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混子的江湖 > 第一三七四章 心狠,手辣

第一三七四章 心狠,手辣

 热门推荐:
    雷公的话,说的无懈可击。

    大闯也只是轻轻拍了拍手。

    这时,秘书端来了茶托,放到面前的茶桌上。

    “来,先喝茶。”雷公客气的说道。

    大闯摆了下手,“雷总,有机会咱们坐在一起喝酒。茶,就算了。”

    “哦?呵呵。那好,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在凤迎楼贵宾包间,订了一桌。”

    “专等你的到来。”

    “今天,不行啊。雷总,我那边还有很多的事情处理,而且,我的办公室都烧成灰了,你说,我还怎么能坐下来跟你喝酒呢?”

    大闯说完,只是一双眼睛在盯着雷公。

    雷公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是这样,我说过了,这些都是下面的人做的,我根本就一点都不知道啊。”

    大闯淡淡说道,“雷总,谁做的不要紧,我这不是过来了么,你把谁干的,给我叫过来,我跟他说。”

    雷公摊手说道,“我要是知道谁干的话,我不就不让他们去干了吗,这事我正在让人查。”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

    一台灰色奔驰c00,停在界碑旁的空地上。

    道旁早停放着一台外地牌照的黑色尼桑天籁。

    尼桑车门打开,山喜走出来,点上一根烟,凝视着这台车。

    咣!

    车门打开,小武从车上走下来,在他的身旁只跟着一个卢军。

    卢军的手上还拎着一个黑色的大保险皮箱。

    “你没事就好!”

    小武一边朝着山喜走过去,一边笑着说。

    山喜啐了一口嘴里的烟丝,随后说道,“事情出了意外,我死了两个兄弟,虽然刘家闯没死,但钱还要翻倍。”

    “我明白,钱都带来了。”

    小武微微一笑,冲卢军使了个眼色。

    随即,卢军拎着保险皮箱,走到了山喜的面前。

    山喜看了他一眼,随后又看着他手中的皮箱,对小武说道“这,就算是封口费吧。”

    “呵呵,你对我来说,还是有功的。不是你反水了宽子,我怎么能干他呢!”

    小武淡淡一笑,说道。

    “你不是说,只喜欢跟眼里只有钱的人打交道么,我恰恰就是你喜欢打交道的人!”

    山喜面无表情。

    “我和宽子之间,只是合作关系,跟他之间,有钱才有兄弟!”

    小武又是一笑,“好,很好!箱子的密码,是上次给你的账号密码!”

    山喜接过了卢军手中的皮箱,用手拨了几下箱子密码。

    咔。

    箱子开了。

    山喜打开箱子的同时,俩眼一惊。

    “咣!”

    就在这时,卢军猛地一脚,直接踹在箱子上,连同山喜的人,踹得倒退了数步。

    跟着,卢军又上去一脚,直接将山喜踹倒在地上。

    随即,卢军一脚踏在山喜的一条腿上。

    咔!

    “啊!……”

    山喜疼得大声叫了出来。

    小武笑着走到了山喜的跟前,“叫吧,在这里叫,没有人能够听到的。封口费?呵呵,我要的是你永远的封口!”

    山喜痛苦的看着小武,“你杀了我,你也不会好过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我还留着一手,我还有个同伙,如果我死了,他会立刻把你抖出来!”

    叮铃铃!

    就在此时,小武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武冲他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你等下,我先接个电话。”

    随后,小武掏出手机,直接按下了免提。

    此时,山喜一双眼睛惊恐的瞪着小武。

    “小武,人抓到了。”

    手机另一头,传来老万的声音。

    “很好。”

    小武淡淡一笑,随后又看向山喜,说道,“你说的人,是不是他啊?”

    “大哥,别杀我,大哥……啊!”

    紧跟着,就听到手机里,传来一声惨叫。

    “……!”

    山喜惊恐的看着小武。

    “打算灭你的口,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死!你现在,没话可说了吧! ”

    小武放下手机说话的同时,冲卢军使了个眼色。

    “别,别杀我!”

    “咔!”

    卢军猛地一脚,踏在山喜的胸口。

    “噗!”

    山喜猛地喷出一口血。

    “干!干!干!”

    卢军抬起的脚,不断踹在山喜的胸口,和头上,一脚接着一脚。

    小武掏出手帕,捂在鼻子上,“卢军,你这真是搂不住啊,我看他都没气了呢。”

    然,卢军根本不管小武说的话,仍是一脚一脚踏在已经不动的山喜头上。

    小武干脆不管卢军,直接转身,“你什么时候完事了,把鞋子弄干净,再上车。”

    说完,就直接朝着车子走过去。

    只留下卢军,咬牙切齿的对着一动不动的山喜下脚。

    “还不死!还不死你!”

    ……

    四海商会大厦的门外。

    杨林等人将大闯几个人,送到了大门口。

    随后,几个人走下了台阶。

    “雷公这个人,藏得太深了。”

    景三儿对大闯说道。

    左学利冷声一笑,“与其说,他真是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一切。倒不如说,他为了利益,可以不顾一切。”

    话说到这,大闯看向了他。

    大闯当然知道,左学利的话是什么意思。

    当初,太子的死,闹的雷声大雨点小,到后来大佐的死,以及左学利被迫投向龙府。

    这些,无一不是雷公唯利是图目的的延伸,在他的眼里,什么事情都要为他的最终利益让路。

    他,可真是个合格的生意人!

    “当年,雷公怎么起家的,你们知道吗?”

    这时,左学利抛出一句话。

    景三儿看向他,问道,“不是靠着贩私吗?”

    左学利微微一笑,“如果只是靠着这个,那我也不会说了。”

    “还有啥玩儿?”大闯站住脚步,看向他问道。

    “当初,雷公是靠着勒索那些贩私的大佬,起家的。”

    “哦?”大闯瞬间拧起眉毛。

    “那些人都是不正当手段起家的,雷公靠着弄他们,很快就起来了,而且,他们谁敢报官?”

    “那些钱,本来他们就都不是好来的,真要是惊动官面,大家一起死!”

    左学利面无表情的说道。

    大闯没有再说话,只是眯着一双眼。

    “所以,这种人比那些老大的心,还要恶毒。他的话,不能相信!”

    左学利说道。

    hunzidejianghu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