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一念圣邪 > 第八章 我来试试(五)

第八章 我来试试(五)

 热门推荐:
    听闫易这样说徐豪陷入了沉默,许久没有见过何少极了,都是听说他的一些传闻,完全没有想过他会闫易说的这么恐怖。

    徐豪突然想见一见何少极,看看这个当初在天剑宗还身受重伤不能自理的那个少年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乱神道统果然还是人才辈出……”

    “什么人才辈出,我看是魔道不如从前了,只是低一个小境界而已,结果被人毫不废力的全面压制,我看让她早点认输算了。”

    “……”

    几个化虚境的又开始争论起来,旁边众修士不忍站远了一些,在他们旁边说话都会感觉不自然,而且有很多话说出来没准自己还要遭殃。

    她自认现在的自己有几分实力,没有想到第一站又被人这样完全压制,这样的压制力就算自己到了化玄境大圆满也完全无法反转的。

    尽管知道他是乱神道统的人,不过她心里还是疑虑渐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完全压制了。

    那漆黑的触手由魔气而聚,比起黄沙之地时已经不可同并而语,然而却被他用一只手打出的灵力轻易挡下,而他的攻击自己只能避开,若硬挡下浑身都会气血翻腾。

    “我认输了。”知道这场战斗已经对自己的心境开始有了影响,她果然的开口认输了,这在众人的预料之中。

    “还有谁要来试试?”一直没有用尽全力的他扫视了四周一眼,如此说道,气焰十分的嚣张。

    “这太强了,恐怕只有林公子可以跟他一比高下了吧……”

    “我感觉我要是去打,不是一合之敌,同样的化玄境,这差距有点难以接受啊……”

    “……”

    众人议论数息,结果并没有人再去与他比试,那姓林的都看不下去了,突然就跳下了台来,众人原本以为他要上了,哪知他直到了那天武境的修士面前开口说道:

    “你在我前面测的,灵石都已经交了,不去打不是浪费灵石吗?再说了,平时你哪能见识到这种层次的机会,这是一个机缘,快点上吧!”

    脸色有些抽搐的瞪着他看了数息,他终究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直接飞身向那乱神道统的修士而去,取出剑来飞刺而去。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同是灵界的实力,他与天武境之人交过手,面前这个人之前自己并没有见过,实力也确实不入眼,他动都没有去,如水一般的力量涌向了左手,剑到跟前他直接伸手抓住了这一剑。

    没有因为他的大意而感觉到有放松,剑力量不减的刺向了他,虽然很不想承认,却不得不说实力想差真的有点大,剑刃直接被他握在了手中。

    “刚才还有隐藏实力吗?怎么会凭一只手就可以……”

    “可能是不想让林公子看出太多东西,所以没有展现太多手段,这应该算是劝退。”

    看到他直接就这样握住了剑刃四周一阵惊呼,剑刃被拿握住那天武境的修士并没有放弃,转而打出了一掌,掌力未致,灵力未行,身边强大的灵力向水浪一样冲击而来,他此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般,在这巨浪之下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卷走。

    “咳咳……”脚步玄冰碎开数丈之深,冰渣之下他咳出血迹,已然受伤不轻,只是灵识传声道:

    “我认输!”

    话音刚落,结果另一边最先用量力尺测的那二人便齐齐开口说道:

    “我们弃权,不比了……”

    此时正奔向二人的那林公子也停下了脚步,有些郁闷的说道:

    “白送人灵石,你们这样浪费比我还败家……”

    话这样说着他跃身之前那木台上,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一块黑色的步,然后还不紧不慢的将它打开,看到这一举动众人有点懵了。

    “就剩他一个了,还不去比试做什么呢?”

    “不会是怕了吧,怕比输了丢了同境第一这个名头,以后都不敢在从前吹嘘了。”

    “他要是不比也说不下去了啊,只会更难听,这林公子想什么呢……”

    此时的他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理会众人,那布彻底被打开之后只见里面一把把如小手指长的剑,丢布而出,那些剑突然变大,数量足有十三把。

    “这些是什么品阶的剑?”

    “感觉不到啊,好像很普通,但林公子手里出来的东西能普通?”

    “各位,这一十三把全部是后天器物,没见过的睁大眼睛了,涨一涨见识!”丢出那些剑之后那姓林的开口了,双指不断比划着,那些剑开始有规律的排布起来。

    “都是后天灵器,这败家……呃不,这林公子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这要是给我一把就好了,境界虽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实力一定会提升不少。”

    “重点好像是拿出这么多器物有什么用吧……这闹的哪一出,就是为了显摆?”

    “……”

    众人看着半空中的那些剑议论之时闫易却注视着另一个地方,随他目光看去,一旁的徐豪开口问道:

    “闫兄你看什么呢?”

    “你没看到那个面具人有动静了吗?”如此反问了一句,他的视线这才从其身上离开。

    “对啊,你居然动了,之前一直打坐没有注意他,不知道这个人又是什么身份,之前口气好狂,现在好像不敢说什么了。”

    那面具人察觉到了徐豪长久的注视,面具之下黑暗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徐豪,徐豪先是心神一震,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这个眼神好像见过。

    “接我剑阵,能过我剑阵的话我就认输了。”十三道剑光一闪而过,分散在了那乱神道统的修士身旁,剑气利光而盛,看得人心里发毛。

    “看来你很自信,我倒看看这些后天灵器组成的剑阵有什么厉害之处!”虽然嘴上不服气,不过他却完全不敢大意,在这剑阵中他倍感压力,对方既然敢那样放话,会没有一点自信?

    “后天器物肉身恐怕挡不住,就算是我为上乘圣体也不行,看来要想办法破开才行……”心中这般想着他取了三件器物来,两件是防御类的,一件则是主攻的,要破阵可不能一直防。

    取出器物来的瞬间那些后天灵器动了,七把主攻,六把转困,看上去攻困浑然一体。一面可以挡住半面身体的盾靠在身后,剑器虽多他倒不至于防不住一面,只是这些没有人拿握的剑器力量远超他的想象,与手中之斧对拼自己居然会感觉震得手掌发痛!

    “可恶,这后天器物之中的力量形成之时便有,再加上控阵之人,完全难破,这可恶的小子……”本想出阵而去,可连番的被逼了回去,手掌已经可以看到血迹的他心中恨恨说道,一点也不服气。

    “林家这同境第一来得有些稀奇啊,用十三把后天灵器堆成,这样的人要是多一点,我感觉林家也不会是清风阁的三大世家之一了。”看到这一幕乱神道统那化虚境的对跟着姓林的二人如此说道,颇有讥讽之意。

    二人这还没开口辩解什么,此时那木台之上的人却看了过来,一边控制着剑阵一边说道:

    “之前也有人这样说,后来好像在秘境中失踪了,好多年了没有出来,我想应该是没了,这位道友说话可要小心一点,这是我爷爷跟我说的,做人少说话多做事,我完美的继承了他老人家这一优点,所以我运气向来很好,都没有跟什么人结过仇,不相信……”

    那化虚境的听此脸色一阵通红,心中有些暴怒了,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自己了,问题是他说起话来自己感觉嘴都插不上,真就如滔滔江流,连绵不止!

    一边说话他可没有分神,剑阵的攻剑越来越密集,而且威能一点没有减少,阵中之人前身已经有多处可见的剑痕,剑痕附带着特别的剑气,他的恢复术法完全没有了作用一般。

    能保持不被剑气侵入已经可以说是万幸了。

    若不是有身后的巨盾还有一把绕挡的奇异流体,他这恐怕早被这些后天剑器给分尸了。

    “停,你这样我认输了也不会服气,姓林的你有本事过来跟我真正打一场!”他在阵中怒吼道,已然感觉快挡不住那越来越快的剑器了。

    这些后天灵器威能并没有因为速度而减小威能。

    “不用你服气,我要的只是赢,你要是认输就早点,一会这些剑器速度太快我也控制不住,真出什么意外我想乱神道统深明大义不会怪我的,毕竟我不是有心的,主要的决定权还是在你手里,我还好心劝你了,像我这样的好人,你……”面对他的狂怒他显得一点不在意,除了继续控制着剑阵还开始跟他说起话来。

    原本就够绝望了,再被他这言语一激他再忍不住了,剑阵之中灵识传声道:

    “好,算你狠,我认输了,不过这仇你给我记住,我会再来找你的!”

    手势突然停下,他浑然不在意的笑道:

    “何必呢……”

    正要收回剑阵,他突然转头开口问道:

    “还有没有人?没有就是我的第一,这阵法中的东西归我了啊!”

    话音落后数息无一人回答,正要甩出之前那黑布收回停顿的剑器,突然一个带面具的人到了自己身旁,这让他眉头为之一皱,还没问话,只听其道:

    “我来试试。”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