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金枝 > 第647章 奈何私生饭太多

第647章 奈何私生饭太多

 热门推荐:
    “没错。世子虽不能再住晋王府,但陛下宽厚,也不愿意委屈了世子,思来想去,便只有这英国公府原来的大宅能配得上世子的身份了。”那侍卫道。

    李毓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大宅缓缓道:“那就……多谢陛下恩典了。”

    英国公府王家是当朝王皇后的娘家。

    说起来王家也算显赫,府上出了两任皇后,除了当今这位皇后,还有一位是太祖皇帝李俊义的元后,恭孝皇后。

    王家在前朝时是从商的,家中资产丰厚,当时的家主王厚章是个极有胆识和眼光的商人,他慧眼识珠看中了当时还是一介草莽的太祖皇帝李俊义,不顾族人反对,将爱女下嫁,并在太祖起义的时候掏空家底捐钱捐物,可以说太祖起义前期,全靠有王家在背后鼎立支持。

    太祖皇帝对王家也很感恩,立国之后立原配发妻为后,封岳父为英国公,爵位世袭罔替,对王家的后辈也多有提携。在太祖一朝,王家可以算是最为显赫的家族。

    可惜王皇后命薄,入主中宫三年就去世了,而太祖皇帝在位三十二年,自元后王氏死后再没有立过继后。王家也没有因皇后逝去而人走茶凉,太祖皇帝对王皇后所出的嫡子晋王悉心教导,寄以厚望,打算在自己百年之后将江山交给这个自己与皇后唯一的儿子。

    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想不到晋王会在太祖皇帝之前去世,太祖皇帝惊闻噩耗悲痛交加,不久之后也驾崩了,当今天承帝继位。

    在天承帝继位之初,因为有太皇太后保驾护航,王家还算安稳。太皇太后为了照顾儿媳妇的娘家,让着孙子天承帝娶了王皇后亲弟弟的女儿,也就是现在的王皇后。

    十年前,太皇太后仙逝,天承帝对王家的态度也变了。王家虽然做了几十年外戚,荣宠极盛,但是王家人向来低调,对家中子弟也约束颇严,天承帝没有借口整治王家,便将王家在朝为官的一个个明升暗贬,不过两年时间,显赫一时的王家在朝中竟连一个有实权的五品以上的官都找不出来了。

    据说当时的王家家主王光庭,也就是当今皇后的父亲,入宫去见了一次女儿,不知父女两人说了什么,第二天王光庭就在早朝上对天承帝奏报说,前夜老英国公托梦,让他带着王氏一族回祖籍为祖先守灵。天承帝劝说了几句,最后还是允了。至此,英国公王家退出了京城豪门的圈子,除了逢年过节、帝后生辰的时候会派人送礼回京,平日里再无音信。

    说起来王家与李毓也有渊源,王家是李毓祖父老晋王的外家。

    “世子,请吧。”侍卫见李毓在门口站了许久都没挪步,催促道。

    “不急。”李毓摆了摆手。

    怎么就不急了?侍卫还想催促,却见李毓突然后退了一步,理了理衣襟,又整了整头冠与衣袖,朝着英国公的门匾躬身行了一礼。

    侍卫自接触李毓一来,还没见他这么正经恭敬过,刚刚甚至还扬言要让未婚妻的爷爷对他行礼,这会儿自个却对着个门额行了大礼,不由被惊得目瞪口呆。

    “世子这是……?”

    李毓起身,淡声说:“太皇太后在世时,曾再三叮嘱我们这些小辈,李氏子弟对王家要礼让三分,我只是照做而已。走吧。”

    李毓说完,不等侍卫再催就主动走进了英国公府的大门。

    侍卫挠了挠头,见人已经进去了便不再管了,指了两个属下跟进去看着这位李世子,自己开始安排起外头的守卫来。

    “房校尉,这些人总在外头探头探脑,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被借调来的禁军,放下了手中的铜锣,指着不远处道。

    骁骑营的侍卫房校尉顺着禁军的目光看过去,不由得头疼。

    刚刚一直追在李毓马车后面的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执着劲儿,有些一路跟到了这里,虽然在前面的小巷子里被他安排的人拦住了,但是总有人在附近探头探脑,因为大多是年轻的小娘子,他们也不好动粗。

    “都是些普通的京城百姓,应该不会有啥问题吧?”另一个禁军道。

    “这可难说,谁知道是不是故意冒充的,目的就是为了等在外头随时跟里面的人交换消息。我听说东临的探子可厉害了,这位世子在东临待了多年,怕是也学到了几分。”铜锣禁军似乎对李毓格外看不惯,一脸严肃地说。

    房校尉觉得有道理,上头再三交代他要小心看守李毓,不要让他与外界的人联系,有任何可疑的人接近都要报上去。

    “那就多派些人在外围守着,注意一些经常出现的面孔或者可疑的人,必要时查一查底细。”说不定还能钓到大鱼呢。

    “这样一来我们的人手怕是不够了。”另一位骁骑营出身的侍卫为难道。

    天承帝要防着李毓,首要还是要防他留在城外的人马,所以骁骑营的人更多的还是留在了城外以防万一,被派来看守李毓的只是其中一小队精锐。

    王家的这栋宅子,占地极大,周围没有太过复杂的邻里关系,所以原本只要他们守住外围,不让李毓外出,就能很好地杜绝他与外界联系。可是谁知道李毓会这么受京城里的这些小娘子的欢迎?看她们跃跃欲试、虎视眈眈的样子,爬墙钻洞进去也要一睹世子爷风采的事情绝对干的过来,简直防不胜防。

    房校尉也有些犯难。每日都要排查外头的人,这工作量确实有些大了。

    “要不我们向上头请调来协助你们?”铜锣禁军建议道,“程副统领对咱们自己人向来好说话,又因为几年前的事情极为厌恶这位世子,他肯定会答应的。”

    房校尉眼睛一亮,“这到是个好主意,就是要劳烦你们这些禁军的兄弟了。”

    “这算什么,哪里当差不是当差?何况只要能给这位世子添堵,我没啥不乐意的。”禁军摆了摆手道。

    另外几个禁军也都点头附和,“没错,老子早看他不顺眼了!”

    房校尉心领神会地一笑,拍了拍禁军兄弟的肩膀,“那我马上向上头请示,让程副统领多派些兄弟过来,最好是与李世子有过节的。”

    “程副统领那里绝对没二话!谁让李毓当初太嚣张跋扈,到处得罪人呢。”

    房校尉今日被李毓气得憋气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大笑出声。

    铜锣禁军也咧嘴一笑,然后与另外一位禁军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能领会的目光。

    李毓从宫中出来之后这一路上的所作所为,很快就传遍了京城,包括他住进了英国公府的事。实在是一路上的动静太大了,想不传开也不行。

    消息也传到了皇后的凤栩宫,王皇后听到李毓对着英国公的门额正襟行礼一事,愣了好一会儿。
Baidu
sogou