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技师 > 第776章 保命手段

第776章 保命手段

 热门推荐:
    李牧好奇道“那虬髯客就这么厉害”

    “当然厉害。https://”高公公露出神往之色,道“我曾远远望见虬髯客,赤髯如虬,动作起来如狮虎摇头,气势夺人。相传他的功夫乃是天授,生下来任脉就是通的,他练功一年,可抵他人五年,能不厉害”

    “哦”李牧心中一动,心道,他任脉通,练功一年就抵他人五年了,成了一个天下无敌,这么说老子任督二脉都通的,岂不是要更天下无敌

    “虬髯客当真这么神奇他擅长什么功夫真没师父啊”

    “都是这么传,但功夫这东西,若没人教就会,咱家也是不信。”高公公吧嗒吧嗒嘴,给出了自己的分析“咱家琢磨啊,怎么也得有领他入门的人,比方说如何运气、如何出招,再得有人与他对练,与不同高手对战,既能学到对方的招数,也能知道如何破解、防御等等,毕竟天资是一方面,这悟性也是一方面。”

    高公公回忆了一下,道“他早年间闯荡江湖时,听闻所用的兵器是剑。不过后来他不用剑了,他的剑送人了。”

    “送人”李牧惊道“江湖中人不是视兵刃如性命么怎么会随便送人”

    “嘿嘿”高公公听到这话,露出一个老不修的笑来,道“这就牵扯到一段往事了,相传啊,咱家也是听说的。”他往李牧这边凑了凑,好像是怕人听见似的“李靖大将军知道吧年轻时候也闯荡过江湖,隋末大乱,李靖想要有一番作为,于是四处奔走,到了前隋越国公的府上,遇到了他现在夫人,当时他夫人卖身在杨府做侍女,因经常手持一柄红拂,称之为红拂女。俩人一见倾心,于是私奔结为夫妇。但这事儿前头还有一件事儿,这杨素与虬髯客也有交往,虬髯客在杨素府上的时候,也相中了他家的这个丫鬟,但当时没说,回家取钱准备赎人,没想到给李靖抢先一步了。”

    “虬髯客当然想看看,这个抢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家伙有身边本事了于是他找到李靖,几番测试下来,认可了李靖的能耐,于是三人结拜,虬髯客为张兄,李靖次之,他的夫人最末。虬髯客把随身长剑赠与李靖,却没教他武功,但却教了红拂女剑法。这套剑法名为十八盘连环剑法,传闻是虬髯客游历泰山时,见泰山十八盘的地势得到灵感所创,虬髯客的剑法咱家没亲眼见识过,但这红拂女的剑法,咱家是见识过的。这么说吧,不在你兄弟之下。”

    李牧大吃一惊,道“真的不在小九之下”

    “自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高公公又道“谁人不知李靖用兵如神这多么年,先平王世充和窦建德,再平萧铣和辅公?,又灭东突厥,这么多对头里,什么样的高手没有,针对他的刺杀,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了,为何他还活的好好的还不是有他夫人在么”

    高公公叹道“不说虬髯客的功夫多高,就单说他教出来的红拂女,大概就能想到了。而且不要忘了,虬髯客不止会剑法。他是什么兵刃都会使的,把剑给了李靖之后,据传说,他与人对战之时,都是抢兵刃来用,抢什么用什么,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就算是两军阵前,他也的马上功夫也是一等一的,是一个使马槊的高手。我所知道的高手之中,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了。”

    “大个儿呢打得过他不”

    高公公想了想,道“恐怕不成,你那兄弟虽然力大无穷,但毕竟太嫩了些,若是过二十年,此消彼长之下,也许胜得过。单打独斗,没戏”

    “那我要是弄五十个弓弩手射他,能胜得过不”

    高公公白了他一眼,道“这有可比性么不要说五十个弓弩手,就你这连弩,一息十箭,二十把就足够把他射成筛子了。一个人再厉害,也是有限度的,净说些没边的话。”

    “哦”李牧恍然,通过与高公公的聊天,他确定了一件事儿。这个世界的武学体系还是比较正常的,没有玄幻那一套。不会出现他穿越之前看到的那些雷剧中的片段一样,一打一万个的情况。一个人的武功再高,他也不能杀进皇宫斩了李世民的狗头。一轮齐射,就能要了他的性命。但是一个功夫高的人,小范围战斗的时候,可以取得一定的优势。刺杀暗杀的时候,也能体现出差距来。

    武功这玩意,可以强身保命,但若以此想做点大事,建功立业,还是有点想多了。

    “那虬髯客的内功是啥传给红拂女了没”

    “这咱家上哪儿知道去”高公公无语道“内功是高手安身立命的根本,谁能到处嚷嚷啊也就是咱家,看在你我的交情上,不藏不瞒的,把内功借给你看,你还不领情。”

    “你可算了吧。”李牧还了个大白眼回去,道“你那内功,我也得练得了啊。”

    高公公嘿嘿笑道“咱家这功夫,也是前途无量。咱家自己都没练到绝顶,若练到绝顶时,摘叶飞花皆可伤人,就是一根绣花针,屈指一弹都能要了人命。”

    李牧心道,你说的那个境界我见过,再过几百年有个叫东方不败的就能做到,只是再怎么厉害,老子也没兴趣。为了练个武功,让老子的五个如花似玉的娇妻独守空房,这等残忍的事情,谁能忍心

    李牧和高公公这边有一句每一句的闲扯,锦衣卫那边也没闲着,把箭都拔了下去,然后拿绳子捆了,丢到了洛水中。挖坑太麻烦了,丢河里还能喂一下鱼虾蟹,也算是废物利用了。

    “公公,说起来,你跟刚刚那个容嬷嬷,是怎么结仇的啊”

    “还不是因为息王和陛下之间的事儿么陛下当年在洛阳城开府,这洛阳城呢,又是那女人的地盘,所以那女人就想,杀了陛下,息王不就没对手了么于是就纠结了一批高手想要刺杀陛下,得亏当时陛下手里掌握着兵权,也有所防备,否则仅凭府内的几个高手,还真就应付不了。即便最后胜了,也是惨胜,咱们这边死了七十多人,留下对方二十二人,其中就有那疯婆子的兄弟。”

    “所以现在你明白陛下为何那么看重你的连弩了吧这东西绝对是大杀器,普通的弓箭弩箭,高手都可抵挡,想要杀一个,必得人多一起攒射才行,但有了你这连弩,十把齐射一息就是一百箭,四面八方射来,谁挡得住”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李牧长出了口气,道“我就怕对方再纠结几十个高手来刺杀我,我没法子抵挡。”

    “现在他们未必敢,他们要是敢大张旗鼓的冒头,陛下早就”话说了一半,高公公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打了个哈哈道“咱家这是说啥话呢受了这场惊吓,都胡言乱语了,不成了不成了,得回去睡了,天亮还得早起呢,走了走了。”

    高公公说着,腾空掠起,沿着来时的路线返回去,李牧叫他一声,也不知他是没听见,还是故意装作听不见,头都没回。

    “大哥,我”

    “不必气馁,你没听高公公说么,对方也都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你才几岁,有打不过的很正常,要是你十七就天下无敌了,江湖上的那些前辈们岂不是都把岁数活到狗肚子去了”

    “这”独孤九一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儿。江湖很大,他遇到的人,只是其中冰山一角,有很多不出世的高手,你想跟他过招,他都不跟你打,怎么分出高低

    “这个东西给你、”李牧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此物扁平如匣,长七寸,厚三寸,塞到了独孤九手上。

    独孤九不知是何物,呆问道“这是啥”

    “我做的防身之物,名为暴雨梨花针。”李牧指了指上头的按钮,道“这儿是个保险,你要用的时候,按一下,再向前推,就能发射出去,一共能发射三次,每次二十七根涂了毒的银针,擦着一点儿都必死。”

    李牧又掏出一个小玻璃,里头有几颗药丸“这是解药,一个时辰内服下能解毒,超过一个时辰就没用了,好好留着。”

    独孤九看着手里的暴雨梨花针,犹豫道“大哥,我不想用这个东西,我还是想堂堂正正”

    “平时谁让你用啦这是给你保命的”李牧没好气道“你想咋地还堂堂正正若堂堂正正赢不了咋办等死啊净冒傻气”

    “可是名声就”

    “名声是活人说的,你活下来才有名声,你死了,名声有啥用”

    听到河岸传来扑通一声,李牧拍了下手,马车来到了跟前,他跳上马车,撩开帘子问道“你是坐马车还是自己飞回去”

    “我”独孤九想了想,乖乖上了马车,坐在了李牧的对面。李牧没坐着,他的马车是赵郡李氏车行最新的四轮房车,有一块特别厚的波斯地毯,躺上去比床铺还舒服,李牧把毯子铺好,脱了鞋袜躺下来,道“到家了叫我,我眯一会儿。”

    “嗯。”

    李牧这样子,独孤九见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下意识地应了声。他把手里的暴雨梨花针取出来,仔细看了看,又放回了怀里,看着车外的月色,轻轻地叹了口气。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剑法有问题。到底是速度不够快,还是力道不够强呢亦或是,少了内功的加持,杀伤力不够

    独孤九思索着,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车内外一片安静,只有车轱辘压在石板路上骨碌碌的声响。

    翌日,一大早,高公公一行便回去了。李牧正好也好去工地看看,顺道送了高公公一行,送别之后,李牧在工地待了一会儿,然后便回了侯府。独孤九不知所终,李牧也懒得去问,他素知独孤九的性格,别看这小子平时不言不语的,自尊心强着呢,尤其是在武功方面,他更加是自负的很,从小到大罕遇敌手,就算是跟高公公也能打成平手,昨天却遇到了奈何不得的人,怎能不觉得挫败

    这也是一个好事儿,省得自以为天下无敌,来日吃更大的亏。

    李牧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他有飞刀,飞刀的速度更在暴雨梨花针之上,昨天的那种情况,趁其不备李牧这样子,独孤九见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下意识地应了声。他把手里的暴雨梨花针取出来,仔细看了看,又放回了怀里,看着车外的月色,轻轻地叹了口气。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剑法有问题。到底是速度不够快,还是力道不够强呢亦或是,少了内功的加持,杀伤力不够

    独孤九思索着,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车内外一片安静,只有车轱辘压在石板路上骨碌碌的声响。

    翌日,一大早,高公公一行便回去了。李牧正好也好去工地看看,顺道送了高公公一行,送别之后,李牧在工地待了一会儿,然后便回了侯府。独孤九不知所终,李牧也懒得去问,他素知独孤九的性格,别看这小子平时不言不语的,自尊心强着呢,尤其是在武功方面,他更加是自负的很,从小到大罕遇敌手,就算是跟高公公也能打成平手,昨天却遇到了奈何不得的人,怎能不觉得挫败

    这也是一个好事儿,省得自以为天下无敌,来日吃更大的亏。

    李牧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他有飞刀,飞刀的速度更在暴雨梨花针之上,昨天的那种情况,趁其不备李牧这样子,独孤九见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下意识地应了声。他把手里的暴雨梨花针取出来,仔细看了看,又放回了怀里,看李牧这样子,独孤九见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下意识地应了声。他把手里的暴雨梨花针取出来div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