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扛着AK闯大明 > 第860章 朱慈烺很蛋疼

第860章 朱慈烺很蛋疼

 热门推荐:
    以刘鸿渐为首的远征军忍受着西西伯利亚的寒流一路向西,漫长补给线上的运粮队同样在争分夺秒,几乎是同一时间,远在三千里之遥的朱慈也很蛋疼。

    御驾亲征、开疆拓土、活捉罗刹国皇帝固然让朱慈的声望在朝堂上威风凛凛。

    特别是在民间,内厂的番子们到处发传单,迅速将朱慈的丰功伟业传播到了大明各地,百姓们无不欢欣鼓舞、颂赞大明之军威。

    凭良心讲朱慈每天听东厂的人传来各地夸他的消息着实爽了好一阵儿,倒是也满足了他压抑已久的属于一个初生牛犊的虚荣心。

    但是爽也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银子花的跟流水似的,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话刘鸿渐曾经对他说过,但朱慈现在才懂得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西征罗刹是他与刘鸿渐共同的主意,朝臣们虽然有怨言但也迫于二人的强势选择了妥协,但打仗是要花钱的,朱慈刚回来没多久,户部尚书张天禄就开始给他算账,是真的算账,算大明今岁税收和支出。

    真怀念打仗的那些日子呀!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快意恩仇,唉,也不知道刘卿现在如何了,朱慈想着想着似乎重又回到了两个月前的日子。

    “陛下,陛下?”庞大海站在一边小声喊道。

    “哦,张爱卿刚才说什么?”朱慈回过神儿来发现朝臣们都大眼瞪小眼的盯着他,而张天禄手里抱着个账簿面色有些不愉。

    “陛下,国库现存银只剩一千八百多万两,简言之,若朝廷按照目下的支出速度,太仓银将在半年之后告罄。”张天禄合上厚实的账本道。

    “什么?只剩这么点了?半年前不是还有六千多万两的吗?”朱慈眉头一皱道。

    你瞧瞧,这是人说的话吗?

    这话若是让崇祯大叔、亦或是他的大伯天启、爷爷泰昌、曾祖万历听到估计都会大吃一鲸。

    万历老爷子往各地大肆派遣税监、矿监,折腾了一辈子也仅仅是勉强维持,若是四处再闹个灾国库仍旧还要跑老鼠。

    只不过吃完惊老祖宗们肯定要撩起袖子揍朱慈这瘪犊子,特么的一年花掉五千万,有这么败家的吗?

    他说完话发现朝臣们表情都很奇怪,甚至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大臣微微摇了摇头,刚才张天禄林林总总的将今年的支出说了一遍,很显然,朱慈一句没听到。

    于是乎张天禄又翻开了账簿。

    “陛下,可能刚才臣说的有点快,臣再复述一遍。

    今岁工部共支出现银两千六百四十余万两,用于建筑各行省的新官道,也就是水泥混凝土官道。”张天禄抬头看了一眼朱慈解释道。

    “另外就是各府县新式学堂的建造、黄河大堤加固、以及宫殿翻修等其他事项。”

    这事儿朱慈知道,大明耗资颇巨、贯通南北的第一条主干道刚修完,刘鸿渐就建议修各行省之间的主干道。

    用他那句话说,上百万工人散起来容易,再聚起来可就难了,还不如趁着这批工人技艺日渐成熟,趁热打铁多修几条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对此朱慈也是点了头的。

    还有科举改制的问题,二人商议、朱慈下旨要在各行省建立一座综合性的学府,科目要涵盖工学、理学、医学以及原有的儒学,刘鸿渐将之称之为大学。

    户部出银子、工部出匠人,各省建造一座综合性大学、各府则建立一座中学,各县则建立规模比较小的、针对某个学科的萌学。

    这番大阵仗银子肯定花得跟流水似的,朱慈心里自然有了点逼数,恍惚了一下示意张天禄继续说。

    “另外就是军械所的研发支出、赏银、匠人工人的工钱等,今岁共计支出现银一千两百余万两。”

    张天禄说完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朱慈问话,若是朱慈有异议,他马上就会将银子具体都花在哪儿了说得明明白白。

    但朱慈并未深究,大明军队能有如今的雄风,除了严格的训练外靠的就是更先进威力更强的火器,而这些都要归功于军械所里夜以继日搞研发的工匠。

    而军械所目前的摊子铺的实在是太大了,简直就是一个国家财政支撑的军工、研发集团,上到火炮、火枪的研发与迭代,下到新发明例如拖拉机、橡胶、自行车林林总总的项目足有几十个。

    除却关乎军国大业的火器制造由军械所负责外,民用产品军械所只负责研发,技术成熟后的量产则交由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西山商合,而西山商合负责交税。

    之所以军械所还要研发民用产品也是没办法的事,大明上下最优秀的匠人全都聚集在军械所,靠其他地方的匠人自己来搞工业革命估计等到他死也看不到,将图纸散播到各地又不现实。

    所以大明只能竭尽全力的搞教育,培养出一批思维新颖、敢想敢做的信任出来。

    刘鸿渐也曾经跟朱慈说过,军队只靠勇猛不畏死不行,要有先进的火器,火器靠科技,科技靠教育,教育投入和研发投入肯定会很大。

    教育和科技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代人、甚至两代人、三代人慢慢的培养,而他们将是未来帝国的根基、柱石。

    所以,这笔支出也是没毛病。

    仅此两项一年就花了将近四千万,烧钱,绝对是烧钱,朱慈好像看到刘鸿渐将大明国库辛苦赚到的钱一车一车的往外拉,他还无能为力的那种。

    “最后一笔大的开支就是目下朝廷正在与罗刹国、荷兰国进行的战争了。”张天禄接着道。

    他甚至都没有提官员们的薪俸,因为与这三大支出一比,官员们的薪俸就有些不够看了。

    尤其是今年的战争,在张天禄以及大多数官员来说一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在这些儒学集大成者的官员们看来,大明只需要守住固有的疆土就完全可以了。

    毕竟儒学讲究的就是个礼,打仗更是讲究个师出有名,向刘鸿渐这般行为在他们眼里无异于入侵,这与儒家的本意是相违背的。

    大明富有四海,有红薯、土豆、玉米等高产作物,再加上本地的小麦、稻谷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的过上太平日子。

    可当今天子和安国郡王却偏要谋求什么海洋,还与罗刹国、荷兰国同时交战,真是没事找事儿闲的蛋疼。

    “户部必须保证安国郡王以及远征军的补给,要不打任何折扣,朕再说这最后一遍!”

    朱慈闻言丝毫不马虎,直接站起来瞪着户部尚书张天禄道。

    ……

    p:昨儿腰疼进了医院,今儿吃着止疼药更了一章,明天继续,所以你们不要离开我呀,我也在努力呀,以后别人再问我有什么突出,我就可以正儿八经的告诉他们,我椎间盘突出,身体又喜提新病一枚,难受。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