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郓城法医打包走 > 第九百八十二章 纯洁之意 守株待兔

第九百八十二章 纯洁之意 守株待兔

 热门推荐:
    “等等,徐法医,所以其实,当初……留在犯罪现场的那个z,是zahe的意思吗?这个英文名我也去查过,叫做纯洁,是不是焦深秋真的就是凶手。”这时候冷秋遥就感觉到自己猜到了很多东西。

    这时候,徐夜白静默片刻,伸手接过茶水,答:“我想有可能吧,而且,他这个人并不简单。”

    “那我们,真的就什么都不做吗?只是等着他先靠近。”

    “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这件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否则,以他的能力,他完全不会暴露自己。除非是他想让我们知道。否则我们连山洞的尸体都无法发现,就他之前的行为,他完全可以,早就转移了。”徐夜白笑着说。

    这时候冷秋遥也只是望向他,刹那心头情绪浮动。其实,徐夜白说的不错,既然他可以隐瞒十年都不暴露。

    那么,隐藏更长的时间,对于他来说,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他完全可以把姚晓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掉。而且,不会让我们轻易发现。

    这是半晌后,冷秋遥他突然笑了,一字一句地说:“虽然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接下来想要做些什么。他为什么要对我们如此?可是,没错,我们迟早有一天会找到所有的证据。而且,他只要是敢继续行动,那么我就一定把他,我就揍得找不到北。”

    这时候,他特意做了一个大家的动作。

    这时候,徐夜白却突然冷笑了一下。

    “不是,我小看你。但是吧!他连那么穷凶恶极的罪犯,都能轻易杀死,我觉得你可能不是他的对手。到时候估计又只能躲在我的身后了吧。”徐夜白出言吐槽,然后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坐下。

    “谢谢你,徐法医。”这时候冷秋遥却突然道谢!

    “噢,谢什么。”这时候徐夜白好像是明知故问一样。

    “我谢什么,你难道会不清楚吗?其实你清楚得很,谢谢你照顾我,教会我那么多的知识。”冷秋遥是真的觉得在徐夜白的身边可以学到特别多的东西。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何平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们两个有把我放在心上吗?名言一语的,还有你,你是怪我,我可以教你的东西太少吗?”这时候何平安突然说道,看起来有些严肃的样子。

    这时候冷秋遥立马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这不是要得罪自己组长了吗?

    “怎么会呢,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前辈,在你们俩眼前我都可以学到很多知识。”

    “行啦,逗你玩呢!也别那么严肃。毕竟这段时间大家绷都挺紧。”

    这时候何平安突然又笑了,接着说道:“我们,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做?”

    “是啊,怎么做!”这时候冷秋遥也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能做的还是挺多的。既然,我们已经探知了他的过去,知晓了他的现在,接下来……”

    “预测他将来的行为。”这时候何平安还有冷秋遥的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看起来,他们都知道套路了。

    果然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啊!

    这时候,徐夜白继续缓缓说道:“其实想必大家都很清楚,那就是他最近几年杀的,都是通缉犯,这看起来,已是他的猎杀乐趣所在。

    所以,那些和女性援交的的普通人也已经满足不了他。

    那么接下来一个,也将会是罪犯。他既然敢直接杀了姚晓丽,并且公开挑衅警察,那么就他的性格,恐怕很快就会再次作案。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以他的偏好为依据,找到最近最值得杀的一个在逃通缉犯比他更快找到猎物。然后,守株待兔,派人请盯着他,虽然以他的能力,也许他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在监视着他,不过,他还是会出手的。因为,他就是想通过这样的行为证明自己。他才是,所谓正义的化身,比警察更厉害的存在。”

    这时候冷秋遥心头一震,还真是……重重疑云、前情过往,看似相当复杂,他们虽然大概知道这嫌疑人是谁。可是却没有有丝毫证据,假如是仅仅凭着这些猜想,是无法定罪的。

    可此时此刻的徐夜白却一语就道破关键,与其追在那个变态的连环杀手他的身后跑,其实,确实不如抢在他前面,预测,确定他的道路,再将他捕获!

    “之前,我就说过了,我这个人,我查案喜欢走捷径,所以,你们要习惯,并且跟上。”

    这时候冷秋遥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

    “既然是他自己想要把这件事情公布于众。那么,这个他会有所防备吗?”

    “他完全知道我们会这样做,甚至应该也清楚会有警方派人跟踪他。所以这就是他考验自己实力的时候。”

    “啊?”冷秋遥都吃惊了,这个男人,确实还挺自信。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差不多和徐夜白一般大!

    这时候徐夜白却依旧淡淡道:“所以这一切,这不正是他要的吗?与我们较量,看谁先抓住那名通缉犯。一个内心枷锁已经沉得无法再前行的罪犯,这是他的殊死一搏,那么肯定也是他的飞蛾扑火。所以,我想我应该成全他。毕竟,我不会给他机会!”

    这时候何平安也是心头一震,却没有想到原本只是过来破一个杀人案件,却没有想到会扯出这么多的陈年过往。

    “那么…这个事情…棘手吗?”冷秋遥感觉好像没有徐夜白说的那么简单吧。

    这时候徐夜白笑了一下:“棘手?恕我直言,就我之前破的案件,他这个案件虽然不简单,但是,绝对也没有那么棘手,这个可是他自己自寻死路的!”

    这时候,他们都静默片刻,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就在这时,突然门外有人敲门,隐隐还有说话的声音,看来更多是吐槽的感觉。

    “进来吧,门没锁。”这时候徐夜白开口。

    可是很奇怪的时候,还是依旧在敲门,可是就是没有推门进来。

    这时候,冷秋遥只好立马起身,去开门,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候,冷秋遥打开门,看到楼道里灯光明亮,然后,这时候门口,却有一个特别傲娇的人脸出现。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