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450章 【你竟然给百姓下套?】

第450章 【你竟然给百姓下套?】

 热门推荐:
    半个月后……

    “臭小子,你竟然给老百姓下套?”

    “这不叫下套,这是正规操作,左手放钱,右手收钱,就像那汉末三国的周瑜和黄盖,这叫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放屁,简直胡搅蛮缠,钱刚刚到了百姓手里,转眼就被你给收了回来,你跟朕说说,这算哪门子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二大爷,您骂人也没用,银行这个业务,做的就是如此,还记得我曾经跟您说过么,钱财唯有流通起来才能繁荣经济,偏偏咱们汉人有个坏习惯,无论贫穷还是富裕都喜欢攒钱,譬如那些世家大族,钱库里的银子已经发黑了,还有那民间土佬财,动辄喜欢把钱找个地方埋起来,也许三五十年不见天日,很多铜钱挖出来的时候已经腐烂掉,这完全起不到钱财的意义,停止流通的钱财不叫钱财。”

    “就算是需要流通,也不应该是你这个流通法,前脚刚刚把钱贷给百姓,后脚就想办法全都骗回来,百姓毫无所得,反要付出利息,一进一出之间,等于被你刮掉了一层皮,穷人本已穷困无助,自古至今何其可怜,再被你这个举世无双的聪明人一骗,他们下半生的日子还有活路吗?若是你的银行必须如此,朕宁愿这个天下没有银行。”

    “唉,二大爷你忘了么,侄儿我现在缺钱啊,倘若不把钱财收回来,银行撑不住半个月就得崩盘。”

    “缺钱也不能坑害百姓!这是身为帝王和诸侯的最底线。”

    李世民猛然暴吼一声,颇有几分怒眼圆睁的恨铁不成钢,屋中一群女眷面带瑟瑟,人人带着担忧看向李云。

    半个月时间过去,银行的业务已经开展起来,势头良好,影响渐大,然而李云和皇帝之间却出现了隔阂,爷儿俩终于在今天吵了起来。

    说是吵,其实是争论,李世民看似暴怒,实则还是担心李云,皇帝发了半天火,忽然变得语重心长,他轻轻叹息一声,对李云语重心长又道“你乃渤海国主,可属一国之君。诸侯者,代帝之权柄也,这权柄看似来源于朕,实则乃是上苍加诸于你……上苍为什么要给你权柄?是因为需要你庇佑百姓过上好日子,否则我们为帝为君者凭什么享受权利?享受这份权利是要承担巨大责任的。”

    先讲权利来源,再讲权利的用途,更加语重心长道“臭小子,你记住,帝者,天之子,民者,天地基,民为贵,君为轻,帝若是舟,民便是水,须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也,倘若你连麾下百姓都坑,你的渤海不出一年就得崩盘,老百姓千辛万苦迁徙而来,活不下去他们马上就会走的……”

    不会是雄才大略一代帝王,难怪能位列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李世民这一番话,说的可算是掏心窝子。

    皇帝对李云掏心窝子,李云自然也不能含糊其辞,他轻轻吸了一口气,忽然郑重拱手道“陛下,且消气,臣子有一言,说于您听之,自古民间有云,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您这几日脾气越来越暴躁,无非是因为百骑司给您汇报的事情,但是臣要告诉您,他们汇报的只能是表面,万事要想追根溯源,须得透过现象看本质,恰好今日天气不错,臣愿陪着陛下去街上走一走……”

    这一番话,李云用的乃是诸侯和帝王奏对口吻。

    李世民明显一怔,眼中分明显出若有所思,皇帝迟疑一下,突然道“莫非此事还有隐衷?”

    李云侧身一让,抬手做出引路状,微笑道“侄儿带您亲自去看看。”

    这又恢复了一家人说话的口吻。

    李世民深深看了李云一眼,然后毫不迟疑举步便走,口中道“好,朕便随你去看看,倘若事情有着深意,朕会给你亲自道歉。”

    李云嘻嘻两声,追着皇帝道“帝王哪有给诸侯道歉的说法。”

    “那就让朕这个二大爷给你这个侄子道歉,可以吗?”

    “世上也鲜少见到长辈给晚辈道歉的例子。”

    “那就治罪那些百骑司,让他们以后调查事情涨涨记性,这总行了吧,你这臭小子叽叽歪歪像个妇人。”

    “二大爷,您也够叽叽歪歪的。”

    爷儿俩仍旧吵吵闹闹,不多会功夫已经走远,忽然屋中一群女眷目瞪口呆,她们分明看见走远的爷儿俩竟然勾肩搭背起来。

    勾肩搭背?

    皇帝和侄子勾肩搭背!

    仿佛很好的朋友谈起了什么开心之事,遥遥处隐隐传来两人嘻嘻哈哈的欢笑声。

    “陛下他,云哥儿他,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屋中一个妃子愣愣发呆,俏脸带着一片不可置信。

    忽听长孙皇后淡淡一笑,神情悠然道“男人之间的快乐,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陛下太累了,云哥儿也太累了,他们需要这种舒缓,本宫多么希望他们每天都能如此,像个大孩子一般,放下肩膀上扛着的一切。”

    “可是,可是……”那妃子喃喃出声,仍旧带着不可置信道“刚才还吵的不可开交,陛下甚至雷霆暴怒。”

    “帝王嘛,脾气都有点大。如果是针对臣子,那么雷霆暴怒之后至少大半天都得冷着脸,即是为了威严,也是为了权柄,可是那样活的太累了,活的也太难了,幸好还有家里还有李云这个臭小子在,可以让陛下这个帝王随时转变心情,哪怕上一刻雷霆暴怒,下一刻爷儿俩也能嘻嘻哈哈。”

    长孙皇后仍旧面色悠然,手里拿着一个针线筐挑挑拣拣,忽然转头看向圣女大祭司,笑着问道“弟妹你来给我出个主意,看看哪个花色用起来最好。”

    圣女大祭司脸色一红,有些尴尬道“这可难倒我了,我从来没做过针线女红。嫂嫂若是想问建议,不如去问阿瑶她们。玲珑也可以,她曾经练过针织女工。”

    长孙皇后噗嗤一笑,面色古怪道“玲珑的针织女红就不要提了,她连自己的衣服都不会补。也就得亏你让她做了草原突厥的金刀可汗,否则搁在民间怕是连个夫家都找不到。”

    圣女大祭司也是一笑,帮自己徒弟争辩道“这丫头治国还是可以的。”

    长孙皇后不接这话,转头看向屋中角落一群女孩,忽然对着阿瑶招了招手,温声道“丫头你过来,帮伯母选一选。”

    虽然喊的是阿瑶,然而呼啦啦围过来一群女子,有阿瑶,有程处雪,有玲珑,也有齐嫣然,总之李云的几个妻子全都在屋,另有一群皇家小公主也挤上前来。

    转眼之间,满屋子叽叽喳喳,其中小兕子已经四岁模样,趴在长孙皇后的腿上努力昂起头,另一个女娃乃是丫丫,同样也趴在皇后腿上昂着头,两个小家伙满眼好奇,望着皇后手里的针线箩筐问道“母后,这是要给我们缝衣服吗?”

    长孙皇后温柔一笑,伸手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柔声道“这次可不是给你们缝制衣服,而是给你们大哥哥缝制龙服,他马上就要开启建国大典,可不能再穿着那身老破烂……”

    说着忽然转头看向阿瑶等人,略带教训道“伯母顺便要责怪你们几个一句,嫁人之后怎么不懂得疼爱夫君?看看你们家的男人,整天就只穿着那一身行头,堂堂一个诸侯国主,衣衫上面竟然打着补丁,这要是被各国观礼之人看见,受人嗤笑的先是你们这群媳妇。”

    阿瑶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是最终选择闭口不言,倒是小野猫不通人情世故,忍不住辩解道“我们缝了啊,每个人都给夫君缝了衣服,可他总是不舍得穿,还说要等过年的时候再穿。”

    长孙皇后无奈一叹,放下手中箩筐道“他受苦惯了,所以喜欢节俭,但是你们也不能事事顺着他,那些新衣服该给他穿就给他穿,倘若他再推辞,难道你们不会撒娇?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总不需要伯母教导你们吧?”

    几个媳妇面面相觑,眼睛里都闪着茫然。

    旁边忽听杨妃噗嗤一笑,手捂小嘴道“长孙姐姐这却错怪她们啦,咱家这几个侄媳天生就不会使性子。”

    说着先指一下阿瑶,道“比如这丫头,性格只有温婉,万事顺着云哥儿来,您让她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是为难她。”

    然后又指着程处雪,道“程家这个闺女,从小在瓦岗寨长大,学的是此山是我开,会的是留下买路财,若是让她去学一哭二闹三上吊,怕是咱家的云哥儿见了先要打哆嗦。”

    随后又指向玲珑,语气变为敬重,道“这位更加了不得,大草原的金刀可汗,说句不太恭敬的话,她的身份地位是和陛下齐平的,哪怕是云哥儿身为诸侯,其实也比妻子矮了一点,这要是玲珑一哭二闹三上吊,云哥儿怕是先得担心草原是不是要造反。”

    剩余齐嫣然等人,杨妃挨个解说一通,众人听得满脸无奈,都想起李云这群媳妇个个不简单,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些绝活,这几个媳妇若是做起来确实有些惊世骇俗。

    长孙皇后也有些无奈,越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皇后又拿起针线筐,低着头仔细在里面挑选。

    这时忽听屋中有个女人小声开口,弱弱道“就算他是诸侯,也不该穿上龙服。唯有当世帝王,才有这个资格。”

    众人的登时全都看过去。

    长孙皇后的眼神有些冷,语气也带着森寒,突然道“贤德隐妃,你还是不满?”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