑海中回荡着来自摩纳哥球迷的欢呼,球员赢球后的亢奋,自己与每一位教练拥抱庆祝时的自豪,都是那么真切,毫不做作,全部是有感而发!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骑着公路赛的司徒云兵情不自禁微笑起来,如果否定了这是梦的话,那么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完成挑战继续活下去,可最起码在这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他获得了重生!

    他可以每天看到无敌海景,可以喝着波尔多的红酒,品尝蜗牛松露鹅肝等等美味佳肴,不用机械枯燥地重复着每一天,不用为了生活的压力而愁闷。

    虽然他现在还算是个穷光蛋,但他却觉得自己十分富有!

    他才刚刚开始睁开眼去看这个世界,享受这个世界美丽的一面,他希望一直保持下去。

    从来到摩纳哥开始,他心中只有两个疑问,第一个就是发生一切是否真实,第二个便是游戏挑战结束之后会发生什么?

    赢得挑战才能活下去,输了直接死亡!

    但赢了之后呢?

    是会把他送回曾经的时空吗?还是会让他继续挑战下一个目标,永远没有尽头?直到有一天他失败了?

    他不知道,但这个问题并非迫在眉睫,不会马上揭晓答案,所以他也只是偶然会想一想罢了。

    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也许正因为游戏给他的挑战是有期限的,就在本赛季结束那一刻揭晓,所以在那之前,无论是享受生活还是投入工作,他都会争分夺秒!

    摩纳哥进入假期,工作重心转会市场上,司徒云兵给了德邦丹转会引援所需要的球员名单,时间上给的有点晚,是在半程联赛结束的时候,因为那个时间节点也恰好是派出去全球各地的球探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他们也要回家过圣诞节的,况且全球各大联赛基本上也都会进入冬歇期,只有少数联赛除外,可考察的球员几乎没有了。

    也只有看过球探报告,司徒云兵才能整理出一份转会引援名单。

    希望俱乐部转会谈判团队能够在新年到来之际给他一些惊喜吧。

    司徒云兵没有出面,原因是他太年轻了。

    如果让谈判团队去和球员交流,最起码还能拿出法国媒体对司徒云兵近期的评价来作为吸引力,但司徒云兵若是直接出现在球员面前,可能他的年轻反倒会成为负面因素。

    当司徒云兵骑着公路赛来到尼斯城中时已经是午后,他在城中区找到一家圣诞节期间还在营业的餐厅,享用过尼斯当地有特色的尼斯沙拉,索卡,还有他念起来很绕口的两道菜,司徒云兵心满意足地骑着单车先去了尼斯的西北部。

    骑着公路赛在种满各式各样鲜花香草的山间缓慢而行,司徒云兵快被这五颜六色却又芳香浓郁的景色美哭了!

    此时此刻,他又想起了西格莉德,他想要带她来这里,看看这里美不胜收恍如仙境的景致。

    恰好是因为圣诞节期间没有游客蜂拥而至,才让这里的景色才更加迷人。

    司徒云兵在小镇上转悠,发现这里几乎80%以上的店铺都是卖香水的,他顿时也明白了为何这小镇附近种满了鲜花香草,原来是香料用来做香水用的!

    只有一家店还开着门,少数来这里闲逛的游客都在这家店门口待着,他们清一色都买了很多香水,在试着不同的香水味,将香水喷一点点在手背上,然后闭上眼睛闻一闻,露出品味香气的表情。

    司徒云兵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进去,虽然这里的香水很便宜,但是他没有大包小包去扫货,而是跟老板说英语,老板用法语与他艰难地沟通了大半天,才算是精挑细选了一瓶香水,包装起来付了钱,司徒云兵将小小的礼盒揣在兜里。

    这是他想要送给西格莉德的礼物,虽然他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送出去。

    从小镇南下,司徒云兵一路来到了西米耶考古遗址,司徒云兵兴致盎然地参观公元三世纪就留下的露天剧场,竞技场,街道等等,这里曾经是维多利亚女王的最爱。

    临近傍晚时,司徒云兵骑着单车来到了天使湾。

    这里因形似天使的翅膀而得名。

    虽然他每天都能够眺望到魅力无限的海景,可沿着尼斯天使湾向北归去时,他仍然被这里的景色所吸引,那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恍若天使煽动着翅膀!

    司徒云兵自己都有一股冲动张开双臂效仿展翅高飞!

    去尼斯骑行了一天把他累坏了,回到公寓内就真的什么也不再去想,躺在床上便很快入睡。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